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45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CH.45

格林德沃走后伏地魔的怒气彻底发泄在了卢修斯的身上,他要惩罚这些让他一叶遮目的奉承者,他的自傲与狭隘险些让他重蹈覆辙。

斯拉格霍恩教授——他告诉我魂器的原理时为什么没有说到家族魔法的事情,这样一位教授难道也是纯血里的低贱者?不,也许他该再拜访一下这位教授。

 

他告诉格林德沃要解那个黑魔法的方法是等满月之时,以狼人之血为引,巨人之肉为料,马人之骨为祭,熬制魔药以食方可。

格林德沃没有怀疑这个恶毒至极的解药公式,也不打算告诉邓布利多——他知道凭邓布利多的个性,宁愿一死也不会喝下这样的解药。

而这些东西不止英国有,德国也有。他只是让alex交了一封信给哈利,告诉他下个月满月之时他会带着解药来救邓布利多后便匆匆离开。

 

也真是因为如此,伏地魔开始重新考虑出席霍格沃茨的计划,邓布利多会不会也拥有自己不知道的家族魔法——虽然他不是纯血,但是家族魔法不靠血统催动不是吗?他会不会学习过那么一点儿,正在那等着自己自投罗网?

该死的卢修斯,没用的废物!居然连一点家族魔法的事情都不知道,虽然他怀疑过卢修斯在继续隐瞒着他,但转念觉得这不可能——作为一个低贱者,他没有理由这么做,他是比自己更希望踩在那些人头上,拥有支配他们权利的贪婪者。

不过马尔福家和布莱克家那么长的历史中居然连一点别的家族魔法都没有偷学来过!?这真是让人不敢相信……

他需要更多的证据,更多的信息,更多……

阿兹卡班的解放势在必行。

 

“卢修斯,你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过错吗?”

“主人,请您给我补救的机会。”

“马尔福家的忠心让我越来越怀疑,即使我是如此信任你,你知道我现在最急需的是什么吗?”

卢修斯没有说话,伏地魔正沉浸在他自我的世界里,以卢修斯侍奉多年的经验,这时候只需要闭嘴,等待。

“是我的仆人们!我许诺过解放我的仆人们!没错,诺言——我是一个非常重视诺言的人,你知道吗?”伏地魔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我说过我要去霍格沃茨,但现在我决定将这份荣誉交给马尔福家——”

伏地魔走到了垂着头的卢修斯面前,“由马尔福替我去霍格沃茨向世界宣布我的归来。”

换言之,伏地魔要马尔福在霍格沃茨释放黑魔标记。

卢修斯冷汗淋漓,斟酌措辞,努力使龟裂的表情看上去欣喜,“我的主人,马尔福家很愿意接受这份——作为您代言人的荣誉,但是您知道我现在正在魔法部收集情报,现在暴露恐怕对我们之后的行动非常不利,而德拉科虽然不是唯一潜伏在霍格沃茨的学生,但他——我相信,请允许我鉴于他刚刚立功的表现来看——是最优秀的,此刻暴露恐怕有些过早了。”

“卢修斯,这是荣誉。德拉科将成为年纪最小的一个,接受黑魔标记的食死徒,还会成为我的代言人。这是我对他的认可,他非常优秀,霍格沃茨已经没有什么能再教给他的了。你该为他感到自豪。”

伏地魔欣赏着卢修斯的战栗,今天第一次觉得有几分愉悦。就是这样——恐惧吧,然后臣服于我。

 

“主人!”门外突然闯入了一个神色慌张却依旧端庄的女人,她冲了进来匍匐在伏地魔的脚前,“请不要让愤怒蒙蔽了您智慧的双眼,马尔福家不值得您付出牺牲一个潜伏者的代价。请让我去——求您将这份荣誉赐予我。”
“纳-西-莎。”

伏地魔轻缓的吐出女人的名字,卢修斯僵硬着身体用全身的力气去抵抗无力的愤怒——邓布利多,伏地魔,格林德沃,马尔福们总是处于时代漩涡的涡圈之中靠着智慧和忍耐屹立不倒,但他们还是不够强大,因为他们不够强大。

卢修斯没有办法阻止纳西莎的挺身而出,即使跑去霍格沃茨放出黑魔标记的代价是被抓紧阿兹卡班——他也会为了德拉科那么做。

“去吧,亲爱的。我会带着卢修斯去阿兹卡班接你回家。”伏地魔摸了摸纳西莎的发顶,说出的话让两个马尔福们一阵作呕——家?真是可笑。

 

 

霍格沃茨里

德拉科接连好几次去地下室的蛇王办公室等人,却一无所获,除了魔药课上,完全不见斯内普的身影,难道是黑魔王又有了新的行动?

