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9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整个暑期的时间里哈利都十分繁忙,先是将德拉科的头发和自己的血交给格里戈维奇,过了一周之后他才拿到自己新的魔杖。当时在魔杖店里刚拿起这根魔杖时,一个狮头蛇尾的客迈拉兽相随而至,奔向自己的手臂将狮鹫纹身吞没覆盖。惊讶的他在疯魔的老人口中知道这个铭文魔杖会根据现任家主的情况而决定这一代的家徽更替。这让他怀疑自己的阿尼玛格斯形态和守护神说不定都已经更改。而后接下来的时间都是在不断地学习家族魔法和黑魔法中度过,当然穿插着时不时的寄魂。

他甚至想要做点什么铭文防御类的东西偷偷的给德拉科,但无奈他似乎除了能启动铭文魔法外,对祖母家族魔法的这一法术就和他不擅长的魔药学一样糟糕。那时他特别的怀念德拉科在身边的日子,这个人的魔药学就和西弗勒斯一样出色,甚至更优秀,那时哈利还建议过让德拉科从事这一方面的工作,却被拒绝,声称马尔福家族的魔法从不出售。

虽然这方面格林德沃提出过可以帮他,但条件是他要进入家族图文馆预览铭文资料,哈利也拒绝的十分干脆。

 

哈利在艾利克斯的帮助下顺利地将克利切带到波特庄园,作为波特家族的效忠者,哈利的命令对于克利切高于布莱克家族。

不知道小精灵是靠什么来得知血统,但克利切一见到哈利完全没有了前世的无礼之举,它表现的像另一个艾利克斯。拿到斯莱特林的吊坠盒后,哈利命令克利切一切如常,保守所有秘密。

哈利将吊坠盒存于密室之中,目前没有摧毁它的办法,这一次他不想再破坏那四位伟人的遗物。另一方面,这个东西也许就是某一个传说中的器术世家的作品,他想通过这些东西找到那些隐匿的家族痕迹,复兴之路需要更多同盟。

在安妮的照料下,正当发育期的少年终于得到了充足的营养,加上自带魁地奇球场的草地拿来锻炼,虽然不似去年最迅猛的2个月长了15公分,这次一个半月7公分的增长度也让哈利十分满意。

事情都在很完美的进行中,却不知意外也暗中滋生。

 

这天晚上哈利在决斗室里再次被格林德沃撂倒时见到艾利克斯突然出现:“主人,有一批傲罗正往您房间这边来。”

哈利连忙起身,跟着艾利克斯回到了德思礼家,他明明记得上一世里是因为摄魂怪突袭的缘故才引来了傲罗,这次他根本没有给摄魂怪攻击他的机会!到底是哪里出现了纰漏?

幻影显性到房间后遣走艾利克斯,他出门走向楼梯口,下面昏暗的门厅里站着好几个人,从玻璃门透进来的路灯的光找出了他们的轮廓,一共有八九个人。他们都在抬头望着他。

果然是他们,可是为什么?

“穆迪教授?”哈利试探性的开口。

“教授不教授的,我可不太知道。我一直没有捞到多少教书的机会,不是吗?下来,到这里来,我们想好好看你呢。”那个粗声粗气的声音回答他。

“我们为什么要站在黑暗里?”有个声音说道,是唐克斯,“拉莫斯(咒语)。”一根魔杖发出了闪光,魔法的光亮照亮了整个客厅,下面的人都挤在楼梯脚上,专心的盯着哈利,有些人甚至象苏格兰鲱鱼一样仰起头以便看得更清楚。

“哈利,我们是来带你走的。”卢平看上去十分疲倦,一脸病容,他的长袍与过去相比也更加的破旧不堪。

每个人都十分好奇的盯着他,哈利走下楼梯,纯色的白色衬衫,黑色长裤和短靴,长方形的眼镜以及依旧杂乱招摇却干净的头发,187公分的小伙让唐克斯夸张的尖叫了一下:“哦呵,他看上去比我想象的更加帅气。”说话的女巫拿着她那根在高处发光的魔杖。

 “他看起来像极了詹姆斯。”

 “除了眼睛,”说话的是站在后面的一个气喘吁吁,满头白发的老巫师,“那是莉莉的眼睛。”疯眼汉穆迪,就是那个有着长而灰白头发,鼻子缺掉一大块的老头,正在通过他那对毫不相配的眼睛怀疑的打量着哈利。他的一只眼睛很小,黑色,向珠子一样,而另一只眼睛巨大,滚圆并且是铁蓝色的——这只魔眼能够穿透墙壁,门以及穆迪自己的后脑看见东西。

  “你十分确定是他吗,卢平?”他低吼道,“如果我们带回去的是某个该死的模仿者那就好看了。我们应当问他一些只有真正的波特才知道的问题,否则除非谁带了吐真剂。”

“哈利,你的守护神是什么形状的?”卢平问道。

哈利一瞬间的犹豫让所有人都握紧魔杖紧张了起来:“一只牡鹿。”他装作惶恐的回答。

“就是他,穆迪。”卢平回答说。

哈利此刻只庆幸他们没让他当场表演一番来确认,不然他们会看到他召唤不了守护神,那根失效的凤凰魔杖根本不听他的话!

“我们就要离开,是吗?”哈利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几个人互相看看,最后卢平开口解答了哈利的问题:“这一个半月来,费格太太都帮助我们照看你,她是一个哑炮。”卢平一顿,他希望哈利不要曲解为监视,虽然实质差不多。

“照看?那她照看得真是好极了。”哈利说的有些嘲讽,像足了叛逆期的少年。

“她死了。”卢平忽略哈利的语气,有些沉重的说,“就在刚才不久,摄魂怪夺去了她的生命。这里现在不安全,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什么——?”哈利这次是真的惊讶了,甚至是包含着些说不清的内疚的,他们都知道摄魂怪是来找他的,费格太太是枉死,他们以为哈利因此而愧疚。只有哈利知道费格太太原本不会死去,他本以为自己的不作为可以免去很多麻烦事,却从没想到事情以另一种方式进行着。

是他造成的。

是他害死了费格太太。

“哈利!马上,收拾你的东西!”穆迪看着恍惚的哈利,命令道。现在没有时间给他缓解冲击。

哈利重生以来没有一刻比现在更需要德拉科在身边骂他一句,收起你的英雄主义,格兰芬多!拯救他们不是你的责任!然后自己再狠狠的反驳一顿,最后发泄一般以性爱终结。

他以为这一次他变了很多,但或许有些本质的东西并没有改变。

一个叫做正直无私的品质,扎根在灵魂深处,被经历用巧手包装得繁杂难辨,投入深坑之下扣上粗重的枷锁,掩上厚土再踏平地面,仿佛那里原本就是这样。

 


评论(7)
热度(697)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