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29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壁炉里的火温暖着缺乏温度意识的地下室,火舌舔着黝黑的木炭,不时炸出噼啪的火花,一个影子已经映在墙上很久没有再移动,几乎要和凹凸的壁墙融为一体。终于那个黑影离开了黏住了他的凳子来回踱步,最后站定在壁炉前,默念一会以后一个黑色头发的男人出现在炉火之中,削瘦的面容难掩硬朗,带着满脸的愠怒和戒备,“斯内普,你找我干什么?”

“波特有找过你吗?”斯内普的手背在黑袍之后,攥紧了一卷羊皮纸,站得笔挺。

“没有,哈利?他发生了什么!?斯内普我警告你…”

“收起你的狂躁症!他什么事都没有,除了一塌糊涂的成绩以外。”

“我没有狂躁症!我听说他的黑魔法防御课很优秀,只有你会针对他,你个鼻涕精,现在是在向我告状吗?那我来告诉你,哈利做的很对,魔药课本来就毫无价值!毫无价值!明白吗?”

斯内普皱着眉嘲弄的看着火炉里喷着碳灰的男人,告状?他是多沉浸过去,包括心智,真是令人忍不住可怜。他把羊皮纸摊开在男人的面前终止了他喋喋不休的咆哮,“这是波特的东西。”

“…铭文?”

“真庆幸你仅剩的脑容量能正常运作一小会,现在来看一看这上面是什么,你应该清楚,毕竟过去的事你总记得一清二楚。来吧,发挥你的特长。”

斯内普说着靠近了壁火,将羊皮纸尽可能近的靠过去。小天狼星却长时间的没出声,他当年被Susan教导铭文时总是心不在焉,宁愿躲在龙场上混一天,但他不想在死对头面前丢脸,梗着脖子憋出一句,“只是不成咒的铭文而已,为什么哈利会懂这些?你对他说了什么?你想干什么!?”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布莱克。”

“问我?我根本没告诉过他铭文的事情!他连家族魔法都不知道!难道不是你想要从他那里挖出点什么吗!?Susan当年在莉莉身上施的铭文咒他完全不知道,不要打哈利的主意!鼻涕精,离他远点儿。”

突然被提及的名字让斯内普站起身僵直了身体,丝丝阴冷袭击着火苗,“布莱克,用你的脑子好好想一想。如果我将铭文的事情透露给波特,还需要在这里拿着这满纸的鬼画符来和你进行那么费力的谈话吗,给我冷静下来。”

“不要妄想挑拨我和哈利之间的信任。”声音终于下降到正常分贝,“你想说什么?”

“如果没有人告诉他……,我并不了解你们纯血家族,波特这算是家族魔法的觉醒?如果不是……,那告诉他的人是谁?”

“不是,家族魔法与生俱来,不存在觉醒的说法。也许是邓布利多…对,邓布利多可能希望哈利去学习铭文……”

“呵…,邓布利多?不要欺骗自己了,布莱克。邓布利多恨不得掩盖家族魔法存在的事实,你我都知道原因。”

“他并不想这样!是那些贪婪的人…”

“是啊,这个世界居然还有贪婪的人存在,真是太让人意外了,不是吗。”斯内普的嘲讽让布莱克毫无还手之力,“邓布利多已经在怀疑波特了。”然后他将之前在校长室的对话大致内容告诉了布莱克。

“如果这张羊皮纸被放到邓布利多的办公桌上…”

“你在暗示什么?邓布利多不会伤害哈利!不…哈利没有问题!”

“你又要开始发病了吗?给你一个警告,不要擅自行动。”

“我真是受够了,我会去和哈利谈谈。”

“如果他有问题呢?你这是在打草惊蛇…”

“他没有问题!你不就是知道他没问题才告诉我而不去告诉邓布利多吗?!坦诚点很困难吗!?绕那么大一个圈子,在这大半夜里!”

斯内普闻言抿了抿唇,没有憋出回击的字眼,哼了声一甩魔杖切断了联络。

 

 

还有一周都是去霍格莫德村的时间,赫敏一直在催促着哈利做决定——关于教导黑魔法防御课的,额,课外辅导小组,这件事。说实话,哈利对于授课完全没有问题,但问题是他的守护神。他不能那么早就让别人发现他的守护神变了,虽然这个咒语可能要到下半年才会教授,但他不确定那时的他是否做好了暴露的准备,但最后还是熬不过赫敏与罗恩的恳求答应了先试验一段时间。

“不要去猪头酒吧。”哈利就像事先知道了赫敏的思考一样抢先说,他可不希望被偷听后又发生那个24号教育令导致间接取消魁地奇这种事情!他今年还期待着和德拉科来一场比赛呢,或者一起训练也是不错的选择。

“好吧,我会另挑一个地方。”