“德拉科,”哈利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耳边。

马尔福被空气中突然出现的脑袋吓了一跳,“你是有什么毛病,哈利!”

哈利一伸手掠过马尔福的头顶,将流水般材质的隐身衣披在两个人的身上,自从那天之后,哈利和德拉科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流,说起交流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审问大会。

德拉科从哈利口中知道了以下几点情况:

一、哈利的母亲在他身上施了家族魔法,让他在16岁以后净化为纯血统得以继承家族魔法以及波特庄园,也因此使他不再契合原先的魔杖,以及其他一系列的变化。

二、nigrum是哈利的契约龙,上次他拿走的羊皮纸上的鬼画符是一个叫做“铭文”的家族魔法,继承于他的祖母家,但他似乎一窍不通。(D:连魔药程序的几行字都不会好好去看的人,让他继承铭文魔法真是一种浪费!)

三、格林德沃先生与哈利有合作关系,但双方并不信任彼此。关于格林德沃要马尔福家的忠心来做什么,哈利表示格林德沃只是一时兴起的恶作剧。(D:我们说的可能不是一个格林德沃先生。)

四、哈利希望得到马尔福家的倒戈借此为消灭黑魔王增加一成胜算。(D:他的原句是,因为你是马尔福,我想要你。真是该死!)

五、这个疤头的疤能够联结哈利和黑魔王思想,因此他正在跟随斯内普学习大脑封闭术。同时,邓布利多也因此对他退避三舍。

六、哈利想要以合作者的身份与邓布利多一起消灭黑魔王,然后复兴纯血。(D:梅林!黑魔王居然是个杂种!?父亲知道这件事吗?)

七、消灭黑魔王的关键是魂器,一共有7个。而为了得到消灭这些东西的能力,他前些年那些莫名其妙的冒险都是邓布利多有意无意的安排所致,为了锻炼他。

(D:邓布利多那个老杂种,所以离他远点!你是受虐狂吗?!)

 

以上是他现在所知道的全部情况(及吐槽),不过他对其真实性持保留态度。

当然德拉科的这些想法,哈利完全不知道。当德拉科开始称呼他为哈利时他以为他们的关系已经迈进了一大步,而且还暗自得意自己终于成功“调教”了德拉科,虽然是占了年龄的便宜。毕竟上一世到死为止,德拉科除了在床上,从不会叫他哈利,无论他怎样恳求。理由竟然是觉得恶心!

 

哈利也适当保留以及更改了很多真相——他认为现在的德拉科不需要知道的真相。斯内普最近都在忙着给邓布利多调配延缓的魔药,并将毒性封锁在了一只手的范围内,只等着格林德沃承诺的日子到来结束这一切。

 

邓布利多非常的虚弱,虚弱到只能呆在格里莫广场,学校已经在乌姆里奇的作乱下变得一塌糊涂,摄魂怪事件之后魔法部派遣了更多的人手呆在霍格沃茨里,几乎有鸠占鹊巢的趋势。一个月,再等一个月。等到邓布利多痊愈之后,他们要尽快去取出古灵阁里的魂器,这一次他要以最少的伤害获得最终的胜利。

 

即使现在乱做一麻,但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你可以问问我。”哈利希望德拉科能够多依赖自己一点儿,而不是只有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能想到他。如果只是希望堵到斯内普的话,活点地图和隐形衣能完美的帮助他。

德拉科优雅的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顶了一句:“怎么,难道要把你这件破斗篷送给我吗?”

“可以啊——”哈利随着话尾音的消散越靠越近,看着德拉科的耳根被自己喷洒的热气染红一阵高兴,“——谁让我喜…”欢你呢……

半截的话被羞恼的德拉科打断,自从结结巴巴的表白了一次以后,哈利波特似乎就朝着没脸没皮的大道上狂奔去了,简直随时随地任何话题最后都能往这上面扯去,当然“随时随地”只是一个夸张的措辞!他绝对没有随时随地和哈利待在一起,没有!

 

“比起这个,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剩下的魂器和炼器家族继承者?”德拉科决定用正事转移话题。

“不找继承者了,我们没有那个时间。我想最近先去一次密室销毁手头的魂器。”

“密室…?斯莱特林的那个密室!?那个地方真的存在?”

“对啊,想去玩儿吗?”

德拉科瞪着他,懊恼的想到,如果黑魔王不会归来,没有这些该死的立场和阵营,本就喜欢男生的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接受哈利的追求——一个能完全满足他炫耀欲望的男朋友,更何况他现在看上去是那么壮实而有力。

如果,毕竟只是如果,没有如果。



————TBC

评论(4)
热度(573)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