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茨狗/双龙组】灰色地带 07(ABO)

01  02 03 04 05 06


#本章双龙组掉线,不打双龙tag


07.

 

门外响起一阵叫喊,“开门。”

大天狗懒洋洋的在沙发上赖了一会儿才起身走到玄关处,打开门就见到茨木两手都提着装满东西的塑料袋。一句你没带钥匙的抱怨吞回了喉咙里,凑过去想要搭一把手。

“不用,让开,我换鞋。”

大天狗靠到玄关处,用余光瞟着塑料袋子里花花绿绿的东西,“不是去买酱油吗,怎么又买了那么多东西回来?”

“菜。”

“你昨天不就买了一堆回来…”

“你以为买回来的东西不会吃完的是不是,大少爷?”

十指不沾阳春水,只碰各种扇形兵器的特工队队长,无语的闭上了嘴。

 

几乎可以算是乖巧的跟在了茨木身后一路尾随到厨房,看到茨木闷热的将头发扎起来,但是流出的汗里却完全不夹杂信息素,这个alpha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完全封住了自己的信息素。

这让即将进入发情期,激素水平波动非常大的大天狗突然有些不满——难道自己真的那么没有魅力?逼不出这个alpha一丝一毫的冲动?

“我昨天说的甜品有吗?”他故意放轻了声音,让人听起来像是他的羽毛一样轻柔,撩过背着他正在洗菜的茨木。

“外面的奶油不干净,我买了鸡蛋晚上再做。”茨木的动作流畅地完全不被影响。

大天狗眯了眯眼睛,目光打量着茨木的背影,才发现这个男人被裹在身上的衣服所勾勒出的完美线条,背脊的肌肉群,肩头和手臂的二头肌,他突然觉得有点口渴,舔了舔双唇,“你这里对监视犯的待遇真是不错……不会是在追我吧?”

茨木切在鬼赤腿上的一刀差点歪到了自己的手上,还没来得及组织语言,大天狗已经转身去客厅,留下一句,“劝你省点力气。”

 

茨木欲反驳,挑衅者已经逃窜,皱了皱眉咕哝了一句又在搞什么,不在意地转过身继续做午饭。

大天狗重新坐到沙发上打开书,却发现心头一股邪火让他看不进一个字。撇了一眼厨房里那个忙碌的身影,烦躁的一展双翅把客厅的报纸零食弄得满地然后飞到二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茨木刚做完饭出了厨房就见到一片狼藉的客厅,额角的青筋止不住的吧嗒吧嗒地跳动,“大天狗!下来!”

“吃饭了?”大天狗趴在二楼的栏杆处朝下望去

“下来!”

大天狗飞着缓缓下降,羽毛再次给客厅雪上加霜。

茨木火气蹭地一蹿抓着半空的大天狗一只脚踝就把人往下扯,大天狗重心不稳的被摔在沙发上,茨木微微压前,牢牢地握着那只脚不放,有些威胁的恐吓道,“既然不会走路不如把这腿给废了。”

大天狗不吃他这套,反而把另一只脚不轻不重地踩在茨木的胸口,状似无意地上下抚动,隔着衣服和足袋分明应该什么都感受不到,却让茨木触电般地放了手,脱口而出,“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我怎么了?你既然要废我一条腿,我附送你另一条还成我的不是了?你家的阶下囚真是难做。”

茨木看着躺在沙发上一脸舒适的大天狗恨得直咬牙,“你刚才那种不知检点的行为叫做勾引。”

大天狗却笑了,令人晕眩的笑,他的信息素漩涡般在茨木周围打转,企图将这个alpha的味道从铜墙铁壁似的肉体里勾出来,他缓慢地起身用手指楷过茨木额头的汗放在自己唇边伸出红舌,轻轻舔了一口,“…这才叫勾引,茨木童子。”

汗水中依旧不含一点信息素,他居然舔了一个alpha的汗——大天狗心底的怒意又深了一层。

他口气有些恶劣的说,“让你白蹭了我那么久信息素,感恩戴德吧。”

茨木压抑着自己加速的喘息,目光追随着大天狗,“我一点都不需要,你就不能学学好的omega?”

