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礼魂 · 虚邪篇 · 拾贰(茨狗)

۞礼魂 · 水仙篇(双天狗)   链接  

۞礼魂 · 孽欲篇(夜青) 链接

۞礼魂 · 佳人篇(大天狗X般若)链接 

 ۞礼魂 · 虚邪篇 · 壹   链接


正文


 

茨木童子仰视着半空中的大天狗庄威如神明,愤怒如恶鬼,那一声千年寒冰龟裂一样的低吼让他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魔压迸发使整间屋子里漫溢着黑紫色妖气。

大天狗族长隔着布料感受到茨木突然暴起的膨胀,一股极具侵略式的气息充斥入他的鼻息,配合着魔压让他有几分轻颤,像是希望平复这股气势又带点臣服的讨好意味地伸出舌尖在裤料外描绘着雄伟的形状濡湿舔舐。

“啧”茨木揪起大天狗族长的头将人整个扔到了另一边,舔了舔嘴唇,用低沉的声音盯着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天狗对被甩在一边的组长说,“既然正主来了,你就有点不够看了——别碍事。”

 

“羽刃暴风——!”

茨木露骨的眼神挑拨着大天狗的神经,聚集妖力直接放出大招袭向对方。

“羽刃暴风——”

茨木还未动手,却没想到另一边的族长大人居然回招相撞,飓风掀开房顶将房间洗涤的一干二净。

 

“你——为什么!?”大天狗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家的族长,被茨木童子这般羞辱为什么要站在他面前维护?

“他是客人。”而你是入侵者。

大天狗族长依旧恢复了那种淡漠的表情,虽然不敌这个离族的天才少年,又一次吐出血来,他就仿佛是活在自己的核心价值观中,做自己认定的事情而不在乎外界对此的评判。

茨木看着眼前的人似曾相识——没错,就是那个被他踩在脚下羞辱再三却没有来报复的大天狗,即使小妖怪闲言碎语不断,他任然按部就班的做着他认为重要的事情——大天狗的清高从来不是做作的表象,是深入骨髓的傲慢,只做他们认定的事情。

无论眼前的这两个是魂气还是主魂,这如出一辙的傲气让茨木越来越兴奋,他突然很想看看若是魂气归位,那个大天狗该是如何的高傲——他突然有些后悔以前没有去了解,印象中当年的大天狗很是模糊。

 

 

大天狗看着被自己伤到倒地的族长神情疏离,他本以为茨木童子是要为自己去杀了主魂,毕竟那些组队打蛇的日子里那家伙总是这样对他戏说;他本是愤怒着对方插手自己的事情而冲动的来到这里,这份不属于大天狗的鲁莽——唯独面对茨木童子时,上一次是在结界里,这一次…

而当他看到眼前的一切时,那个从小仰望的族长大人居然——!三大妖的尊贵之躯怎么可以去…去做这种下贱的事情!

这种沾污荣耀的行为绝对,不可饶恕。

 

「像你这样的妖也配称作三大妖?」

——是谁在说话!?——

 

“羽刃暴风——!”

又一次连续的攻击袭来,一直冲破地狱的鬼手覆在了大天狗族长的周身为他抵挡了所有攻击。

 

大天狗将注意力分给一边的茨木,因为是主魂所以能得到他的庇佑吗;因为这才是他认同有资格将来成为他对手的人选吗;果然啊——那些缠绕在自己耳边戏谑的话语都不过是消遣。

 

「别来烦我,爷没兴趣和你交手。」

——你是谁!?——

 

他居然当真了,他以为这个人会等他强大;

他居然当真了,他以为这个人会为他杀了主魂;

他居然当真了……就这么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让现实给他响亮的一巴掌。

 

「想来雪耻也行啊,不过输了就得接受玉藻前的诅咒,怎么样?」

「什么诅咒?」

「她会下什么诅咒我不知道,怎么样,打不打?」

——头炸裂一样的疼,别再说话了!不要再说话了!!——

 

大天狗的妖力接连起伏,他痛苦得眯着眼睛按着太阳穴甚至青筋暴起,黑金的羽翼四处卷刮着飓风毫无章法。

“喂!”茨木感觉到这股不平常的妖力,看到几乎在半空中扭曲的人燃起几分不安

一个鬼手将人抓了下来,暴动的大天狗被茨木按进怀里,“小狗?大天狗!?”

 

「茨木你说我要给他下什么诅咒才好呢~」

「随便你,让他以后都别来烦我就行。」

「哦呀哦呀~大天狗大人~你怎么能打扰茨木去找他的酒吞切磋呢~这不是找死吗~啧啧~传闻大天狗从不给予别人妖力~这么美好的体验怎么能不享受呢~」

「呵,那么弱还给别人妖力。」

「茨木童子!你不能用你的标准去衡量别人!不过~比起给予~果然我更想看大天狗大人接受别人的灌溉呢~茨木就很不错啊~啊呀~大天狗大人怎么脸色那么不好啊~」

「喂喂,我说了我要让他别来烦我!爷不肏这种冷冰冰的玩意儿。」

「真是没品味~我想想~我想想~那就——繁衍至灭亡吧,分散妖力就永远无法来烦你了~大天狗大人觉得怎么样呢~」

「你这女人真是恶趣味,一个男人繁衍有什么好看的。」

「茨木童子!你烦不烦?我不诅咒了!」

「…随便你。」

「大天狗大人觉得怎么样呢~」

「……吾,愿赌服输。」

 

大天狗的妖力越来越弱,不同于式神死亡的感觉,而是真真实实的原妖的衰弱,茨木开始着急的喊叫,“大天狗!?你快给我醒过来。”

他的手拍着大天狗的脸,看到那双没有焦点的双眼逐渐闭阖。

他愤怒的看了一眼一侧的大族长厉声问道,“他怎么了!?他到底怎么了?”

刚才还威风凛凛大杀四方的小家伙为什么一下子就好像要消失一样。

 

大天狗族长僵硬的摇了摇头,“吾不知……”,他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他想要亲近这个少年。

 

茨木童子从来没有那么无措过,他不要怀里的少年消失,他将妖力从唾液中输送给对方却发现他咽不下半分,他箍紧了手臂牢牢的抱着对方,“你不准消失!我不准你消失!喂——!醒过来啊喂…”

 

像是听见了茨木的呼唤一样,大天狗的周身开始泛起莹白的光华,空中开始闪现一处处的白点,接着——那些白点变成一束束的光从四面八方进入少年的体内,烘托得整个人都变得圣洁而高贵。

「吾主魂归…」族长化为了最后一束光点。

大天狗强大的威压一下子弹开了抱着他的茨木童子,温和的白光变得越来越耀眼,刺得茨木不得不用手挡在了眼前。

 

从指缝间他看到被威压托在半空的大天狗褪去了黑色的羽翼,纯白的翅膀将他整个人包裹其中,然后慢慢张开——舒展至最尾端的每一根羽毛——

墨黑的头发配着皙白的皮肤,精致的脸庞上出现红色的妖纹,墨绿的华服和古老的面具。

他张开了眼睛——朝他伸出手——只见茨木的头发四散开来——那根幻化为头绳的羽毛重新回到了大天狗的手上然后慢慢消失不见。

一把畏字羽扇执握于手,他俯视着茨木童子,冷冷的开口

“好久不见。”


tbc


礼魂 · 虚邪篇 ·  拾叁链接

————————————————

作者碎碎念:啊啊啊啊终于快要看到完结的曙光了妈蛋

评论(70)
热度(137)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