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16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Draco现在的情绪很糟糕,他轻轻的拍了一下nigrum的头算作惩罚。然后看着它陷在harry怀里也不去强求它回笼子,如果说draco从纳西莎那里继承的最显著的特点,应该就是对孩子的溺爱和保护。

 

Harry的头又靠向了车窗上,闭上眼睛假寐,draco身上一直有股非常好闻的味道,让他很安心。

 

“你就打算这样吗?”克拉布似乎见harry睡着,开口向draco询问,“那位大人吩咐的事情……”

“闭嘴!克拉布!不要把我的脑子和你那塞满肥肉的脑子相比,我当然记得。”低沉而阴冷的声音从金发男孩口中穿出。

 

暑假里父亲第二次任务失败时黑魔王彻底愤怒了,摄魂怪弄死了一个哑炮,harry·potter毫发无损!黑魔王当着马尔福家人的面就对卢修斯实施了惩罚,那个永远体面而优雅的父亲痛苦扭曲的样子深深震撼着draco,恐惧在那一刻超过服务于黑魔王的荣誉牢牢刻下了印。

 

黑魔王等不及了,他给draco布置了第二个任务,在去学校前的列车上放出消失柜,还找来了克拉布监督他,这个愚蠢的跟班居然被派来作为监督!

暑假最后仅剩的几天里他的教父在教他呼神护卫,但是总不得要领,马尔福家没有真正的快乐过,没有一位马尔福会这个咒语。最多只能释放不成形的白雾,但是黑魔王说过他的目的不是收割无用的生命,而是威慑——他要世人知道,他能操控别人所不能控制之物,他能给予别人无法给予的恐惧,也只有他能授予别人无法授予的荣耀,只有追随他才是唯一的道路。

 

Draco摸了摸裤子口袋里的缩小版消失柜手心冒汗,他必须在摄魂怪作乱结束离开后取回它,这意味着他必须直面摄魂怪——他从未真正见过的家伙。

 

随着夜幕的降临,火车越来越临近霍格沃茨,克拉布甚至几次站起了身,那被脂肪堆积的脸上肥肉挤压得双眼只留下一条缝隙,透过他威胁般地看向draco。

 

 “坐下!克拉布,我有我的计划,而你现在正破坏它!你负担不起后果。”冰冷的声音带着一丝焦躁,疾声厉色的表情掩盖着恐惧。

“你们打算干什么?”布雷斯开口

“和你没有关系。”draco警告的瞪了一眼,布雷斯无所谓的耸耸肩却暗自决定等会儿要早点下车。

 

Draco看了眼还在沉睡的potter,把nigrum放回笼子里,拿出一件对角巷出品的隐形衣盖在他身上,眼底闪过一丝狠厉。

 

火车进站停靠,人声沸腾着拿下行李下车去,当他们这节车厢稍显空旷之后,draco拿出消失柜施了一个放大咒,放进去了一个苹果当做信号。接着迅速的离开跑到远处的车厢里。

 

两只摄魂怪从里面飘出来在车厢中作怪,惊叫的学生更是一股脑的往车下推挤乱作一锅粥。阴冷的气息飘荡在车厢里,配合着夜幕宣布恐惧的开幕。

今天接站的格拉普兰教授慌忙的上车发出咒语,被守护神追赶的摄魂怪逃回消失柜的位置。她不能丢下学生去追赶查看,安排学生一批批急匆匆的坐上公共马车。

直到车厢里空无一人时马尔福才从隐秘的隔间慢慢挪动出来,咽了咽唾液跑回消失柜的位置想要尽快解决之后离开,但没有关紧的消失柜里两只摄魂怪猛地冲向马尔福而出,寒冰一样的气息冻结了他的血液,父亲的惨叫声和母亲的哭泣声在耳边回响,黑魔王那令人担颤的凤凰木魔杖在他面前指向卢修斯,摄魂怪那腐烂的身体和结痂的手掌靠向马尔福——

呼神护卫!

巨大的客迈拉兽咆哮着从魔杖中飞出,飞扇着巨大的龙翼冲向摄魂怪,狮头露出利牙撕咬着吞噬黑暗,harry冲到几乎昏迷的马尔福身边,跪在他身后把人紧抱在怀里,幽绿的眼眸中刮着暴雨,咬牙切齿的低喃着:伏-地-魔。

 

Draco只觉得周身一阵暖意,然后整个后背被炙热的胸膛紧贴,扩散的瞳孔开始聚焦,迟缓的记忆开始复苏。

“draco?draco?”他听到有人在急切的呼唤

 

终于把视线集中到一处——一张放大的harrypotter的脸。

 

猛地推开了他,又惊恐的望向一侧的消失柜。迅速念了缩小咒收回它,想要起身却有些无力。

身体被人半搂半架着撑起,“先回学校。”

 

原先只是恶作剧的希望列车把potter带回去,没想到意外的救了自己。回学校?然后把自己交给邓布利多?不,他不会承认这一切!他的大脑防御术得到过教父的夸赞!但是potter…,他不意外对方会来救自己,他就是这样的人。救世主,哈。即使全世界都放弃的人处于危险中,他也会去拯救,因为他是一个格兰芬多。

但这并不代表其他任何事,他会向邓布利多说出见到的一切,draco完全都不怀疑这一点。

他必须想点办法,在见到邓布利多前让potter住嘴。

 

 

“harry!”ron看到走出车厢的harry大松了一口气,摄魂怪造成暴动之后他们一直在设法寻找他!

“谢天谢地,你们还留着一辆马车。”harry松了口气,第一次对夜骐感到亲切。

 

“malfoy他——?”赫敏看着被harry几乎半抱在怀中虚弱的darco惊讶的问道。

“先回去再说。”harry截住了她的问题,直接横抱着人上马车。

“potter!我能自己走!”draco有几分羞怒的瞪着自作主张的男人

“你现在没有选择权,malfoy”harry也努力克制着怒火,他对这次malfoy的行为非常生气,替伏地魔办事开心吗?

 

“他——”ron想开口的问句湮没在赫敏用力的一掐里。

 

四人坐上马车向霍格沃茨驶去。


评论(3)
热度(676)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