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转载]绿川光 SD访谈

我好像当年就是看到光叔的解读入的仙流坑,时隔多年居然又翻到了...关掉写了一半的啥啥约会梗和写了一半的肉文,新建word:仙仙生贺(热血沸腾,麻痹我仙道太帅了)

小莫西林:

“在全剧中,流川只喊过仙道的名字”哎呀呀~( ⸝⸝⸝⁼̴́⌄⁼̴̀⸝⸝⸝)


青湜:



感谢原翻,此地仅供存帖花痴用,侵删。








访谈背景:描述一群热血篮球少年的动画巨片《SLAM DUNK》一经推出后立即风靡整个东南亚,出现了狂热的篮球风潮,而剧中的人物也被广大动漫迷喜欢和崇拜。其中流川枫一角更是被无数少女喜爱。由此,我们在SD热播之际来访问一下流川枫的声优——绿川光先生。 




Q:绿川先生所演绎的流川君很成功啊。能谈一下心得吗? 




绿川光:演绎这个角色其实很吃工夫(笑)尽管他的话很少。但是他又不像别人想象中的那样冷酷无情,更重要的是他对自己喜欢的东西有着这样的执着,是很让人敬佩的。 




Q:这个角色的心里想法很难把握吧? 




绿川光:是吗?我不觉得嘛(笑)其实流川枫的思维很简单——我是这么想的,认准目标义无返顾,连读书都不管了呢。只是话少了点,让人以为他的思想很深沉,其实如果真的了解他的,就应该知道其实他的思想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Q:能说得再具体点吗? 




绿川光:嗯…………我是这么想的,对于声优来说,在这部作品中,流川枫是一个让他声优既轻松又吃重的角色。说到轻松呢,说话一共才20几分钟,而且说的最多的是两、三个音节的字( a hao——白痴、do a hao——大白痴)才说这么点话就可以拿到和主角一样的出场费^^而且分红也不少,是很轻松啦,但是有的人可能只看到轻松的表面了,其实只有这么几句话我也认为要有四个阶段来完成。 




Q:请问是哪四个阶段呢?(YUN插花:绿川先生啊~一次多说点话又不会少你肉@@) 




绿川光:第一阶段嘛,就是他的COOL啊,嗯……让人有中不寒而栗的感觉,冷冰冰的,没什么感觉和表情。 




Q:有具体例子吗? 




绿川光:有啊有啊(笑)就是他刚登场的时候,那个自我介绍(这时,绿川先生开始用流川枫的声音):一年十组流川枫,不管你是谁,打扰我睡觉的就不可原谅(访问者:啊……这个声音真的是很COOL啊) 




Q:那第二阶段呢? 




绿川光:第二阶段呢~~~~就是是在球场上遇到强敌时的那种对篮球狂热对对手冷静的表现。 




Q:这又怎样解释呢?(YUN:我要是那个访谈者我就要暴走了@@) 




绿川光:这样说吧,其实流川的对手不少,但他对他们是有两种态度的,撇开其中之一的仙道不谈,当我仔仔细细看了原著后,我的第一个想法是:流川只是将他们当做一种境界,没有管对方叫什么名字,即使换个名字换一个人,流川看到的只是对方设下的障碍,而不是对方的人……就是说,打完后就忘记了,看向的是更远方。 




Q:仙道对流川的意义不一样吗?那仙道君又是怎样呢? 




绿川光:这就要说到第三部分了(又笑)。第三部分,完全是关于仙道同学的。因为第一次交锋流川没有将仙道打败。甚至可以说是输了,这对于流川而言是没有过的经历,像牧,流川并未和他直接正面交锋,而且所打位置也不一样,流川是小前锋,牧是后卫,所以没有形成很明显的一对一,只是因为牧的王者身份,流川才会跃跃欲试,对于南烈,流川无论从精神、技术上都高了几踌,唯一大家会觉得南是流川的对手,是因为他对流川做的那个撞人动作。即使是泽北……还是北泽?(YUN:真的是配啊……) 