“好的omega?压抑自己就是好的omega?你没有资格下定义。……还是说我的味道不好闻?”大天狗挑了挑眉

茨木沉默了一会,有些尴尬的转过脸,“一般般。”

他厌恶这种对他来说近乎“放浪”的行为,又有些抵挡不住大天狗对他而言几乎“致命”的信息素。这让他很烦躁,而每当此时他善于用沉默来掩饰。

他走回饭桌边狼吞虎咽地不再理会大天狗,他的心神被绕的乱七八糟还要努力克制刚才被挑拨起的欲望。

 

一般般?大天狗赌气般地又提升了信息素的刺探,茨木却连眼神都懒得欠奉,冷静之后大天狗被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行为所困扰——他居然做出这种如此幼稚又无聊的举动。

 

夜晚的时候,茨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即使已经洗了澡换了干净的浴衣依旧能感觉到大天狗的信息素在他的四周萦绕,体内的猛兽在咆哮,后颈处的信息素腺体在抗议。

他烦躁的想要去找大天狗吵上一顿,以前被别的omega勾引时从来不会有这种的情况,这个大天狗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药。

 

扣响大天狗的房门无人应答,停顿一会后他用力的拍着门,“大天狗!开门!查房!”

许久之后,茨木皱着眉直接踹开了房门,入目的情景却让他瞠目结舌,房内寒气四溢,一个巨大的阵法在大天狗背后,大天狗整个人被冻结在冰块之中。

这是前任omega保护司司长雪女的秘法——通过严寒之苦来遏制信息素,帮助不愿交配的omega度过发情期。

与一目连的温柔比起来,雪女的冰冻之术要omega经受七天七夜的寒苦换来自主权。

茨木看着冰块之中抱着膝埋着脸的大天狗,除了震惊外还有深深的疑问——他知道大天狗不在乎AO之事,他一直以为大天狗也不会在乎上床这种事,甚至是以一个主导者的地位在床上,即使他是一个omega。

他没有想到大天狗会选择这条路,这条鲜少有omega选择的路,发情期不是一次性,而是规律性,没有omega能忍受7日又7日的冰冻之苦。茨木伸出手摸上寒冰,这个人百年来到底被冻结了多少天?‘你没有资格下定义。’他想起白日里大天狗的话,大天狗说时并不愤怒或者严肃,但这句话的意思他现在才真正明白——他真的没有资格。

 

他坐了下来,在这一片被寒冰冻结得一点儿信息素味道都不剩的房间里,他竟然感到了无与伦比的渴望——他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

 

就这样坐了一整夜,看着被冰封的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感觉迷糊见有个冰凉的东西踩在自己的脸上,张开眼是白莹带着未干水迹的脚在撵塌着他。

“你在这里干什么?”见茨木醒过来,大天狗收回腿居高临下的俯视他。

“你…?”茨木有些惊讶,一般冻结都需要七天。

“我只有雪女留给我的阵法作为抑制剂,只有她的秘术才能实施七日之术。”大天狗说的漠然,却让茨木突然仰起头看着他,“那你每天晚上都在用这种方式的抑制剂?你白天里不是不控制而是控制不住信息素?为什么不说?”

大天狗瞟了他一眼,口吻淡漠,“这些都是omega的正常反应,没什么特别的。”

“为什么不找一目连,他不是每天都会过来吗?”

“习惯了,用不着。”

“什么叫用不着!?”茨木说着就站了起来,想要去拽大天狗,却不敢碰浑身湿漉的人,拧着眉,“先去冲个热水澡。”

大天狗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神从他略显疲惫的黑眼圈下移到双腿间鼓起的位置,流连一会儿后挑起眼梢,“尺寸不错,我还以为你已经把自己压抑得不举了。”

茨木作为一个alpha被夸的有些得意,但对于大天狗作为一个omega如此轻浮又有些恼,好不容易对大天狗升起的一丝怜惜被调戏得烟消云散,“我说你…”你这家伙怎么这么不要脸……

 

看着关上的浴室门,融化的雪水慢慢被照入房中的阳光所蒸发,淡淡的酒香再次慢慢酝酿升腾,茨木缓缓地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在各处水迹里昏醉——他想,到底该怎么定义一个人的好坏?这样一个omega是怎样定义正邪,他为什么要叛变。

第一次,摈弃偏见和愤怒,他想要了解背后的理由。

不过当务之急,他拿出手机走出房门,“喂?一目连…”

 

浴室里的大天狗泡在热水中全身泛着气温回升后的红润,刚才茨木身上的信息素略带试探的包围住自己——他知道这是茨木的道歉。

勾起唇角,两条白皙的长腿轮流撩出水面,洒出水花湿了一地的浴室——没有alpha能在蹭到自己的信息素后毫无反应,这群被生理本能支配的低等妖物。

他拿过搁着的手机发给一目连一条短信

【茨木现在可能去找你,留下他给我争取时间。——大天狗】



——TBC


评论(35)
热度(147)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