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索香】聚(千FO点梗文)

点梗者: @丶Forヾ 

原著向,私设如山

时间截点:两年后香波地群岛重新集合


 

正文:

 

“果然是你们啊!弄出那么大的动静!”

一头波浪粉的少女穿着蛋糕裙,手持一把遮阳伞抱着个熊娃娃漂浮于半空中对着向他跑来的人喊话,有些郁结的晃了晃小腿,踩在空气里蹬了一脚,看着绿色的那个点朝自己靠近。

 

“欸?你怎么还没走。”三个耳坠随着跑动而撞击着发出声响,索隆跑到少女面前停下,一手搭在剑上,歪着头望向她,语气随意。

“你这是什么态度!?”少女收起可爱的遮阳伞,用伞尖去戳对方敞露在外的坚实胸肌,暗自吐槽硬邦邦的真是丑死了,“你就这么对待送你过来的恩人吗?!”

“啊啊,你可以走了。”

被戳着的男人岿然不动似是习惯了这种恶作剧,敷衍的应付着同时注意四周的情况。

 

“啊~啊~~是女孩,美丽可爱的女孩子~”sanji转着圈飞似的跑到佩罗娜的身前挤在zoro旁边对着女孩双眼冒心,“你怎么认识这么可爱的女孩?我就说你个路痴怎么可能第一名。”

下一刻,还在发花痴的男人就对着旁边那位严厉斥责起来,他被困在人妖岛两年,zoro居然有这么美丽的女孩子相陪?他们还很熟的样子,女孩居然送他来香波地群岛,他看得出来zoro完全对她不设防。

 

Zoro正要回话,大举的海兵早已包围他们,佩罗娜立刻放倒一片,却不知黄猿早已逼近,她感觉脚踝被人拉住,果然是用来霸气的zoro,整个人被拉到zoro怀里的瞬间一道光束从她原先的方向飞过,炸裂出一团火光。

佩罗娜被镇住的抓着zoro的衣襟忘记放手,sanji看了一眼你侬我侬的两个人,没时间多想只能先加入战局中去。

 

“你们先走。”一道剑光挡住了黄猿的步伐。

“雷利!”路飞对着雷利喊道,脱下草帽郑重其事的发誓:“我一定会成为海贼王的。”

“去吧。”雷利背对着他,面向黄猿持剑而立,“弟子远航。”

 

一片混乱中路飞一行人直接将佩罗娜带上了sunny号,启程。

 

佩罗娜作为女生被安排到了一个自己的小房间。一片漆黑的深海里分不清夜晚还是白天的区别,她抱着熊娃娃在床上翻来覆去,眼睛闭了又睁,不时召唤出几个幽灵来围绕着自己,突然她坐起身,抱膝坐在床头扯着被子恨恨的咕咕囔囔着她才不害怕。

 

我们毫不细心的剑士先生当然完全不知道这个船上只认识他的小女孩会产生这样那样的负面情绪,他现在正呆在瞭望室里喝着酒守着第一轮的夜,不得不说他家厨子不但菜做的好吃,拿出来的酒也和外面买的不一样。

 

敲门声响起,zoro看到佩罗娜穿的奇奇怪怪的跑到了瞭望室里,满脸写着本小姐现在想找人吵架,不知好歹的开口用非常欠揍的语气询问,“你上来干嘛?”

“哼”

佩罗娜还未开口,门外又来了一个人,来者明显对房里有两个人的情况一愣,然后把宵夜放在门口,都忘记了日常询问lady需求的转身离开。

Zoro一脸的莫名,喂喂的叫了几声只听到加快的脚步声越走越远,嘟囔着这个厨子发什么神经,拿过宵夜里的酒大罐一口,配菜也是他喜欢的几样。

“你真是没救了…”佩罗娜见zoro没心没肺的大快朵颐,暗自吐槽基佬不是都特别心思细腻又体贴,这个肌肉男白痴到底哪里像?要不是以前那段日子里听他亲口说他有了爱人这件事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啊?”

“那个人就是你的男人?”

“我是他的男人。”

佩罗娜对着这个强调的人无语的看了一眼,妥协似的说,“他好像在生气,你最好去看看。”

“啊?”zoro不解,但人已经自动起身往外面走去。

 

望着消失的绿色背影,佩罗娜托着腮叹了口气,好吧她相信zoro很爱那个人。真是的,换了个房间又是一个人…真讨厌!

 

 

厨房里,sanji正背靠着吧台抽烟,烟雾缭绕着模糊他此刻的表情,“你不用陪着lady吗?来这里干什么。”出口的话语几分酸味暗自唾弃,然后庆幸对方有个迟钝的肌肉脑袋,应该听不出来。

 

Zoro到时毫不在意,走到他面前一手抽开被吸了一半的烟,一手揽腰抱着对方凑上去就要亲吻,却被脸一瞥的人躲过,吻在了胡子上有些痒痒的。

“干嘛留这些胡子,麻烦。”

伸手去捏对方的下颚想要掰过脸来接吻,意外的遭到了抵抗,用剑挡住突然袭击的踢技,有些生气的觉得sanji在无理取闹,“你搞什么啊厨子!”

“我问你的话呢?”

“啊?”

“我说——你不用去陪着lady吗!?”

“我干嘛要去陪她???”

“她是你带上船的女孩子。”

“啊?你到底想说什么?”

Sanji停下攻击点燃了火柴又抽起了一根烟试图平静心神,遮掩这令他脸红的盘问,甚至有些自嘲,难道在人妖岛呆久了自己也矫情起来了?

 

“去陪lady吧。”说着违心话的人又一次被男人抽走吸到一半的烟。

“但是我很想你啊——”

直球型选手单刀直入的终于吻上了有些愣神的男子,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扑向sanji,一边吻着一边动手直接解开对方的衬衫,即使禁欲了两年依旧没忘记对方讨厌被撕坏衣服。

 

“嘴上说想我,明明心里很喜欢那个佩罗娜…”

“啊?她一小屁孩没胸没屁股的,等等…你是在吃醋吗?”

Sanji脸一红,强撑着用大声的质问掩饰羞涩,“有胸有屁股你就喜欢了?老子也没有啊。”

“啧,什么有的没有的,我就喜欢这个屁股”

Zoro拿嘴硬别扭的sanji很没辙,他还是喜欢用行动说话,直接双手满掌握着sanji的屁股捏了一把,再次强硬的吻上不说好话的嘴巴,让它发出最诚实的呻吟。

 

在急匆匆的剥掉对方黑色西装裤时,触手所及的光滑让zoro一顿,“欸?你刮腿毛了?”他记得sanji一直自傲自己腿毛多像个男人,怎么……

被询问的男人脸色越发涨红,拜人妖家族所赐,现在他的身体除了胡子没有一点体毛,又白又光滑,简直没法见人!低吼了一句,“他妈的啰嗦什么,做不做?”

Zoro挑了挑眉,扛起两条腿扯下对方最后一件防线时又是一愣,却在sanji杀死人的目光下没有把话说出口。

 

野兽的直觉告诉他,要是说了,今晚就得饿肚子了,各种意义上的。

 

 

“啊嗯…喂……等会儿我做一份甜点,你帮我拿去给lady…”

“知道了,你给我专心点!”

不懂SANJI想要赔罪弥补之心的ZORO一个深入挺进,为自己没有将对方拉入漩涡而努力。

 

夜……

还很长。

 

END


评论(1)
热度(30)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