Q:^^;;是泽北。 




绿川光:啊……对~~是泽北,即使他,到了比赛最后也没能将流川压制住,让流川很活跃,而且流川最后也将他打败了——我是这么认为的,那最后就只有仙道同学了。我觉得仙道同学真的是很厉害呀,整整两次比赛,流川那么厉害都没有把他打败,其实我是不相信仙道曾经败在北泽……啊,不,泽北手下的。更何况我看原著的时候我知道了是流川在回想起仙道对他说的话以后才开始想到要那一大堆他以前没有想过的打球方式,尽管他以前不认同这样的方式,但是他最后的确是用仙道君的方式加上他自己的实力来拿到胜利的。我很遗憾这部作品的动画没有做到最后,否则我真的很想体验一下当时流川的心情。 




Q:看来绿川先生对仙道这个角色很欣赏啊。 




绿川光:是啊,我觉得仙道像个悲剧英雄,同时是这部作品中真正的篮球天才。他的篮球打得很好,但是每次不是遇到自己感兴趣的人是不会发挥自己的实力的,总是有所保留。而且他给人一种很优秀的感觉,我想他的学习成绩也应该很好吧,不知道,我不是很了解(笑),不过我想至少比流川好。 




 




绿川光:仙道同学好象只有在两场比赛中发挥了自己的实力啊…… 




绿川光:好象一场是对海南队的牧,一场是对流川的。 




绿川光:对于这点,我是这样认为的。对于牧同学,仙道所表现出来的积极是为球队要赢得胜利,更何况有一个原因就是牧是别人公认的王者,对于这样的事,仙道肯定是会跃跃欲试的。 




Q:您的意思就是他和流川一样? 




绿川光:是啊,我是这么觉得的。但是我不是仙道的声优(笑)我对仙道的了解不是很彻底所以我不敢很肯定地说,但是他给我的感觉确实是这样的。 




Q:那么对于流川君呢? 




绿川光:对于流川枫嘛……笑,我觉得那绝对是私人恩怨。那时仙道的思想没想到球队,啊~对,完全是私人恩怨。 




Q:那在流川和仙道比赛的时候您用的是什么样的方式来表达流川的情感的呢? 




绿川光:其实很简单,就是不平静啊。一个一向说话很平静的人,要将他的内在表示出是热血沸腾的话,只要用不平静的声音去表示就行了。我在配那几个场景的时候,我心中默念的,是:我要打倒他,我要打倒他,这次我一定要打倒他这样的话,所以嘛(耸肩)总之,我认为碰到仙道的流川应该是不平静的,在这部分里,我会将流川演绎成一个非常非常意气用事的人,会把他一人作战的作风发挥地淋漓尽致,任谁也无法走进他们之间。 




Q:其实这也需要仙道的声优——大冢先生的配合啊。 




绿川光:是啊(点头)我想仙道碰到流川也应该和平时不一样的吧,我就是这么想的。因为像流川这样有实力而且又愿意和仙道任性到底的对手很少,对仙道来说。其实我觉得仙道也是个爱玩的人。 




Q:仙道同学很任性吗?他给人的感觉一向是很冷静的呀(YUN:白痴,这你就不懂了吧) 




绿川光:仙道同学不任性吗?他在其他的时候我不知道,但是在和流川交手时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呀,和流川一样任性的家伙。比如在他们第二次交锋,仙道下半场的表现,我认为与其说是在比赛,还不如说是在对流川枫进行挑衅就是了。 




Q:那也是只有和流川交手时吧,像对海南的时候他就很冷静的。 




绿川光:是啊(点头)。通过这我也总是觉得仙道的表现也能反衬出流川的性格。 




Q:还有刚才绿川先生说他是这部作品中真正意义上的天才?天才不是这部作品的第一主角吗?(注) 




绿川光:(不解状)那个是他自封的吧。 




Q:那你不觉得他很天才吗? 




