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31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哈利回到山丘后四下张望了一圈,然后闪身侧入尖叫棚屋中,微弱的亮光从木板缝隙间透进来,满室的尘灰在光线下飞舞,里面一个衣着体面却身形削瘦的男人已经等候了许久,门被推动时他浑身一怔,目光锋锐的聚焦着条件反射地进入备战姿态,等看清来人时才放松了紧绷的肌肉垂下握着魔杖的手,露出一个难以分辨的表情,姑且当做是微笑吧。显然从阿兹卡班出来的这段时间里这个男人把自己照顾的一塌糊涂,糟糕到难辨悲喜。

“教父,你不该来这里。”哈利四下走动着施加防御咒,谨慎的行为让赫敏的脸有些泛红,她居然忘记做最基础的防御措施,却不知这不过是哈利前世常年习惯所留下举动罢了——在被念叨了很多次之后。

“你不应该感到害怕,哈利!这并没有什么,以前詹姆斯在的时候……”

“教父。”哈利将魔杖收回,走到了三人中间,“我没有害怕。”他坐下来,直视着小天狼星,神色严肃,让对方甚至感到一丝压迫感,不自然的撤离了对视的状态。

“好吧,我知道。我以为……你会像你父亲那样,多一点儿冒险精神,他以前总是打破常规,和我们一起,这样才会发生许多的故事,你应该学习你的父亲,这会让你的人生快乐一点,不用去在乎那么多,做你想做的就好,我希望你能高兴一点,哈利。”

“我的人生已经够精彩的了,或许对我来说守点规矩就是一种冒险。”他有些自嘲了笑了一笑,“但我还是很高兴能见到你,教父。”他起身给了对方一个拥抱,这一幕让一旁的罗恩和赫敏对视了一眼,然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嘿,你刚才把我们丢下就为了去追那只白鼬?”罗恩突然对哈利进行秋后算账,“看他逃得和只老鼠似的,是不是要哭着回去告诉他爸爸?”

“他要加入我们的学习小组。”

“什么!?”罗恩瞪圆了眼睛跳了起来,“你怎么能!?不是,他怎么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赫敏你来告诉他,这不可能,我绝不同意。”

张目结舌的女巫比罗恩反应正常一些:“哈利”,她有些忧心忡忡,“自从暑假以来你就一直很奇怪,不但主动招惹马尔福还和斯内普有秘密交涉,整个人都变得…”她努力在百科全书的脑袋里搜索词汇,“…很奇怪,不,不是奇怪。…很反常……你接二连三的做了以前的你深恶痛绝的事,我很担心你。”

罗恩在一旁猛烈的点头呼应,而小天狼星则是深深地蹙起了眉头,他本就是为了铭文一事而来,为了勘察哈利的近况而来,但情形似乎并不乐观。

 

哈利的目光在三人的脸上轮流往返了一会儿,然后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斟酌的表情令人不安,小天狼星在一旁准备开门见山:“我也是为此而来,哈利。”

在哈利挑眉询问的目光中接下去:“斯内普给我看了一张写着铭文的羊皮纸。”

“什么文?”罗恩重复了一遍。

“铭文。”赫敏不耐烦的回答他,视线没有从小天狼星身上离开,迫切的想知道他接下去要说的内容。

“那是什么东西?”

在赫敏白了他一眼后,罗恩瘪着嘴识相的停下了追问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小天狼星身上。

“是,那是我的东西。”哈利像是想到是谁偷走了他的草稿,突然轻微的,温柔的笑了一下,继续道,“我梦见了很多东西,有一个地方,很大,连群的宫殿组成的城堡,城堡旁边是一个魁地奇球场,还有龙,有龙飞在球场上面投下巨大的阴影……”

哈利还没有说完,就被激动的小天狼星握住了小臂,那双蓝灰的眼睛泛着红血丝,一眨不眨的盯着哈利,眼中出现沉寂多年的光彩,仿佛那就是他赖以为生的一切:“还有呢?”

“我走了进去,里面有很多房间,我随便进了一个,居然是个很大的图文馆,然后我见到了我的母亲站在书架前,她教了我很多东西……”

“莉莉不懂铭文……”小天狼星喃喃自语,他的手抓得更紧,如果不是隔着外衣几乎要陷入哈利的肉里面去,“…可能只是一个投射……她除了教你铭文还告诉了你什么?”

