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43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CH.43

 

当斯内普见到完好无损甚至精神还不错的德拉科时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本想让葛林给这位少爷一点教训,皮肉伤有助于成长。

 德拉科用皮鞋跟敲击了一下硬冷的石地板,然后高傲地扬起下巴直视这个他曾仰仗的教父,仿佛在炫耀着证明自己的胜利,他缓慢地扯开假笑,摊开手掌伸到对方的面前,“斯内普教授,魔杖。”

斯内普的面部肌肉微微颤动了一下,随即收住了表情,泯紧没有血色的双唇,还是将魔杖交还给了两人。

“教授!”马尔福叫住了即将离开的斯内普,葛林还在旁边,他只能欲言又止的死死盯住斯内普,婉转的陈述,“我似乎还有东西寄放在了您这里。”

“我没有随身带着你那破玩具的习惯。”

“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

马尔福对峙而立在斯内普的面前阻挡了他的去路,不以学生的身份,不以教子的身份,以一个几乎平等的气势挡在那里。

“你们该去上课了,这里还是霍格沃茨。”斯内普的语气中暗含警告。

 

然后转身离开,斯内普的巫师袍刚从拐角消失,马尔福就一个转身给措不及防的葛林一个障碍重重后补上一个昏昏倒地。

他的皮鞋踩在了葛林昏过去的脸上恶重地撵了一下,看着他的眼神像是在看阴沟里的老鼠一般嫌恶,没有人能在殴打了马尔福之后毫发无伤——除了该死的波特。

 

德拉科走后雪狼出现将葛林舔醒,葛林摸了摸雪狼的头让它回去,给自己施了几个治愈咒,撇撇嘴不太在意的站起来准备去上课,这种恶作剧似的报复,尤其是被自己打了之后的,他还真觉得小儿科。只要他不是自己妹妹死因的凶手,他无意和这个大少爷——尤其是这位可能以后将是自己效忠者的伴侣——斤斤计较。

其实比起斯莱特林,他一直觉得自己更像赫奇帕奇和格兰芬多的结合体,唯一有的斯莱特林特质怕是只有护短一条了。

 

 

自从出事以后,本来聚集在图书馆以重审书目为名的魔法部众人遍堂而皇之的以保护之名开始在霍格沃茨四处巡逻,遵照着乌姆里奇的安排两人一单位定时定点,全面侵占霍格沃茨的角角落落。

德拉科本想找到哈利去问清楚那些盘旋在他脑子里大大小小的问题,但是从禁闭室出来后踏入学校遍布的沉重而慌乱的氛围中时,那刻意被他抛在脑后的罪恶感和颤栗,由于阴湿的冷风重新卷土而归。他挺了挺胸不自在的转动了下脖子矫正自己的气势和表情,他不能露怯,即使他怕得恨不得躲回那个禁闭室里。

他四处开始寻找哈利,却死活找不到人,躲在厕所里焦躁的冲洗着有些蜕皮的手指,他脑中乱吠的逻辑开始不停得骚扰着他,斯内普难道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动摇,所以才拿走了消失柜要监视自己?还是他故意拿走消失柜要害马尔福家族?不,他没有理由害马尔福家族,他是自己的教父。但是…他是一个忠诚的食死徒……德拉科恼怒的用冷水冲了冲脸,镜子里的少年焦躁不安,完全不复在外面那副镇静与游刃有余。

 

 

此时的哈利独自一个人来到了一处偏僻的荒山之上,冈特的老家——没错,他等不及了——他本不想那么快的用毁坏魂器的方式消灭寄居在内的灵魂,但是伏地魔对德拉科所做的一切让他无法忍受。

他提前了行动,连半月后的假期都不愿等待。天空乌云密布暗沉沉的一片,他推开老旧的大门,破除重重机关,打烂了地板,掏出一个金色的盒子。

“不要动,哈利。”

邓布利多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严肃而认真,自从哈利离校时邓布利多就跟踪了他。

在教授们汇报女学生遇害处出现了哈利波特时,邓布利多的怀疑再次升上一个高度,而当他密切关注哈利却发现他居然有能力可以在霍格沃茨幻影移形后邓布利多慌了,或者说不得不作出些反应。

“慢慢转过来,我不会伤害你,哈利。我们需要谈谈。”

“邓布利多教授。”哈利谨慎而戒备的转过身

“哈利?还是…汤姆先生?”

哈利愣了一下苦笑一声,“我没有被伏地魔寄魂,邓布利多教授。”

“看来在没有我参与的日子里,你度过了一段很精彩的生活,愿意和我分享吗?”

“您真的没有参与就不会跟着我到这里来了,恐怕我现在没有选择的权利。”哈利瞥了瞥依旧指着他的魔杖,说不上寒心和难过哪个更多一点。

“把你手上的东西先给我,然后我们可以去其他安全的地方聊一聊,再来一杯蜂蜜水,怎么样?”

“我习惯先解决麻烦。”哈利记得邓布利多的死因,他至少要破除掉黑魔法。

一个无声无杖的厉火咒打在了手上的金色的盒子上,却没想到福克斯破空出现扑身掳走了盒子,灭了厉火放到了邓布利多的手上。

电光火石间,邓布利多打开了盒子看到了里面的复活石之戒,哈利急切的喊道,“教授!不可以!”

随着他的情绪剧变,nigrum驱赶了福克斯在阴森的空中咆哮。

不死的凤凰鸟浴火而归与之追逐,邓布利多却已受蛊惑般戴上了戒指,他看到了似曾相识的黑龙与凤凰在自己面前用火焰对攻嬉戏。

多么值得怀念的场面,这就是复活石的力量吗?

邓布利多浑身像被地狱之火所灼烧般疼痛,但他却望着天空扯开笑容,仿佛透过层层叠叠的云后见到了最炙热的阳光。他以为他会见到些别的幻像,却没想到看到是它们——也许这是他心底曾最追悔的事情之一。

当初詹姆的契约之龙也是和自己的爱宠福克斯那么不对盘…是自己错误的领到和决策毁了波特家族。

 

“教授!教授!”哈利褪下邓布利多的戒指用厉火烧毁之后带着受伤的老人回到霍格沃茨的办公室里。

邓布利多的悲剧历史居然在自己面前上演,难道无论他如何改变,都无法扭转宿命的轨迹吗?

不会的,小天狼星不是活着吗,斯内普也不会死,不会的,不会。

他有办法,他一定有办法。

格林德沃。

没错。

“ALEX,去请格林德沃先生过来。”


——TBC

评论(12)
热度(252)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