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33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斯内普,你怎么看?……斯内普?斯内普教授。”麦格教授用食指叩击了几下桌面,试图唤醒走神的男人。

如果心不在焉的是布莱克她还觉得很正常,但是在这种重要会议上走神的人变成了这个一惯严谨自制的西弗勒斯·斯内普,这让她的心提了起来,将目光更多的停留在这个男人身上捕捉细枝末节作为判断的根据,老旧的黑袍有些暗沉,不像反复水洗过那样透着干爽的质感,头发依旧油腻不堪,不,更甚。

泯紧的双唇像是互相挤压的钢板密不透风,挤走了最后残存的血色,“那个人最近没有袭击活动。”

简短的话语后又是死寂般的沉默,这让麦格担忧的望向邓布利多寻求帮助,“斯内普,还有其他事吗?你的状况不是很好。”

“如果你们能管住这条疯狗别让他随便出去乱吠,我大概能多得到几个小时的睡眠,而不是半夜被召唤去回答问题。”刻薄的音调不带着情绪,甚至没有投给小天狼星任何的目光,“如果没事的话,我需要回去躺几个小时。”

 

他现在的心情已经不能用糟糕来形容,就是一周前伏地魔发现马尔福庄园进入了一个闯入者,而这个人居然是小天狼星布莱克——邓布利多阵营的高层,纳西莎·马尔福的兄弟,第一个逃离阿兹卡班的罪犯。如果他知道,这个人还是哈利波特的教父,恐怕会更加的感兴趣,甚至可能不择手段的留下他。

卢修斯为此受到了极大的信任危机以及一丁点儿的小惩罚。而他,不得不无时无刻将大脑防御术发挥到最高级别来应对每晚的召唤和询问,该死的他也想知道为什么!

如果只是这样也许他还能应付的过来,但是那位黑魔王显然不打算让他们好过,一个想要解放阿兹卡班追随者的人遇到了一个前·逃亡成功·罪犯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除非他的脑子里被灌满了隆巴多制作的魔药残渣,不然他有什么理由放过这种机会?看那扭曲的脸上尖细的双缝里发出的兴奋光芒,该死的布莱克。他完全不想知道他那愚蠢的大脑到底做了什么决定要去干什么!斯内普摆明了将所有疑问和难题全都丢出去,只希望能够不要再给他添麻烦。

在邓布利多点头后,疲惫地站起身准备离开凤凰社,刚刚走到玄关处就被幻影移形的来访者撞得后退了几步,黑袍上沾上了对方的血迹,在看清受伤严重的人后连忙暂时抛却了满身的怨念。

 

“莱姆斯?”扶着走路不那么稳的卢平往回走。

“卢平!?”小天狼星从里面冲了出来,他从斯内普手中接过伤患,“今天也不是满月,你到底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幅样子的?”

“邓布利多教授…”卢平抬起头开口,想要表现得自己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但是满身的污血后破裂的衣服实在惨不忍睹。

“你需要休息,我们稍后再说,麦格教授麻烦你治疗一下。”邓布利多下完指示就遣散了斯内普并将小天狼星单独带到了另一边。

 

“你到底让他去干什么了!?”布莱克咆哮得瞪视着快被白胡子湮没的脸。

“我很抱歉,小天狼星…”老人的声音有轻微的情绪浮动,稍纵即逝,“…这几个月里,我让海格去和巨人族做了交涉,卢平去和狼人们洽谈,但两边的结果似乎都不尽如人意。”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们,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他们甚至没有后援!你不能总是那么理想化,邓布利多。”

“是的,我很抱歉。”

“你还做了什么安排是没有告诉我们的?难道你不相信我们吗?连鼻…斯内普知道的都比我和麦格教授多,就算你信任他!但这一切都不对。”

“我将我所能告诉你们的全部告诉了你们,我非常信任你们,这一点你必须要相信,小天狼星。我知道你绝对不是没有头脑的鲁莽之人,所以,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去马尔福庄园吗?”

“如果我拒绝,你是否要怀疑我的忠诚?”

“不,我说过我非常信任你们。”

小天狼星深沉地望着一脸诚挚的老人,“我希望纳西莎可以回心转意,我听说她还没有接受黑魔标记。”

“喔,小天狼星…”邓布利多用一种你终于长大了的眼神看着他,让他有些起鸡皮疙瘩,加了一句“为了布莱克家族。”

邓布利多张了张嘴,然后无声的将话咽了回去。他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一个曾被除族之人居然说出了这句话,纯血的天性终究将骄傲刻入骨髓,即使族人误入歧途,即使只剩下了寥寥几人,即使早已蒙尘衰败,但在灵魂深处依旧以它为荣。也许他终其一生都无法理解纯血世家的荣誉代表了什么。

“不要再随便暴露踪迹了,马尔福家的事我会放在心上,答应我,小天狼星。”

“好吧,好吧,希望如此。我要去看一下卢平怎么样了。”

 

 

此刻难以安然入睡的人还有在地窖里的床上反复转着身的马尔福,自从那天心情还算不错的从霍格莫德回来后似乎花光了所有的好运气,先是诺特的来访,他告诉他,他在霍格莫德遇到了他的父亲,给他带来了黑魔王的指令。

     通过消失柜去马尔福庄园见他

这意味着他要成为第一次试用这个不知道性能好不好的消失柜的活体实验人!如果他万幸的将自己完整的传送了过去,他又要再一次面对令他想起就忍不住浑身战栗的黑魔王。是的,他想要为黑魔王做事,但他也害怕见到他。

这个恼人的浑身泛着催命气息的诺特还将这条命令告诉了克拉布,以便监督。听听他的话,我真羡慕你能被召见。该死的召见!

他不想告诉教父这件事,他知道斯内普会阻止他,这很恐怖,但黑魔王的召见是一次恩赐。他将再次证明自己的用处,也许这次他能获得一个黑魔标记,成为同龄人里的第一个。没错,就是这样,他会成为新生代食死徒的领导者,就像他父亲那样被重用,诺特确实应该羡慕他,只要他能保证自己再从那消失柜里出来时没有少一条胳膊或者腿,他得再好好检查一下那个柜子。

马尔福再一次睁开眼睛悉悉索索的翻起身,从床头柜里拿出一瓶无梦药水灌下去,也许明天,对,明天再去检查一次那该死的柜子。


评论(4)
热度(566)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