微博id:@演戏的S

【哈德 | HPDM】CH.56_纯血的效忠者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还是找不到吗?”邓布利多坐在办公室里,“那行动的时间呢?”

“三周以后。”斯内普声音很沉重,“纳西莎的开庭日。那个人欺骗卢修斯会等庭审结束后,如果纳西莎被关入阿兹卡班就一起救出来,但是他已经让我去安排行动了,恐怕卢修斯……如果到时不奉命行事就将被清理了。”

“邓布利多——”斯内普难得对着邓布利多显露出一些犹疑,“您会为纳西莎出庭的,是吗?”

“西弗勒斯……”

啪——的一声,斯内普的手拍在了古旧的书桌之上,力道之大震得羊皮纸都微微移动了位置,“你答应过我,你会保护他们!”

“我答应过你保证他们战后的安全——西弗勒斯你知道的,阿兹卡班里的人不能被释放,请原谅我。”

斯内普收回手,挺起背脊,盯着邓布利多的双眼里除了深深地愤怒外还有灼烧灵魂的失望,几乎使得邓布利多不敢对视,他只有将注意力停留在不远处的福克斯身上才能假装逃避,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正确的选择往往让人难以承受,但他必须背负一切。

以配得“伟大”二字,以拯救,以不朽。

这是他应行的道,正如哈利有他应行的道,他们都有自己必须开拓道路,为了身后的千千万万。

 

斯莱特林救人,格兰芬多救世。

斯内普总觉得自己的目光穿透了邓布利多见到了那个戴着眼镜的男孩,那个说着我爱德拉科的少年,仿佛见到他终有一天追随着邓布利多的步伐摈弃所有,披荆斩棘,回天开泰。

他突然有些害怕,他也许应该趁萌芽期就把德拉科从深渊中拉回来。

 

 

哈利并没有睡在庄园里,他在深夜里潜回了霍格沃茨,刚想摸上床就被罗恩抓了个正着:“你逃出来的?”

“斯内普教授放我出来的——”

他话没说完就见罗恩已经精神地爬上了他的床,然后小声且滔滔不绝地开始讲述关于他们怎么协助小天狼星——其实就是跑腿——的来龙去脉。

“我记得比尔是在为古灵阁工作?”

“额、嗯?”罗恩被突如其来的话题打断得思维一滞,过了几秒才略带茫然地点头说,“嗯,他是埃及那边古灵阁的解咒员,不过最近凤凰社已经在安排他回英国工作。”

 

哈利上一世是因为救了妖精拉环,在他的帮助下才混进了古灵阁,虽然之后被反水,但是这一次他不确定在没有救命之恩的前提下,仅仅用格兰芬多之剑作为代价,拉环是否愿意和他做交易,而且现在格兰芬多之剑还不在他的手里,这条路麻烦的环节实在太多,让他不得不另辟蹊径。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要进古林阁……”

他的话刚说了一半,罗恩就瞪大了眼睛,连脸上密密麻麻的雀斑都好像一个个放大了一样,“古林阁看守者是妖精,比尔只是在古灵阁的体系中,我觉得他……”

“我知道,我知道。他是我所能想到最靠近的人,我只是想也许他有一些什么办法。我必须进那里去拿到一样东西。”

当罗恩再追问下去时,哈利只是说等明天赫敏在的时候他会把这件事说一遍,他实在不想把繁杂的魂器问题再分两次陈述了,而且梅林——这漫长的一天,他想给自己偷2个小时的睡眠。

这场谈话以罗恩决定先试着联系上比尔而告终。见哈利没有更换任何衣服倒在床上几乎秒睡的样子,有些悻悻地爬下了床回到自己的帷幔里,虽然他还是很兴奋,但他感觉的出来,哈利完全没有把他今天和赫敏的经历当回事,哦不、怎么说呢,就像以前躲在一起用伸缩耳偷听的伙伴,突然间哈利成为了那扇被重重防御的房门里的人,而他们还躲在门外。

这种感觉很无力。

 

 

第二天晨间,德拉科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他们亲眼见到马尔福被魔法部的人带走,马尔福的势力是有多大?许多斯莱特林们在心中不得不重新估量马尔福的重量。

