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礼魂 · 虚邪篇 · 拾柒(茨狗)

۞礼魂 · 水仙篇(双天狗)   链接  

۞礼魂 · 孽欲篇(夜青) 链接

۞礼魂 · 佳人篇(大天狗X般若)链接 

 ۞礼魂 · 虚邪篇 · 壹   链接


 

拾柒

 

“茨木....童子……”小茨木激昂的声音瞬间哑火,这个和自己九分相像的男人就是美人心有执念的人,也是他之主——他的眼神有些涣散,灵魂在叫嚣着要抽离而去。这感觉很熟悉,就像在百鬼谷里初遇大天狗体时感觉到对方体内留有的茨木魂气一样,想要去融合,那里是他的归宿,那里在召唤着他。

 

大天狗看着不对劲的小茨木,想都没想的冲到了小家伙面前,

“茨木?想一想我告诉过你的话。”

他绝对不能让他归魂。

 

一边刚刚缓过来的鬼王大人楞楞的放下已经人去怀空的手臂,眉毛一挑红发一甩,伸手抓过正在轻轻拍击着小茨木麻木的脸颊略显担忧的人,看到他恼火又复杂的眼神甩向自己,怒火也跟着蹿了出来,他几时这样主动靠近过自己?更不谈担忧,茨木?他可从没被这么亲热的称呼过。

 

“不过是我一缕情魂,正主在这里,你给我看清楚了。”

大天狗眼里的情绪他不懂,他总是什么也不肯说,以前他不关心他在想什么,现在想知道却发现自己根本猜不透眼前的人。好烦。

“你是你,他是他。”

“现在还要说这种话吗,大天狗。刚刚魂归的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主魂和魂气的联系。”

“承蒙鬼王大人情魂的厚爱,难道你想说你也喜欢上我了?”

大天狗不知道自己在堵着一口什么气,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用略显讽刺的口吻遮掩住小心的刺探。

大概是不甘心自己的首先失陷,也许是不甘心一人沉沦。

他的眼神是如此专注的生怕错过茨木的任何一个细节,他的呼吸都放轻了生怕惊扰了词句的出现。

 

“哈?喜欢?”茨木歪了歪头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扯开不屑的笑容,“我没有那种懦弱的东西。”他神色不善的看着依旧神游的小茨木,魔力升腾,黑焰乍现。

 

大天狗飞舞钢铁之翼从天儿降环绕着小茨木护住了他,那属于他的气息唤回了小茨木的神智,纯白的羽翼被熏黑的刺目。

 

小茨木转身就抱住了大天狗的腰,头埋进了大天狗的颈窝里,他的角上零散的勾起几缕大天狗的黑发,“对不起…你不想要我回去我就不回去,我保证。美人你疼不疼?”明明说好了要保护他,却又被保护。

大天狗摸了摸他的头发,轻声的说,“要变强。”

“嗯。”

“好了放开我。”

用鼻音表达着拒绝的小茨木突然觉得自己尖尖的耳朵被扭疼着往外扯,“哎哟——美人”可怜巴巴的望着对方。

“疼了还不知道放手?”

“我的身体是你的,随便你捏——哎哟——。”

我为你而留,让我再多抱一会。

 

另一边的鬼王大人从大天狗冲过去时就开始情绪失控,大天狗的妖术什么时候那么厉害了,看到那一片熏黑的痕迹就让他的的五脏六腑都像被施了羽刃暴风一样搅翻在一起。

还有那一头白发和白羽交相辉映的让他想去破坏,他的耳尖动了动,似乎感应到了相同的错觉,甚至想要代替那个软弱的情魂去让对方扭一扭耳朵。

 

“放——手——”低沉的声音充满着杀意,他走上前,隔着大天狗盯住了小鬼,“他是我的狗。”

“美人不是狗,是最尊贵的大人,我的大人。”

“尊贵?”茨木玩味的咀嚼这两个字,“他的御魂在败给我时就已经被我吞并,不过一个空壳子,弱者配不上这两个字。”

“弱者?为什么你和他都那么执着于力量?这个世界上强大不是唯一的追求!”

“无聊,”这个和曾经的酒吞说一样话的家伙让他厌恶,情魂误人,一点没错。


小茨木却不再理他,他埋着的头移到大天狗耳边柔声说,“美人以后我去打御魂送给你,比你以前的还好一万倍。”

鬼王大人眯着眼不甘示弱,“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差别”,他板过大天狗的脸来看着自己,“我明天就帮你去打,我这里还有很多地藏像能直接喂了强化。做我的狗比较好,对不对?”他的声音有些威胁。

“美人…”

“小狗…”

 

大天狗振翅一扇,飞向半空,远离这两个较劲的家伙

“已经很晚了,请回吧鬼王大人。”

逐客令仿佛变相的选择,这让茨木的怒意夹杂着委屈,为什么要偏向那种软弱的东西?自己哪里比不上了?

 

不过他没有遗漏那双依旧复杂的看着他的双眼,他知道对方有话要说,他到底要说什么?为什么不能直接告诉自己。

 

“我不走,我今天住这里。”

“没有地方给你留宿。”

“我和你睡。”

“…放肆”

 

大天狗转身回房,他不承认自己被那个鬼王的无赖行径取悦了,他知道他不懂情,他故意那么说不过是再一次的试探,他想要看到对方在意自己的表现,他知道自己能得到的回应大概只有这些了。(作者的话:这在人间俗称“作”,被扇飞……)

 

庭院里留下了大眼瞪小眼的两个人。

“看在我家小狗喜欢你的份上让你多活几天,管住你的手,再让我看到你抱他——早晚杀了你。”

“我会强大到能够站在他的背后——总有一天,不会有你的位置。”

“小鬼,他的四面八方都是我的。看看你的样子,一副没觉醒的样子。”

“我已经觉醒了!”

“真丢人,别挡道。”

茨木记得白发是自己未觉醒的样子,果然是情魂,觉醒了还是那副样子——弱的丢人。

 

茨木登堂入室的闯进大天狗的房间,静谧的房间里端坐的人抚平了茨木所有的焦躁,他盘腿坐到对方身边托着腮看着允自喝茶不搭理他的人用眼神描绘那精致的轮廓,白润如凝脂的皮肤不染硝烟,那纯白……

看到依旧有些熏黑的羽翼一阵懊恼,他的手抚上收拢的羽翼,凑过身去舔舐有些灰蒙蒙的地方,口水濡湿了羽毛,让他们一簇簇的黏腻在一起,大天狗纵容了他的越矩,茨木感到羽翼上的软骨轻微抖动,他轻轻的啃咬上去,刺激的大天狗倏地条件反射般张开的翅膀,用翅膀扇过他的脸。

茨木被半边翅膀抽了个温柔的巴掌,心里乐滋滋的,哼——不就是被扭了耳朵吗,他这不是被扇了吗,小鬼一定没被扇过。

TBC


礼魂·虚邪篇·拾捌链接

——————————————————————

这里是个甜文小苦手…就这样吧……

茨木大大你还记得在等你送地藏像的酒吞大大吗? 


评论(32)
热度(140)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