“比起这个,你们说他会来看哈利吗?”罗恩兴致勃勃的将头凑过去,低声问。

“罗恩!他不会,也不能!想象一下如果那个大黑狗在霍格莫德向我们跑来的话,甚至可能就在马尔福的眼皮底下,到时该怎么办?”赫敏板起来脸严肃的看着罗恩。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他已经逃亡两年多了,是吧。我知道这不会是什么好玩的事,但至少他是自由的,不是吗?可现在他却一直和那个可怕的小精灵关在一起,他一定很想念哈利。我知道他不会来,如果他来的话,邓不利多会气疯的,而小天狼星听邓 不利多的,不管他爱不爱听。”

 

去霍格莫德的那天黎明,天气晴朗但是刮着风。吃完早饭,他们在费格面前排起长队,他从一张长长的名单上核对他们的名字,那上面列着所有得到父母或监护人许可去村里的人的名字。

最终他们选择了人声鼎沸的三把扫帚店作为第一次聚会,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盛大而不隆重的场合让参加聚会的人无法自由的提出一些敏感的问题,由赫敏牵头匆匆定下了地点和联络方式,所有人都憋着一股气决定在第一堂课时问个彻底,那些若有似无的投给哈利的目光都被当事人无视。

 

“看啊…那不是我们伟大的波特吗?真是没想到还有那么多人相信他的话,脑子都被黄油啤酒的泡沫堵住了吗?”

挑衅的话语立刻让这里的一大群狮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捏紧了魔杖注视着马尔福的一举一动。

克拉布拉着马尔福走出三把扫帚店,“你的事情还没有完成!”

马尔福甩开拉着他手肘衣服的肥大手掌,抚平被扯皱的褶子,厌恶的回答,“用不着你提醒我。”

“我有责任监督你!你最近一直在拖拖拉拉…”

“够了!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马尔福扬起了下颌,轻蔑的扫了一眼满脸肥肉堆得看不见眼睛的人,“我已经为我第一次的成功得到了夸奖,而你,我一点都不介意对我父亲说你是如何妨碍了我的计划到时任务拖延的。”

“你明知道我没有!”

“那就给我闭嘴看着。”

克拉布憋红了一张脸,像个熟透的肥肠一样僵在一起,几乎就要直接出拳去揍眼前这个傲慢的人,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转身离开。

“你也给我滚。”马尔福心情不佳的对着高尔发出命令,然后独自一人晃去人烟稀少之地。

 

十月的天气碧空如洗,尖叫棚屋外的山丘上一片青草,马尔福缓慢的晃荡在那里,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消失柜,摄魂怪,还有哈利波特,该死的为什么已经被这样诋毁的谎言男孩身边依旧能围着一大群的追随者!

突然见到树丛里一点晃动的黑色,他疑惑的张望了一下,觉得有几分的眼熟,不由走了几步靠近,突然一条巨型的大黑狗蹿了出来,吓得他立马用魔杖对准了那个畜生,“统统石化!”,打偏的魔咒让他恼怒,连一条狗都要来和自己作对吗?!

 

“woof!woof!!!woof!!!”

被袭击的大黑狗没有再跑,面容可怖的露着獠牙,狰狞的表情挤作一团转过身来对着马尔福大声的咆哮,让他下意识的倒退了几步,

“统统石…”

“除你武器!”

就在马尔福打算给大黑狗一点教训的时候,不知道哪里射来的魔咒收缴了他的魔杖,大黑狗就在那一刻扑倒在马尔福身上,马尔福被大黑狗压在了满是泥草的山丘上满脸惊恐的开始大叫。

“小…”罗恩顿了一下,“小黑!咬他!”他兴奋的大吼。

“不要!放开我!”马尔福挣扎着要起来,但近在咫尺的獠牙让他不敢乱动,眼看那黏湿的口液快要顺着牙尖滴到他的脸上,苍白的皮肤即将失去最后的血色。突然一张手伸到马尔福的面前遮住了那张恐怖的狗脸将它推离,感觉到身上的压制变小后立马一骨碌的连滚带爬站起来转身就跑。

“哈哈哈哈,白鼬快跑!当心小黑追上你!胆小鬼!”罗恩不死心的在身后喊道,然后面向哈利想要获得认同,却见到哈利追着马尔福的方向而去,他回头留了一句,“我去还他魔杖,等我。”

 

哈利追上去扯着马尔福的手臂拉到树边,眼前的金发少年用暴怒遮掩着羞辱和委屈,恶狠狠的瞪着比他高几公分的来人。

“Draco”

“闭嘴!”

“对不起,我…”他把魔杖递还给马尔福,有点不知道怎么解释,他知道德拉科现在一定非常生气,自己居然为了一只狗对他用了魔咒。

“哼,真不愧是圣人波特。”接过魔杖就想走人的马尔福被哈利立马扯着手腕带进了怀里,勒得很紧,甚至能听到肋骨挤压的声音。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够了!放开我!”

“不!对不起,我不知道它会扑向你,原谅我好吗?我们还是朋友,是不是?”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放开我!放开!朋友?哈!我被那只畜生扑倒好玩吗?高兴吗?去和那个鼬鼠还有泥巴种一起多笑一会!然后回去再和你们那群愚蠢的格兰芬多们聊聊今天的丰功伟绩!现在,放开我!波特!”

 “那只狗是小天狼星!”

终于,怀里的人安静了下来……


评论(16)
热度(666)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