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26~27_傅家旧事

第二十六章

 

城外的平原上,一大队的日军全副武装扣押着50个中国人绑着上身跪在黄土地上,一个佩刀的军官对着中分头的翻译咕咕囔囔了几句,然后就听到汉奸高声的喊话,“城里的傅振宇听好了,你躲一天,皇军就杀50人,直到一个不剩为止。城里的人也听好了,只要你们交出傅家的人,皇军不仅不会伤害你们,还会保护你们!奖赏你们!傅振宇!你是一个军人的话,就堂堂正正的走出来!不要牵连无辜百姓为你送命!”

 

齐师长气得浑身发抖,他趴在山头上,手死死的按在自己的王八大盖上。他娘的小日本,居然敢说堂堂正正这种词,他们也配?!

 

山城里的百姓有那么几个蠢蠢欲动的,中国人总是不到最后关头无法拧成一股绳,如果可以保全自己,那么牺牲别人又何妨,用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来自我安慰。

 

“傅家人和日本人的恩怨为什么要牺牲我们重庆人?!他们怎么不去黑龙江闹?乡亲们,我们为什么要吃这亏!?我们不能啊!”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赶走侵略者是中国人的事情!哪有什么重庆人黑龙江人!?”

“你得了吧你!这些军阀只会自己人打自己人,今天死的不是你家的崽,那里面可有我的二叔在,明天说不定就轮到我了!姓傅的滚出山城!”

“没错!姓傅的滚出山城!”

“爸!妈!你们不能这么说!是傅少帅攻占了日军驻地,袭击了重庆租界和日本人打仗!你们怎么能帮着日本人!?所有人都像你们这样中国还有救吗!”

“我就不该让你去上什么学,学的脑子都不正常,给我回家去。这里轮不到你说话。报纸上都说了日军驻地是杨家人打下的。”

“那是他们在胡说!你明明知道的!大家都知道,为什么还要跟着……”

少年被他父亲突然打了一巴掌,然后拽着走了,街上熙熙攘攘的吵闹着。

 

一栋偏僻的小楼里,赫延睿站在天台上,视角里正好是日军的处决场,今天发生的一切某种意义上是他的选择所造成的,他必须亲眼看着这一切,然后把他们刻进脑子里去。

傅振宇迎风站在他的身边,他沉默着没有说话,视线同赫延睿一致的看向一个地方。

屠杀的枪声从风中传来,1,2,3,…应声倒地的生命脆弱不堪,20,21,22…第一具尸体恐怕已经变得僵硬……

 

那些尸体的亲人们躲在关闭的城门里悲恸的哭声和惨叫直击着赫延睿的灵魂,他浑身颤抖着捏紧了双拳,不禁扪心自问这些无辜的生命他背负的起吗?他的选择对吗?万一重庆没有拿回来…

 

“牺牲是不可避免的。”傅振宇的声音坚定而残酷的从身边传来,仿佛不受影响。

 

赫延睿不知道傅振宇是怎么做到的不动如山,他已经几乎崩溃,然后他有些发泄般的对着傅振宇咆哮,“这些人是为你死的!”

 

傅振宇转过身定定的看向他,目光冰冷,“没错,他们是为我而死的。他们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赫延睿愣了几秒,无意识的摇着头,“不,他们是因为我而死的…是我的决定。”

 

枪声还在继续,已经数不清是35还是39响。

 

傅振宇箍着赫延睿的头把人砸进自己怀里,不顾赫延睿的挣扎死死的紧箍着他,

“你不用背负这些,你还有选择。”

 

赫延睿依旧挣脱不开这强大的力量悬殊,他的手抓紧了傅振宇的军装,“我选择…承受所有。”

傅振宇沉默了一会,用近乎无奈的语气回答,“你真是个无可救药的热血爱国少年。”

“我不是。”

“好吧,你不是。”

 

傅振宇感到怀里的人不再挣扎,枪声终于停下。

他要拿下重庆,插上国旗,然后与赫延睿一起庆祝胜利。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这一切。

 

 

 

 

 

 

 

 

 

第二十七章

 

逆袭的号角在熹微的清晨响起,临县的村民第一次听到如此剧烈的炮火声,慌乱地跑回自己家里的危房中兢兢战战,在战争面前他们完全无能为力。

 

“哪里来的迫击炮!?混蛋!”佐藤大佐砸着桌子对下面的人咆哮着,“方清呢!把方旅长给我请过来!”

“报告大佐!方旅长不见了!”

“不见了!?什么叫不见了!给我去找!八嘎!”

“是!”

 

城外山头上蒋磊带着蒋家人跟在张添亮身边,当时张团的兵带着赫少爷的保温杯来柳家镇找他们时,蒋志同正在训练家丁们练把式。

 

蒋磊那会儿在报纸上看到了杨家被封为抗日军阀表帅而之后傅家突然又变成了与日本人的苟合之军时就意识到了重庆这里不止内战那么简单,杨大帅是什么人他不说清楚七分,这五六分还是有的——赫老爷私底下里和杨大帅一起的那些事情大多都是过了他的手。

 

“会不会和那小少爷有关?”

