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礼魂 · 虚邪篇 · 拾壹(茨狗)

۞礼魂 · 水仙篇(双天狗)   链接  

۞礼魂 · 孽欲篇(夜青) 链接

۞礼魂 · 佳人篇(大天狗X般若)链接 

 ۞礼魂 · 虚邪篇 · 壹   链接



正文

 

“比丘尼,快让茨木明早就回来,那么久了,我这边八岐大蛇打不过去进度拉下太多了。”

收到晴明的传音,比丘尼有些纳闷的回,“鬼王大人不在我这里。”

“什么?!”晴明疑惑,“他走前说去找大天狗……”

 

比丘尼身边的大天狗闻言诧异地看了声音的方向一眼,找他?随即神色一变直接飞了出去

“大天狗大人!”比丘尼急忙喊了一声

 

灯笼鬼瞬间将寨子里点亮,“比丘尼大人?”

看着与漆黑的夜空融为一体的大天狗,比丘尼不安的回去占了一发许久没卜的卦。

卦象:魂归正位,双宿双栖。

原本只是想看看茨木和大天狗是否终会一战的人看着这个满盘桃色的卦惊讶了几秒便用手掩着微翘的唇角。

“大人?”小茨木揉了揉眼睛,发现一觉醒来大天狗就不见了,“美人呢?”

“等他回来了我通知你好不好?”比丘尼揉着他的头发把昏昏沉沉的人哄回了房间。

大天狗大人去过他的情劫了,寨子里好久没办过喜事了。

 

 

此时另一边就没那么安详了

 

茨木随意的坐在榻榻米上看着正经端坐在另一侧的大天狗,朝他勾了勾手指。

大天狗顺从的坐到了茨木身边低头不语。

“黑晴明给了你什么承诺?”茨木本是对这些事没有兴趣,但大天狗的靠近总让他有一丝熟悉的感觉,用手捏住了对方的下巴将人的头强硬的抬起来,“能让族长大人那么言听计从,我真是好奇的很啊…”

大天狗眼中闪过羞辱之色,“大人会帮助我觉醒。”

“只要是阴阳师都能帮你觉醒,何必执着于他。”

“我知道。”但是大人是我第一个找到的人,既然已经献出了忠诚,便从一而终,这就是大天狗的信义。“我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茨木突然觉得他低估了眼前的族长,他也一样的倔强,只不过用在不同的方面而已。

“呵——”茨木突然好奇了起来,“你这么说会让我忍不住想要——看看你能负责到什么程度。”

“……”大天狗没有说话,而是瞄了一眼那根绑着红发的黑色发带,那是大天狗的翅根之羽——对大天狗而言十分珍贵。

茨木接收到对方的目光,挑起嘴角笑着说,“我家小狗送给我的,很漂亮是不是,漂亮的东西有一样就够了,是不是?”

“如果你喜欢他——”,不该用我当做陪练,那不是喜欢的方式。

 

不知道是哪个词触怒了茨木,刚才还柔和的人突然锋锐起来。

“喜欢?呵——”茨木说着敞开着双腿大马金刀的靠在桌边而坐,意有所指的朝着自己的胯间暗示。“我记得你喜欢跪是吧,过来。”

居然说他喜欢那条小狗,他怎么可能会有那么软弱的情绪,简直笑话!

 

大天狗青白了脸,慢慢挪过去朝着茨木的胯下做着土下座。头发被茨木的手指梳理着嘲讽的说,“跪的真是标准啊族长大人,你果然很喜欢跪着啊——,”然后手指发力揪紧将对方的头抬起来,看到他吃痛的表情愉悦的笑了一声,“但是爷没有兴致——怎么办?”

大天狗勾起一抹假笑,讽刺的说道,“没想到鬼王大人对我族幼崽那么专一…”,不属于大天狗族长的反抗精神终是没有抵抗住茨木的挑衅冒了出来。

“呵——果然是一体之人”说着将对方的脸紧紧贴上自己的下胯,“一样的会找死——”

“唔——”被憋在裤间有些缺氧的人只能隔着布料深呼吸着对方下体的气息。

“伺候过多少男人了,嗯?喜欢吗,啊?”茨木的语气有些不善,“舔啊。”

话是这么说,但现在妖界除了他又有谁敢对大天狗一族如此放肆。

 

“唔唔——”大天狗有些挣扎起来。

 

就在这时窗户被风袭破开

夜色半空中悬停着一个冷傲的身影,巨大的黑金翅膀呼啸着带着夜风的冷冽灌进房间。

“茨-木-童-子。”


礼魂 · 虚邪篇 ·  拾贰链接

————————

作者碎碎念:一个小爆字数完结困难的患者默默来双更补偿

评论(11)
热度(81)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