德拉科一边接受着四方目光,一边落座用早餐。扎比尼却没有像往常一样靠过来,反而离开了些许,潘西凑到他的身边小声说:“扎比尼那家伙,估计两边都不想牵扯。”

“喔,哪两边?”德拉科咀嚼下最后一口后出声。

“嘿,德拉科!难道你对我也要隐瞒吗?你该知道我们家一直都是站在你这边的。”潘西说得有些不太高兴。

德拉科勾了勾唇角,呷了一口茶,余光撇过面容精致的短发女孩,优雅的开口:“那就乖乖地继续跟着。”说让还伸手揉了揉女孩的头发,腾地让女孩的脸莫名升高了温度,甩开德拉科的手哼了一声。

气氛正好间,就见葛林意外的坐到了两人的对面,潘西意外的挑了挑秀气的眉毛看向棕发的同学,摆出防御的姿态。

她对他的印象只停留在他发了疯死的攻击德拉科的样子。

 

“和女孩子调情不怕他生气吗?”葛林的问句里有一丝调侃的意味,但一本正经的样子给人造成也许是自己误解的错觉。

潘西愣了一下,眼神在两人间来回流转,最后定在德拉科的脸上:“he?”

德拉科拧起眉头,不让自己的视线飘向格兰芬多的桌子,压下刚才突然加速了几下的心跳,不敢回顶一句你说谁,就怕对方真的把禁忌的名字大声说出来。

他故作镇定,假笑着看向葛林:“你好像误会的很严重,我不知道——”他说道一半突然感到腰间被人从背后抱住,倏地回头却看不见人,该死的,他就不该把隐形衣还给波特!

“你怎么了,德拉科?”潘西担心地看向德拉科奇怪而僵硬的动作。

德拉科没有理她,而是越过葛林望向了格兰芬多,果然——三人小组二缺一。

“别担心,我想马尔福可能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葛林悠悠地以一种看穿一切的口吻调侃,然后拿出一张折叠着的羊皮纸推到德拉科面前,“他让我交给你的东西,虽然我觉得他完全可以自己交给你,不过我想他应该是借此提醒我——站队时间提前了,你觉得我理解的对吗,马尔福…少爷?”

腰间的手隔着西装摩挲腰腹的触感让德拉科尴尬地挺直脊梁,潘西想要去接过羊皮纸,但葛林却按得很紧,丝毫不给潘西抽走的可能性,不过嘴巴上可不像手那么忠诚:“要我为你诵读吗,马尔福少爷?”

德拉科捏着杯耳的手差点把瓷器捏断,他拿出魔杖指着羊皮纸一个焚烧咒,烫的葛林立刻松手,然后就眼尖羊皮纸被燃成灰烬:“我不明白你的胡言乱语。”

 

 

众人随着人流开始往各自的第一节课教室里走去,潘西一回头就发现德拉科不见了去踪,四处张望着一脸迷惑。

被柱子阻隔出来的人流空处里,哈利在隐身衣下紧紧地从背后抱着德拉科,下巴架在他的肩膀上,蹭着对方的侧脸像撒娇一样:“下次我会把羊皮纸装到信封里盖上家徽印,你喜欢什么颜色的信封?”

现在的处境让德拉科不能剧烈的挣扎,要是隐身衣滑下而哈利和他抱在一起,他不敢想象所有人流突然停下盯着它们的画面——哦混蛋。

“喔——看在梅林的份上,现在是早晨8点,我要去上课,你也是!”

“早上我实在起不来了,没有回去给你上药,那里还疼吗?”

“——闭嘴”

波特亲了亲发红的耳尖见好就收,“为了你那个父亲的安全,我们暂时不能公开关系。”

“我们没有关系!”

背对着哈利的脸已经烧得发烫,反驳的口气连他自己听后也想咬掉舌头重来一次,这见鬼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呵呵——”哈利果然听后很不给面子的轻笑出声,随即被一个肘击教训。

一阵静默无言,人流早已几乎散空,两人似乎谁都不愿打破这一刻。

“要迟到了…”德拉科轻声地提醒,手覆上了腰间的那双手想要拨开,钢筋般地手臂纹丝不动,“哈利,别闹。”

“我是来告诉你,今天晚上等我和你一起去见斯内普教授。马尔福夫人的事情邓布利多势必会插手,你不用担心。”

“…嗯。”



评论(4)
热度(248)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