绿川光:我是流川的声优,我的思想在做这部片子的时候是和流川同化的,天才是他自封的吧,但我的角色给他的评语是白痴,所以……(笑) 




Q:那就是说绿川先生在这部作品中最喜欢的两个人是流川和仙道彰? 




绿川光:可以这么说吧,一个是我的角色,另一个比较有魅力,我都比较欣赏,而且我有时候会觉得这两个人很像…… 




Q:他们很像吗?为什么先生会这样认为? 




绿川光:我也说不清(笑)总之觉得他们给我的感觉是一样的,至少他们思想是差不多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可能已经忘了吧)在流川第一次与仙道交锋的时候,在最后几分钟内,仙道的队控制球,流川那个队的队长突然从他们手里截球,全场的球员包括观众都一楞没有反应过来的那个场景。 




Q:对,是有这样的场景。 




绿川光:那时大家应该可以看到在队长截球的一刹那,全场只有两个人反应过来了,一个是流川,另一个就是仙道,流川在跑,仙道也在跑,而旁边是发愣的球员,我觉得这个场景很好,安静的球馆里有两个跑动的人的声音,而我演绎的人就是这两个人之一,所以,觉得当时我的血液在沸腾,也突然觉得仙道这人真厉害,反应这么快,流川刚跑动他就也跑了,真是厉害!并不是名不副实的,也有种感觉就是,流川可能会输给他,因为他真的太厉害了。 




Q:还有什么场景让绿川先生难忘的吗?在有仙道的镜头里。 




绿川光:有,好象还不少。就是他们第二次交锋的时候,仙道竟然会跑过去刺激流川,说:这次你没摸到球了吧。觉得,有点不像他(笑)还有就是他们在第二次交锋时两个人都开始意气用事的时候开始,我觉得那段很精彩,所以我在那里面,我的表演也就到了忘我的地步,真的好象觉得我就是流川枫了,一旦有这个认知,我的表演就更投入,更加觉得我好象应该很生气,仙道那么嚣张,竟然用流川第一次用的那个伎俩,这不是挑衅是什么?但是我想,如果是流川的话,不止是生气那么简单的吧,应该还有那么点兴奋和高兴。




Q: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呢?绿川先生不是说流川的思维很简单吗?又怎么会有这么复杂的心情呢? 




绿川光:我也不知道(笑)反正当时的时候一下子就冒出来的这样想法。说不清…… 




Q:我想这个问题大家都很想知道一下吧。特别是喜欢流川同学的人,应该想知道她们的偶像当时应该是怎样想的吧,先生还是具体说一下吧。(笑) 




绿川光:说流川生气大家应该可以理解的吧,一向自尊心很强的他让仙道在放防守的人是自己的情况下而进了球就已经很不开心了,更何况他用的方法还是自己刚才用的,自尊心受不了嘛(笑) 




Q:那又有点兴奋和高兴呢? 




绿川光:是这样的,其实流川和仙道是一样的,也是那种对手越强就兴奋度越高的人,他本来就知道仙道很强,越是强他就越想打败,现在仙道不仅比他强,而且还在暗示:“你会的我也会”我说他高兴就是因为感觉他找到了一个这样的对手而高兴,尽管他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但是他在之后的表现却反映出来了他的兴奋。 




Q:那绿川先生的意思就是仙道对于流川来说是很重要的? 




绿川光:应该是吧。毕竟他一直没有超越仙道,总会很在意嘛,特别流川的执念又很深。可能听的人没有注意到吧,但是我是流川的声优,我注意到了,在全剧中,流川只喊过仙道的名字。 




Q:是吗?有这样的事呀? 




