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礼魂 · 佳人篇(大天狗X般若)

*礼魂系列为各种我萌过的CP短篇完结合集

*礼魂 · 水仙篇(觉醒大天狗X大天狗)文案占坑:点这里

*礼魂 · 孽欲篇(夜青 开车):点这里

*礼魂 · 虚邪篇(茨狗 越野车):点这里

*听说产粮能入欧(来自至今没有大天狗的非洲人)


礼魂 · 佳人篇


那个巷角死寂的角落里传来一阵阵击穿耳膜的呼救,大天狗皱着眉,既然听见了就不能不管,他已为妖,心却不能为魔。

只是眼前的一幕让他犹豫驻足,那是一个满头金发的却浑身苍白整张脸血肉模糊的少年,他不停的用手撕扯着自己的脸,幻化成紫黑色的面具。他见过无数的妖,善或恶,丑陋或妖异的妖术,但没有一个是通过如此自残的方式近乎疯狂的战斗,而且只是对着一个弱小的人类。

人类扭曲的表情传达的惊恐,被面具伤到的身体血迹斑斑却并不致命。

 

这个妖,真弱。

 

大天狗动了动手指,一个风袭便切割了人类的双腿。人类似乎不能接受般晕厥过去,而此时少年终于从疯狂中缓过神,看到了黑夜里一双白如皎月的翅膀,看到了那个威严的面具,以及写着畏字的羽扇,他……是大妖怪大天狗。

 

少年的脸又开始结痂重生,恢复其丑无比的形态,他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一样扬起下巴顶着威压望向大天狗,来吧,嘲笑我吧,我这个丑陋又无用的家伙;来吧,杀死我吧,我这个恶心又恶劣的家伙。

 

金色的瞳仁里写满了卑微的骄傲,大天狗收起威压时明显看到少年失望的神色。他的手抚上少年的脸颊下滑至下颚,以端详的姿态。

 

般若从绝望到失望,从失望到渴望,从来没有谁摸过自己的脸,这张令人作呕的皮脸自己都不忍碰触。但这个人…,也许他是不一样的。不,这张令人作呕的脸,不要碰它,这么想着他便又忍不住要去撕毁,刚抬起的手便被大天狗握住了手腕。

 

---想杀我?--

虽然这么说着,大天狗却连威压似乎都不屑放出。

那双金色变幻着苦涩和空洞,---不,我想您杀了我。---

---我从不罔杀无辜---

---我杀了很多无辜的人,我是一个恶妖---般若一边说着,一边尽力想要挣开大天狗的钳制

---请您,先放开我---

---你是不是恶妖,我说了算。放不放开,还是我说了算。明白吗?不要乱动了---

你!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传递着愤愤不平的心情。

 

大天狗一手摘下了威严的面具,盖在了少年的脸上

---别怕。---

 

般若楞楞的看到那张比传说中更俊美千万的脸,看到银色的碎发辉应着张开的羽翅在这个逼仄的巷口里像一束神光一样照亮了他未来永无停止的追随。

 

 

 

 

 

 

很久以后

 

般若无数次后悔自己不曾告诉对方他的名字,然后无数次庆幸没有用那样一张脸说出自己的名字。

摸上自己如今细腻如丝精致无暇的脸庞时想着那位大人是否会喜欢现在的自己,想着想着不由的脸一阵发烫。

他去过了很多地方,跟着那位大人的脚步,却始终再也没有见到他。他杀了很多恶人,很多贪图他美色的人,那些用着下流的表情叫他美人的人类无一活着,多到大家只记得他杀了很多的人。他喜欢在别的妖怪杀人时嘲笑人类的弱小却从不援手。他将那位大人的每一句话都奉若神谕——不罔杀。

于是妖怪中流传着般若美如天色,心如蛇蝎,性情诡谲且死穴便是被称赞美色。

 

很久以后

 

当般若作为一个式神来到晴明的庭院时,他都没有再见到过那位大人。

元神虽至,妖力未复,被晴明安置在结界里日复一日的过日子。想着还好自己被召唤时穿的是那套巫女裙和红色木屐,万一能够见到那位大人,他还想为那位大人跳上一曲呢。

 

有一天晴明对他说要他去观战时,他看似乖巧的坐在那个战场上,却在每一个人阵亡时由衷的发出肆意的嘲笑,于是他恶毒的名声在庭院里的妖怪间流传着。

 

--莹草姐姐,那个般若太讨厌了!上次打到首领时都死了两回了还没过,他一直在旁边嘲笑我们!他上场死的更快!以后你要是和他一起就别救他!--

--他还小,只是嘴巴毒了点—

--哼!我要去和大天狗大人告状!--

 

当那边叽叽喳喳的人群围着大天狗时,般若刚刚回到庭院,一眼便像个木头似得钉在了原地不再动弹。

大天狗不耐烦的煽动翅膀想要离开,在升空的前一刻看到了不远处被阳光照耀得发亮的金发少年。

 

那双金色的瞳仁带着期待看着自己的靠近,一如几千年前一样的期待,却完全不一样的期待。

--又见面了—

声音刚刚传入耳中便晕红的双颊

—大-大-大-天狗大人---

毒舌瞬间变成了结巴,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般若扑进大天狗的怀里死死抓住,似乎怀着必死的决心去拥抱

 

--我记得你不喜欢被别人碰---

--您不是别人—

--那我是谁?--

--您是我活着的理由,我的一切都属于您。—

您的一切也属于我,当然这句话他没说出口,或者只是他以为自己没有说出口。

大天狗轻笑着拦腰横抱起赖在自己怀里的美人,黑翼划空而过。

--您的翅膀的颜色……?--

--喜欢白色?--

--不,您的一切我都喜欢—

短裙被风吹得起舞,甜腻的声音在耳边吐气若兰,勾引的不遗余力。

大天狗笑而不答,般若有些急切又害怕,他的名声并不好,他曾不在意,但现在…。

--大人,您相信我吗?我是真心的,请您相信我!您相信我好不好…我--

--别怕--

 

别怕,你并不丑。

别怕,我相信你。

 

这位大人只是两个字便让少年沦陷了万世。

 

--般若,我的名字—

--美人--

 

END


评论(1)
热度(66)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