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35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正文

 

马尔福给自己施了一个幻身咒悄悄潜出地窖,宽大的隐身衣罩在穿着西装三件套的人身上,经过一天折磨的头发已经不再受发胶的束缚,细碎的散在额前,随着四处警惕张望的脑袋而晃动,魔杖紧紧地捏在最顺手的地方,站在有求必应屋前默念着:给我一个不被打扰的地方。 

走进去后德拉科终于暂时性的舒了一口气出来,将缩小版的消失柜放大,出神地看了一会儿,有些烦躁地解开了领口的几粒扣子,打开柜子的门往里面跨上了一步,停顿片刻后又退了下来,紧抿的双唇让苍白的脸上显得更加愤懑,对自己也对现在的情况,恐惧和焦躁从他身体里溢出来,消失柜中仿佛有一个恶魔在等着,要将他吞拆入腹。

转身往后走了几步脱下西装外套,马甲内的衬衫早已被汗湿浸透,原地转了几下后突然冲到消失柜前踹了一脚上去,低咒几声,他知道自己没有选择,他必须过去,深呼吸一鼓作气的冲进了柜子里面,用手拉着柜门却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推开门一跌一撞的冲了出去,蹲在一边抓着头发恶狠狠的重复着咒骂的词汇,将恐惧都化为暴涨的怒意开始低吼着咆哮,青筋在密汗遍布的额头凸显,双眸里充满着红血丝,呼吸急促而深重,然后是一段冗长的沉默,如同恐怖的沼泽一寸一寸地吞噬着他。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低声念了一个咒语,一只小小的nigrum在他手心里用尾巴缠绕起他的手指,看着它的走动和飞着转圈圈的样子慢慢缓平呼吸,周全的握在手心里像是唯一的依赖,仿佛这小东西能有将他拉出沼泽的力气似的,他再一次站到柜子前面。

此时他的瞳孔里被渡上一层模糊的暗色,整个人显得更加有距离感,他站在柜子里面用手关上柜门的那一刻闭上了眼睛,他的全世界陷入一片黑暗,只有手心的nigrum让他感觉到自己不是一个人,他僵硬的身体在颤抖着,难言的晕眩袭击着他,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拳,nigrum在他手中被捏得消散,惊慌得开始呼吸困难,紧皱的表情早已被恐惧弄得扭曲。

 

 

“马尔福家的小子不会是不敢来吧”老诺特站在一旁斜着眼看向站在一旁握着蛇头杖的卢修斯。

“除非你的儿子通知错了时间。”刻薄的声音带着毋庸置疑的肯定,用力到泛白的指关节泄露出的紧张并没有被人发现。

“我怎么听说他被摄魂怪吓得屁股尿流。”

“你是在说你自己吗?只会变成臭虫的残渣,简直是贵族的耻辱。”

老诺特的阿尼玛格斯形态是一只虫类,这让他顺利逃脱了阿兹卡班。

 

人声拉回了德拉科的理智,终于睁开眼,松开满是指甲痕的拳,他有些狼狈的在黑暗中用手拨去额角的冷汗,推开柜门从容的迈出脚步走下来。好像这一刻,有些什么东西在德拉科身上崩裂和重生。

挂着傲慢的表情,拿出擅长的假笑,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在阿兹卡班呆久的人才会遗忘时间,和教养。”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坐在上座的黑魔王,对他行了一个标准的欠身礼:“马尔福家从不迟到,愿为您效劳。”

“很好,”伏地魔双眼狂热的看着消失柜,“很好,让我们提早给霍格沃茨一份圣诞礼物。”

“随时等候您的吩咐。”

伏地魔看着弯腰之人的发顶,少年的身上已经看得见一层覆着的薄膜伪装起自己,虽然并不厚重也依稀让他看到了卢修斯当年的模样。

“我的摄魂怪不会攻击有黑魔标记的人。”轻缓而粗哑的声音不知道是在询问上次自己派出摄魂怪令他招架不能的事情还是在试探他是否想要接受标记的事。

“主人,德拉科还不够成熟。”卢修斯急忙插入了话题。

  “卢修斯,我很看重马尔福家……”伏地魔说的不紧不慢,“我不会让你失去这个独子,至少不会是摄魂怪的嘴里。”

“马尔福并不畏惧死亡,一切都为了您的荣光。”

“真是动听。”老诺特鄙夷的吐槽了一句。

 

马尔福回到了霍格沃茨,带着新的任务:圣诞前将消失柜放出,让霍格沃茨被摄魂怪光临一次,这期间他只需要躲回马尔福庄园,等摄魂怪们回来后再回去收回消失柜。

他走出有求必应屋,这个任务毫无危险,而且很简单,不是吗?


评论(8)
热度(545)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