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茨狗/双龙组】灰色地带 04(ABO)

01  02 03


04

 

一进门,茨木就迫不及待的把大天狗丢到了沙发上,持续被倒置的姿态让他大脑充血的难受,压迫的腹腔引起胃液反流,长期没有进食的人趴在沙发上止不住的干呕了一会儿。

酒吞坐到侧放的沙发上皱眉看着大天狗等他这阵子过去,一目连有些手足无措的担忧的看着难受的大天狗,茨木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他看看酒吞寻求帮助却得到一个看本大爷也没用的眼神。

真是没用的alpha,说好的照顾omega是天性呢?

 

伴随着脚步声,一杯水和一碗速热的粥出现在大天狗前方的茶几上,茨木不耐烦的一屁股坐在大天狗身边,毫不温柔的拽过人把热毛巾盖在了他的脸上用来舒缓神经,也盖住了还未蹦出声的敌意。

 

一时间四个人在客厅里都沉默了下来,大天狗也不矫情地开始一口一口的喝粥补充体力,速食品的味精和添加物刺激了他脆弱的肠胃,忍不住都是一阵反胃,却硬生生把喉口的呕吐感咽了下去,除了些微的停顿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他不想再为现状添上更麻烦的一笔。

 

一只手却伸到了他的碗前拿走了东西起身就走,一目连连忙出声阻止,“喂茨木,你干什么?”端来粥的人是他,不给人吃完的也是他,要不要这么幼稚!

一目连愤愤不平的追了过去,“茨木!你别闹。”

 

“别挡道”茨木按着一目连的头移开他从冰箱里拿出真空包装的小米,一边往锅里倒一边暗暗吐槽,omega就是Omega,一个个都娇贵的跟什么似的,麻烦。

虽然是敌人,但他的直A癌还真是做不到一个omega在自己家里虚弱不堪却无动于衷。

“你…在煮粥?”一目连正试图理解茨木行为的意义。

“不然呢?难道指望你?”茨木默默翻了个白眼,这个司长大人为了贯彻omega平权不该受限于厨房家庭的理论过于偏激,导致他自己完全没有点亮这方面的技能。

挚友是伟大的alpha当然不会学这些事,现在omega又那么多不可靠的,他不做谁做?

 

一目连摸了摸自己的角,有些脸红的退到一边站在哪儿也不知道是在反省还是在监督,其实他也有苦衷,他也不是从来没有做过饭,但是每次都会把他自己和小金龙炸的全身漆黑的被邻居投诉,他可从没有说不该受限于等于远离,也不知道谁造的谣!他才没有那么偏激又双标……

 

 

这时的客厅里面,酒吞已经在和大天狗交谈。

“你为什么会在那里?”

大天狗摇了摇头,“自那一战之后我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能我再次清醒已经变成了这样。”

“那一战你伤的没有那么重啊我记得,算了。接下去你打算怎么做?”

大天狗看了一眼酒吞,他隐瞒了自己是因为发情期将近而体能越来越下降才导致战后经常昏迷的真相,“我想知道那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然后呢?据我所知,黑晴明没有死,虽然不知道去了哪里躲起来。”

“黑晴明大人没死?”大天狗的眼睛亮了一亮,“为什么告诉我,不怕我去找他吗?”

酒吞无所谓的笑笑,“无论我说不说你都会去找他,我们都认识多久了,我还不了解你的狗脾气?”他倒出点酒自顾自的边喝边说。

“呵呵”大天狗展开今天以来的第一个微笑,“你这酒也快喝完了吧。”

满含隐喻的话让酒吞顿了一顿,警告而无奈的看着大天狗,这酒里的秘密是他和大天狗间最大的秘密。

 

 

“不好!”茨木看着沸腾的粥突然叫了一声,连带着一目连也吓了一跳。

“怎么了怎么了?糊了还是焦了?”

茨木拨开凑过来的一目连快速的往客厅走去,“我居然留着那个叛徒和挚友独处!”

他手上还拿着沾着粘稠的白粥的饭勺,一到客厅就见到了大天狗朝着酒吞绽开笑颜的那一幕,气的五脏六腑腾腾上火。

他就知道!

他就知道!

饭勺就直直的举起来指向了沙发上的人,“他妈的叛徒,不要勾引挚友!”

 

 

一番混战之后客厅再次重回诡异的平缓状态,仿佛时间被倒带了回去,大天狗吹着直冒热气的粥准备进食,茨木不满的对酒吞进行申诉。

“他一定会去找黑晴明的,挚友你不能重蹈覆辙,他一点都不可信!”

“暂时送到omega保护司去,由一目连看护。”

“一目连能看得住他?!你别开玩笑了挚友,就凭他的手段…”,茨木说着斜了一眼喝着粥完全无视他们对话的大天狗,正好看到大天狗一不小心被粥烫到的画面,对方舌尖一颤,紧跟着蹙眉的动作一闪而逝。

茨木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都和你说了刚烧好很烫…”然后一脸受不了的拿过他手上的饭碗,用勺子一下下翻撩着浓稠的小米粥快速散热,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合适。

 

把散热完毕的粥有些粗鲁的放回大天狗手上,咕哝了句是白痴真是的,Omega都麻烦死了就接着对酒吞继续刚才的话题。

“…就凭他的手段一目连还不被玩死,说不定跟着一起叛变了……”

茨木觉得他一定要留下大天狗在身边时刻监视着,只有他能立马拆穿这个人的阴谋诡计,还能防止他对挚友放电!刚才那个笑容什么的…绝对不行!真是不要脸的omega!居然对挚友笑成这样!

“茨木!”一目连在一边不服气的囔了一句却立马被茨木的音量打压。

“你根本不知道他多有心计,跟那个黑晴明一路货色!”

“刚才谁说他白痴的?”一目连不甘示弱。

“他白痴那是因为他是Omega。”茨木不经大脑的言论直接戳中了一目连的雷区,腾地人就站起来对着茨木严厉的指责起来。

“Omega怎么了?茨木童子你是什么意思!?”

 

 

大天狗一脸释然的看着两个人的口水仗,慢悠悠的喝完了粥把空碗递给旁边的茨木,手伸着对准了纸巾的方向,茨木一边和一目连激烈的争辩,一边自然的接了过去还动了动身把纸巾盒从茶几的另一端拿到了那只手的面前。

 

酒吞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忍住爆粗口的冲动,和大天狗四目相对,看到对方眼底片刻的笑意,凭他多年与其相处的经验断定,大天狗一定在心底说两个字:蠢货。

虽然大天狗经常用这两个字形容alpha,但酒吞非常肯定此刻这两个字专属茨木。

 

“你们都够了,大天狗就住茨木家里,一目连每日来探访。就这么决定了。”

————TBC

#人设接受不了的请别看#

#草稿流的脑洞文,更新不定时#

贴士:酒吞和大天狗没有感情牵扯,没有感情牵扯,没有感情牵扯。

防雷贴士:茨木觉得自己喜欢挚友,误会酒吞喜欢大天狗。


感谢每一个慷慨的宝宝


评论(55)
热度(199)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