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礼魂 · 虚邪篇 · 拾陆(茨狗)

۞礼魂 · 水仙篇(双天狗)   链接  

۞礼魂 · 孽欲篇(夜青) 链接

۞礼魂 · 佳人篇(大天狗X般若)链接 

 ۞礼魂 · 虚邪篇 · 壹   链接


拾陆

 

主线剧情接12章。

——

“各位是要把我的寨子给拆了吗?”黑晴明看着惨烈的房间说的有气无力。

 

大天狗将视线从茨木身上移开,从自己身体里分出一缕魂气放在一根羽毛中给黑晴明。

“当年吾承诺之事,定当履约,百年之后他会自动归位。”

这也是他的魂气当初会潜意识的选择黑晴明并效忠的理由之一。

黑晴明接过白羽笑着收下,同时撇了一眼另一边沉默的茨木童子,决定把时间和空间留给这两个大妖怪,他要去重新召唤式神了。

 

茨木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大天狗,簇紧了眉一步步走向他。

大天狗就这么站在那里看着这个男人一步步靠近自己,他收起了羽翼不动声色。

 

面对面近到能感觉到大天狗的鼻息喷洒在自己的下巴上,茨木俯身沙哑而低沉的声音冲进大天狗的耳膜,“你——是谁?”

 

大天狗抬起头直视着对方的眼眸,“我是大天狗。”

清清冷冷的声音擦过茨木的烦躁撩起更深的火热,“你是那个败给我的大贵族,还是我养的小狗,啊?”

他拉高了分贝,使劲捏住了对方的下巴,鼻尖相抵,认真的目光像是要从两汪寒潭中看清被冰封之下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放开,我不记得有被你养过。”

真是笑话,给了自己一堆人类的觉醒材料就叫饲养了?

“回答我!”

“我说过了,我就是大天狗。放手!”大天狗告诉自己这一次要好好的正式的重新认识茨木童子,但这个无礼的男人总是改不了他的放肆。

 

“我知道他是主魂,为什么你们那么不一样?”

眼前这只高贵清冷又一副子傲慢相的大天狗让他浑身的暴力分子都在蠢蠢欲动地叫嚣着想要去碾碎他。他想见他的小狗,初生牛犊的桀骜嚣张,伪装清高的倔强执着。

 

“一样不一样,都与你无关。”

大天狗轻蔑的回答,那个主魂是他其他魂气尽褪的样子,换言之——是他真正的本我,未经尘世磨砺,赤裸而脆弱。他万万没有想到,茨木童子竟然以这种方式和他相遇。主魂带着与他相处的所有记忆和情绪回归,也许少年懵懂,他却深刻的明白——茨木的强大和霸道影响了他,让他自愧,让他追逐,让他心生仰慕…

多么荒唐,历遍俗世的大天狗不会爱,茨木童子用他的放肆和嚣张闯进他的世界里重建了他的许多观念;

多么荒唐,稚嫩的主魂不懂爱,茨木童子用他的实力和狂妄虏获了他的世界为他建立了方向;

而最荒唐的不如主魂归位的大天狗不能爱,因为他是茨木童子的断臂之仇的敌人,因为他亲手导演了夺去茨木童子爱的能力的闹剧。

 

“呵——”茨木的幻手突然拔地而出束缚住了大天狗,“与我无关?嗯,我说错了,你们没什么不一样,都一样会找死。”

“你给我放手!你个——贱民”

“啊~啊~大天狗大人啊…”茨木抚上他的侧脸专注的看着他的双眸,这双眼睛又睁开了,真是太好了——刚才他真的害怕这双眼睛永远的闭起来。

 

大天狗被这个专注的注视看的有几分脸热,突然茨木靠近他狠狠的啃咬上他的双唇,惊讶的睁大双眼——他知道以前茨木和他算是某种程度上交换过妖力之气,但那个小屁孩和这个没情魂的家伙都懂什么….这种接吻——这种接吻——大天狗千百年来哪有和别人接吻过!……还是让他怀着异样情愫的对象……这刺激就有点大了。

 

 

茨木童子没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他这么做只是因为刚才大天狗昏迷时咽不下他的妖力之气让他又害怕又不爽,他喜欢对方体内有自己的气味,所以他就这么做了。

他金色的双瞳一眨不眨的看着大天狗,啃咬中卷起对方有些木纳却异常柔软的舌头带着翻滚,他看着大天狗闭上了眼睛,那些细长浓密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像受了委屈一样抖动着。鬼使神差的,茨木吻上了大天狗的眼敛,轻舔着深凹的眼窝反反复复。

“喂……你别太过分了。”暗哑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些微鼻音撩动着茨木的神经。

 

“过分?呵——”茨木摸上对方的腰掐了一把,“爷已经很客气了…”

“我今天很累…”大天狗说着闭上了眼睛撇过头不再和对方抗衡,这难得的有些示弱的样子让茨木一下子就软了态度,按理说放在别人那里,哪件事不是按他这个大爷的心思来办?他想做什么哪还有迁就别人的时候——但不知道怎么了,茨木自己也说不上来,他就是见不得大天狗这副样子,恨不得把自己的妖力之气都给对方。

 

最后通过黑晴明的联系,将两人直接传送回了比丘尼的寨子里。

比丘尼看着茨木扶着大天狗的腰回来的两人,露出一个轻浅的微笑,她身后冲出来一个满头银发的高大少年,清亮急迫的声音喊闹着,

“美人回来了是不是!?”

 

tbc

————————

下面要发发日常糖啦~最深的阴谋诡计已经花光宝宝的脑细胞了


评论(49)
热度(159)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