“威廉家族。”哈利轻声的说着,然后看着小天狼星变得死黑的表情,那是对于作为历史抹杀者帮凶的自我厌恶和逃避,哈利继续说,“所以……那是真的吗?我做的梦都是真的?妈妈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你已经梦见多久了?”小天狼星并不回答哈利的疑问。

“很久。”

“为什么不告诉邓布利多!?”小天狼星有些暴躁的质问。

“告诉邓布利多?哈!说的我好像随时能见到他一样!他根本就不见我,我还想知道为什么!?”哈利突然暴起的声音压制住了小天狼星,让这个男人躁动的情绪变得悲伤。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哈利然后站起身来在屋子里来回踱步,“莉莉还说了什么?你知道多少?”

“等等!谁能告诉我,我们现在到底在聊什么?铭文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还有威廉家族是什么东西?和伏地魔有关?”罗恩感到一脸懵逼。

“教父,我梦见什么还重要吗?你似乎比我梦见的了解更多。所以,你是决定和邓布利多一样瞒着我,还是告诉我?”哈利冷静的声音里带着不可闻的嘲讽,小天狼星听出其中悲凉的味道,那是带着对命运给予一切的沉默承受以及不停追逐却不得真相的无奈,被时间消磨了雷电之痛,暴雨之殇后留下永远停不下来的,细细密密的雨一直下着,冰冰冷冷的浸润着他的灵魂。他的教子就是这样生存着,生活着,顽强的等待着云破日出。学会不骄不躁,懂得不卑不亢,在他无能为力的日子里成长得那么好,他颓然的垂下头坐回位子上,他能为他做点什么?他应该为他做点什么。

“你有权利知道真相……”他下了决心,缓慢的将当年邓布利多搞的纯血家族之家族魔法共享法案的事情以及之后被纯血家族称之为“纯血屠杀”的隐晦历史说了一遍。

赫敏震惊的听完,有些颤抖着双唇想要辩解,“我没有在图书馆的任何一本书上看到过这段历史……”

“因为现在的魔法界纯血稀少,更何况是有家族魔法的纯血家族。没有人再蠢到为了以正历史而站出来成为靶子。”小天狼星硒笑了一声,“像古老的布莱克家族,曾经就是波特家族的附属,因为我们没有家族魔法。别看卢修斯现在那么傲慢,没有家族魔法在当年就是低位一等的证明,他们家也只能低着头闷声赚钱。”

“是邓布利多……篡改了历史吗?”赫敏的提问里饱含着被背叛的愤怒和卑微的侥幸。

“是,也不是。篡改有时候……是一种保护。”这也是伏地魔这种混血不知道家族魔法的原因。

“但……这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赫敏拧着眉陷入了自我斗争。

“那我们家……”罗恩刚刚从震惊中缓过神,“我们家也……”

小天狼星突然狡猾的笑了一笑,略带调皮的,“作为当年支持邓布利多的一方,我倒是知道你们家确实是有家族魔法的纯血之一……不过你们的魔法有些…另类。所以当年没有被公开,也阴差阳错的得以保全。”

“另…另类?”罗恩咽了咽唾沫,说实话,听到自己家族居然比马尔福家族高级那么一点,说不兴奋是假的。

“韦斯莱是血术类家族,至于你们的血到底能干嘛,你还是回去问亚瑟吧。”小天狼星没有继续理睬罗恩的纠缠,看向哈利,“我会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一切,你也应该相信我。”

“在经过那些事之后,为什么还追随邓布利多…?”

冗长的沉默在四人间扩散,“邓布利多…他并没有做错什么……这件事里没有对错,是我们所有人的轻率,没有开创一个新的世界,却已经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哈利,你是在怨恨邓布利多吗?”

“不,我只是理解了为什么马尔福会恨邓布利多,或者说理解了那些纯血的斯莱特林会对他有敌意。作为理想者为开阔道路而牺牲牵连的他们,没有理由不仇恨。”

“但这不是他们去追随伏地魔的理由!”

“如果有人能够给他们指引…”哈利站起身俯视着小天狼星,“如果有人能够建立一个不同于邓布利多的理想世界,如果有人愿意接过战败的旌旗踏上尸首铺就的道路……”

小天狼星的拳握得死紧,他几乎要知道哈利的下一句话,他屏息甚至肌肉都激动得有些颤抖,像以前每一次跟着詹姆斯左右时一样的兴奋,是的,一场真正的冒险,只有真正的冒险会给他这样的感觉。

“你愿意在我身上再赌一次吗,教父?”


评论(12)
热度(303)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