绿川光:是啊,就是那句:听着,仙道,我可以教你一件事情。仙道:什么事情?流川:这篮球,可不是算术啊。就是这次对话。还有一次,可能大家都忘了吧,就是安西教练住院,除他们的队长外,其余四个主力在湘北的体育馆里练球,当他们几个说到明天就要对陵南的时候,流川暗暗地说了一句:“仙道……” 




恩~~就是这两次了吧。真是执念很深的孩子呀,一直在想着要打败仙道。也不知道仙道是幸运还是倒霉,能被流川这样的人记得这么牢(YUN:哎呀……绿川SAMA,号泣啊……感动啊……这么细心啊,真不愧是偶家枫枫的声优……) 




Q:因此先生的意思是……………… 




绿川光:我觉得没有仙道和流川的两次交锋,整部作品会失色不少,至少,我的角色的魅力无法完全体现出来,而大冢先生也认为没有那两次交锋仙道不会有那么多女孩子开始崇拜他。所以我作为流川的声优我认为仙道同学是和我的角色之间是要被一起提及的。 




Q:看来绿川先生是真的喜欢很喜欢仙道这个角色嘛,那当初为什么不去做仙道的声优呢? 




绿川光:做他的声优?我适合吗?(笑)像仙道那样一直在微笑的人不是我适合的角色啦。 




Q:很多女孩子都很喜欢他的笑啊…… 




绿川光:不过我觉得他在流川面前的笑绝对是一种挑衅,有时候我在录音室看了都会被他挑起火来。 




Q:看来绿川先生对流川这个角色真的是很投入。有人觉得先生你一直配一些很酷但很单纯的少年,请问先生是怎么看的? 




绿川光:这个呀……不知道@@总之,这是任务吧(笑) 




Q:请问你喜欢流川这样的角色吗? 




绿川光:与其说喜欢,我更认为是一种理解他,毕竟我的业余爱好有像弓道和剑道一样要和别人一对一的比赛,所以流川在赛场上的求胜心我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揣摩起来也比较省力,但是不管怎么样,为了能配好这个角色,我将原著看了又看,还对着镜子在练习,流川的话不多,但是他的每句话都能体现他的性格。 




Q:啊,对了,请问第四阶段呢? 




绿川光:第四阶段啊,就是他变成很小的人的时候(汗……我是按字面意思翻,他大概说的就是Q版样子的时候吧)那时侯他才让人觉得他还是是个孩子。 




Q:能具体说一下吗? 




绿川光:就是他在骂白痴的时候,还有有一次是他在对陵南的教练是说的那句话,也很让人意外,却又觉得从流川口中说出来又很合理,还让人觉得他像个小孩子,有的人看了这个镜头说:呀,没想到流川还有这样的时候啊。 




Q:还有什么镜头是您很难忘的呢?关于流川的。 




绿川光:其实他是我的角色,自然有关他的都是难忘的,不过让我开始很喜欢这个角色的那个场景——与陵南的第二次比赛后,校园里在下雨,流川没撑伞走到了雨中,抬头说:“赢了,赢了又怎么样呢?”恩~就是这个场景。 




Q:那样的流川让人很心疼啊。 




绿川光:(笑)其实更重要的是,我更加肯定了这个角色的自身魅力是独一无二的。他不会自欺欺人,球队是赢了,但他没有赢,这对他来说,比球队输了更令他无法接受。 




Q:所以有人说流川是个很自私的人(YUN:去死吧……哪个白痴说的?>< ) 




绿川光::不,我认为这个词用在他身上是不合适的。他应该是那种只按照自己想法办事,不为人所左右的人。我想,那个不能说是自私吧,自私这个词套在他身上不合适。 




Q:流川是个很单纯的少年。 




绿川光:是啊是啊(点头) 




Q:最后请您用一句话来描述一下您的角色。 




绿川光:我觉得他是个非常非常好强,讨厌认输,在对待自己喜欢的事情上一往直前的人。 




Q:非常感谢先生的回答,非常精彩 




绿川光:不用。 




(N多客套话省略) 




1996.7. 绿川访谈 








一个感想:绿川对流川对仙道的解读真的好贴切,中午吃多一碗。


评论(3)
热度(168)
  1. 黑喂狗Krypton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初心本命之一呀 我真的真的尊敬他们爱他们
  2. 静かな熱意Krypton 转载了此文字
    卧槽啊……!不愧是大神 解读得简直……死而无憾了!流川和仙道和光光 真好啊( ̄▽ ̄)我也是从那句『赢...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