“叫赫少爷。”

“大哥你真要跟了那少爷、赫少爷?”

“就看这半年了。”

他们说话间张团的兵就跑了过来然后一五一十的说了杨傅两家和日本的那些子事情,听得蒋志同拍桌子骂娘的被蒋二狗架走。

别看蒋二狗是个粗人好恶感强烈,但是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了那么久,血性反而被磨得冷了几分。倒是这个英雄情结深重的蒋志同,当初就视蒋磊为偶像跟了这位大哥,现在保卫着柳家镇又和这里的人有了感情,听通讯兵的意思如果临县那边被杨家和日本人控制住,柳家镇被日本人端了也是早晚的事情。

更何况他们的赫少爷做出来那么惊世骇俗的事——叛变杨家!?赫家根基在奉天,赫延睿这么做把赫哲家族就是放在了断头台上。

 

不过约定就是约定,蒋磊和赫延睿的半年之约他不会毁。所以他来了,带着柳家镇上亲兵,拿着这几个月里来从威龙帮手上买的枪支弹药浩浩荡荡的近千人前往临县。

 

张添亮看到这将近一个团的兵力时简直目瞪口呆,当初在傅少帅的房间里听到赫少爷说他有一枚迫击炮时,傅少帅那锋锐的能吃人眼神和齐师长冲口而出的脏话声还历历在目。现在又凭空冒出来这么多人,他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的眼力劲了,他就知道跟着那位少爷没有错。

 

傅家那边程峰带着傅少帅的军令让当初秘密分散的三个团都集合了起来,这些离了天皇老子占山为王的各个团长旅长们逍遥了那么些日子也没有闲着,一个个带着土造和抢来的的枪械弹药埋伏在临城附近就等着决战的命令。

“妈勒个巴子!居然有人比老子油水捞的还多?这是哪个团的迫击炮!?”

“报告秦旅长!不知道!”

秦旅长吹胡子瞪眼睛的瞪了警卫员一眼,骂了一句“滚蛋!”

“你又在骂什么?不嫌吵啊,秦团长,少帅知道你给自己升职吗。”一个在土坑里还没沾上多少泥巴的青年呛了一句。

“林邵天你一天不泼老子冷水就不舒服是吧?这炮仗漫天的你安静一个给老子悄悄?老子现在这个团多少人了你说?这场仗结束回去铁板钉钉的旅编制,四爷不升我难道要升李斌那个瘪犊子?”

林邵天嫌恶的离他远了几步,撸了把好像是刚才被这粗鲁的男人喷了一脸的口水,瞪了他一眼转过头根本不打算理会,倒是把秦大炮给憋得慌,又不能把手里的轻机枪掉个头对准这个面瘫嘴毒的参谋长。

只得把气都撒在了那些今天来触霉头的日本人身上。

 

经过了将近2天2夜,临县的包围圈被打开,里应外合的傅家军一举拿下了重庆,傅振宇站在重庆日租界里,污泥满布的皮靴踩在红日旗上,换上的傅家旗帜在空中飞扬的时候赫延睿却有些愣神。

没有预想中的激动,傅振宇撩开赫延睿有些过长的刘海,“不满意?”

赫延睿没有出声,只是看着那面不认识的旗,以前没有觉得自己有多喜欢五星红旗,但是在经过这样的战争之后,却没有见到飞扬的红旗——他发现自己瞬间就被抽离了出去,好像在提醒着他,这里不是他的归属,不是他的家。

 

赫延睿的视线有些空洞,直到脸前被一张放大的脸庞霸占时才惊愕的回神后退了几步,却被傅振宇抓住了手腕,傅振宇看了看旗看了看他,“不喜欢?”

 

“没有,没事。”

他现在心绪纷乱,刚想甩开傅振宇却发现完全甩不掉,有些恼怒的看着对方,周围还有一干傅家的团长和亲信们在目不斜视的打量他们。

 

“程峰,把旗扯了。”

“啊…?是!”

 

秦大炮捅了捅林邵天低声嘀咕,“砸回事儿啊!?那小白脸谁啊?”

“站好,闭嘴。”

秦大炮不甘心的转回头,傅振宇虽然小时候跟着他们老兵痞子们混过几年,那时候的兵规矩少坏习惯多,但自从他德国回来后重整军队,规矩罚惩制度全都是跟着军校里面那一套,又多又严,完全不讲情面,就连小时候带过他的也不例外。那之后即使私下里再混球嘴上再碎的老兵,在他面前,在战场上,一个个都不敢放肆,达不到他要求的不是滚了,就是死了。

大家也都渐渐知道这个傅四爷的性子,脱下军装随便你怎么荤段子不要脸的他都不管,穿上军装他说的话你只能服从,没有第二个选择。

 

“傅振宇,你别胡闹。”

“在想什么?”傅振宇又问了一遍。

“放手。”

“不放。”

“你幼不幼稚,那么多人看着你。”

“你什么时候说,我什么时候放。”

傅振宇也不顾赫延睿的反抗,直接牵住了他的手就要去做战后安排。


评论(3)
热度(8)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