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礼魂 · 虚邪篇 · 拾玖(茨狗)

۞礼魂 · 水仙篇(双天狗)   链接  

۞礼魂 · 孽欲篇(夜青) 链接

۞礼魂 · 佳人篇(大天狗X般若)链接 

 ۞礼魂 · 虚邪篇 · 壹   链接



拾玖

 

酒吞靠着樱花树看着走向自己的茨木放下酒碗眼角一抽,粗粝的声音满是嫌弃,

“你就不能解决完了再来?”

真是的,那衣物下明显的支起,带着大妖怪的浓郁味道引得寨子里的小妖退避三舍,也有一些心思活泛的倚着纸门暗送秋波——鬼王的妖力之气啊,想想都忍不住窥觊。

 

茨木无所谓的坐到酒吞的对面,拿过酒碗就灌了一口,脸色阴沉的像那个又在百鬼谷领回来一只河童的阴阳师一样。

 

“你搞什么啊,现在应该是我被你莫名其妙的找人类复生比较烦躁吧,居然还找了一个有红叶魂气的阴阳寨……”

“早就告诉你情魂误事,等会儿就去找黑晴明给你一刀。”

说的像是要把酒吞童子阉了的样子让这个上任鬼王恶寒了一把。

“不去,本大爷的事用不着你管。”

茨木看了他一会儿,“随便你,酒呢?你不会妖力没复原,酒都少了吧?”

“你把我复生就为了讨酒喝?”

“难道和现在这样的你打架?无聊。”

 

酒吞太过了解茨木的直白,知道他只是陈述事实并无恶意,即使有些不爽还是觉得不和一根筋的家伙计较,掉价!

 

“打什么打,等我复原你又打不过我。”

情魂缺失还想和他交手。

“我打赢大天狗了,两次。”

在百年之前。

 

酒吞略微惊讶,“没想到大天狗变得那么弱。”

“他不弱!”茨木提高了音量反驳之后连自己都愣了一下。

 

之后茨木咕咕囔囔的把酒吞魂碎之后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以及刚才的冲突,最后无奈又暴躁的抱怨说,“我的挚友,你说小狗到底在想什么?莫名其妙的烦死我了。”

 

酒吞在过程中完全没有插嘴,只是每次听到小狗的称呼时忍住了打断的冲动。他想起当年的事情。

 

当初,他欺骗了大天狗说自己会设计让茨木割去情魂;而事实却是那时的茨木童子就已经初落情网,天天跑来打着听他倾诉红叶的事情为幌子,时不时插几句扯到大天狗的身上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他还记得当年的对话。

     「挚友啊——你说有没有什么办法把那个大贵族从我脑子里赶出去?最近一到上升期时就想到他根本突破不了。」

「你想他干嘛」

「啧,你不知道——他很有趣…哎,你先告诉我有没有什么办法吧,。」

「大天狗有趣???,他到底有什么秘密被你抓住了?」

「呵呵——不能说的事情才能被叫做秘密啊。」

「你有什么事是不能对我说的?」

「你别不知道红叶的秘密就来打听我这的啊」

「我打听…我?算了,我没兴趣知道。你居然用红叶来和大天狗做比较,我说你不会爱上那个贵族了吧?」

「爱?他是我的仇人。我必须要快点强大起来超过他。我想折磨他想的食不下咽,想他死想的夜不能寐。」

「心有杂念你上升不了,也不是没办法让忘记,只不过——」

……

那时酒吞童子把割去情魂的危害和方式都告诉了茨木让他自己决定,经过一番挣扎的茨木童子决定封印记忆,相比于爱情这种虚无缥缈的玩意儿,被大天狗踩在脚下的弱小自身令他难以忍受。他要看到大天狗仰望他的样子——为此不惜代价。

 

“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茨木的不满拉回酒吞的回忆,他有些无语,现在是过了几百年了没错吧?茨木童子是封印了记忆没错吧?这里是阴阳寨没错吧?

但为什么他还在听眼前这家伙说着同一个烦恼,嗯???

 

酒吞叹了口气,

“你看不透他是因为大天狗有很多秘密。”

“什么?”

“我不知道,但你知道。”

“怎么可能!我知道的你一定也知道!”

酒吞忍住想要给他一个暴击的冲动,“本大爷没兴趣打听别人的秘密!你想知道就去吸收自己情魂。”

“要归魂?”茨木皱了皱眉思考一会摇了摇头,“算了……”

“你现在的实力归魂之后能再上一层,也才配和我一战。”

 “用不着,”茨木嚣张的朝酒吞笑了笑,“而且,”他手撑地仰头望着天空,“小狗挺喜欢那小鬼的,让它陪他玩儿着好了。”

酒吞一脸受不了的看着茨木,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你的手臂就是被你的小狗割去,看你还笑不笑。

“那秘密也不想知道了?”

“既然我以前能知道第一次,自然能知道第二次。”

茨木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转身后和酒吞挥了挥手,“好好恢复吧挚友”

“喂——我在你那里的地藏像套装呢?”

“喂了。”

“……”


礼魂·虚邪篇·贰拾链接

————————

洗白酒吞大大的一章,今天会出二十的

至于完结这件事- -得看我二十的进度!我是希望二十正好完结的~

毕竟双十听着喜气(什么鬼……)

评论(12)
热度(81)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