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礼魂 · 虚邪篇 · 拾(茨狗)

۞礼魂 · 水仙篇(双天狗)   链接 

۞礼魂 · 孽欲篇(夜青) 链接

۞礼魂 · 佳人篇(大天狗X般若)链接 

 ۞礼魂 · 虚邪篇 · 壹   链接


正文


 

“鬼王大人,汝该知道现在是杀不了吾的。”

大天狗族长淡金色的头发上染着血迹,狼狈却不慌张。他已效忠黑晴明,除非自毁,否则就是循环的复生罢了。

 

茨木的鬼手之上缠绕着层层黑色的魔气,红色的头发被扎成一束却依旧因暴涨的妖力而在空中跳跃,满是杀意的眼神让他危险无比。

茨木童子只执着于胜负,从不纠结于生死——黑晴明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这个人要置大天狗于死地。

“鬼王大人。”黑晴明终于开口,“不知大天狗族长有何处得罪于您,看在我的面子上让他赔个罪便是了。”

黑晴明说着便朝着立于一侧的大天狗说道,“就用土下座吧,去。”

 

大天狗闻言浑身一怔,咬合的牙槽间发出细小碎裂的声音,“大人——”,第一次大天狗想要反驳这位大人的决定。

“这是命令,去。”黑晴明不容置喙的重复了一遍,茨木童子到底为什么要杀大天狗对他来说都不是被关心的重点,他只知道土下座是必须被接受的道歉,虽然这份耻辱对于大天狗来说也许太过了…但大战在即,他不想和鬼王结怨。

 

时间好像电影慢镜头那样被一帧一帧的缓放,大天狗来到茨木的面前,甚至没有脸面扬起下颚去看对方,他慢慢的——慢慢的——弯曲了膝关节,双膝跪地的瞬间他闭上了眼睛。低下那高贵的头颅,以恭敬的五体投地式微颤着有些干涩的声音说,“请..您原谅。”

 

茨木甚至没有低下头,垂着目看着在自己面前行礼恳求的人居然产生了一丝愤怒——大天狗应该是遗世独立般的高贵,应该是俾睨一切般的傲慢,应该是宁为玉碎般的固执,就和那个小家伙一样。

 

只要杀了眼前的主魂——杀了所有可能成为主魂的大天狗,就可以了。

不该有那么多长相相似的家伙顶着这个名字存在于世。

一个就够了,茨木童子看上的东西只能是独一无二的——如果不是,那他就让他变成独一无二的。

 

“站起来”

这是他送给他的最后一丝尊严。

“……请您……原谅。”

“垃圾——那么喜欢跪着,那就这样去死吧。”

黑晴明在茨木攻击前用防护罩将人救下,果然必须接受的道歉这一套玩意儿在这个人面前行不通。

 

“茨木童子!”黑晴明也有些郁结,“到底是为什么?”

“不如……你也一起死吧。”茨木玩味的说,黑晴明死了就帮不了主魂归位,果然死了最省事。

“死也得让我死个明白吧……”黑晴明真的有点头疼了。

“他”茨木指着依旧跪在一边的大天狗,似乎这个动作花光了他所有的力气,让他再也站不起来。“是来找你做主魂归位觉醒的,是不是?”

黑晴明闻言一愣,随即摇了摇头,“主魂只能自然复苏,自然觉醒——复苏之日魂气会自动归位,所有魂气都有回归的本性,它们渴望合一。这不是我能控制的。”

“他是主魂吗?”

“不,我不知道。主魂继承的是记忆,魂气继承的是性格残片——恢复记忆之时才是复苏之日。”黑晴明说完有些疑惑的看着茨木问道,“当年就是你打败了大天狗,为什么现在才想要毁他主魂?”

这没有道理啊!

 

“我养了一条小狗,不过我很确定他不是主魂。”

他的觉醒材料是他一个人亲手打下来的,他身上的御魂是他陪着打那条老蛇怪打下来的,对茨木来说,这和他养大的没什么两样。虽然总是没有好脸色看,但他很享受那双愤怒又假装平静的眸子里刻满自己的相处时光。

“难道您要为了您养的小狗杀光大天狗一族吗?”

茨木桀骜的一笑,“有何不可?”

“其实您可以换一种方式,比如——全都豢养起来,等主魂复苏时再杀也不迟。”黑晴明说着笑的诡异而意味深长,“反正同一族群长相相似——以鬼王大人的力量,太容易玩坏了,还是多几个好。”

说完用扇子遮住了扬起的嘴角,黑晴明可不相信茨木童子会玩什么溺水三千只取一瓢的调调,但他不知道的是茨木情魂已去,无爱之人说的暧昧之语与他所理解的可能有那么点儿偏差。

 

“安.倍.晴.明”一字一顿的轻语让人背后发凉,“我的狗可不是那种废物。”

“呵呵,那鬼王大人真是太不懂怜香惜玉了——。”

“要是把他当做温玉,被刺伤的就是我。”茨木的笑容里有几分自豪。

“喝多了烈酒后就该用浓茶解一解……鬼王大人可以今晚试一试。”随即撤去防护罩,对着茨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人入寨。

见茨木没有动作,黑晴明又补上一句,“本是一体,总有相通,我想大天狗族长会愿意帮助您更了解如何——养狗。”

茨木终于松动了表情,收敛了妖气随着黑晴明进屋。


礼魂 · 虚邪篇 ·  拾壹链接

————————

说好的完结结果……好吧当我没说(囧)

又是茨木作死的一天(捂脸)

新年快乐!!!

评论(16)
热度(87)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