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礼魂 · 虚邪篇 · 玖(茨狗)

۞礼魂 · 水仙篇(双天狗)   链接 

۞礼魂 · 孽欲篇(夜青) 链接

۞礼魂 · 佳人篇(大天狗X般若)链接 

 ۞礼魂 · 虚邪篇 · 壹   链接


正文

 

小茨木出了结界之后直接就蹿到了原妖的身高,这大概便是式神的优势吧。

“把红蛋吃了。”咕咕鸟尽职尽责的盯着新来的孩子吃饭

“难吃死了。”一脚就把红蛋踢的老远,目光在寨子里四下徘徊着。

“那我等大天狗大人回来就告诉他你又不听话。”

“死鸟,除了会告状还会干什么!?”许是大天狗三个字拉回了茨木的注意力,狠狠地瞪了一眼一身金羽的咕咕鸟,开口便是不敬之词。

然后默默追着滚远的红蛋的轨迹小跑过去,嘀咕了几句“什么东西嘛,滚那麽快!”

 

咕咕鸟看着小茨木的背影哭笑不得,也不知道大天狗大人是怎么想的,对这个孩子好的不行,明明最讨厌鬼王大人的是他。原妖和魂气向来是一体,也只有人类会相信分魂之说,但凡是魂气总是会对主魂有着憧憬和回归的本能冲动。

 

 

结界打开,小茨木头顶被一片阴影笼罩,抬头便扬起有些蠢的大大的笑容,他的美人回来啦!

 

大天狗悬浮在上,修长的手指揉了揉茨木纯白的头发,“怎么那么晚吃饭?”

额……

“想等你喂我,自从离开结界你就再也没有喂过我!”这么说着竟有几分委屈几分控诉。

明明是成年妖的体型,但心智却十成十的是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大天狗看着那双金色的瞳仁里写满了怨念不由得轻笑了一声,“因为你长大了……”

“那我不要长大!”小茨木说着就跳起来一把抱住悬浮着的大天狗的腰

“你……”

小茨木任性的把头埋在大天狗的怀里,晃着双腿使劲把人往地面扯,大天狗可带不动这么大个家伙飞,又怕摔下来他受伤,慢慢降下,收拢翅膀,没有风力支持的他就这样被茨木抱在了半空,手支撑在对方肩上有些尴尬有些无奈的说,“好了,先放我下来。”

“不放不放”他的美人好香好香,比红蛋好闻一万倍!

 

“茨木童子。”果然不管是他还是那个家伙都一样任性!简直就是顽固的劣根性!

“你喂我吃,我就放开你!”

“…放不放?”声音冷了下去,治不了那家伙还治不了你?

“……”茨木放下人悄悄看着大天狗的脸色,懦懦的开口,“美人你生气了吗?”,见大天狗不说话只是看着他,惴惴不安的低着头又轻轻的叫了一句,“哥哥。”

只见大天狗把一坨觉醒材料堆在旁边,用扇柄点了点对方的额头,“吃完就去觉醒,不想长大的话以后永远不可能和我一起出去。”

被戳的眉开眼笑的人喜滋滋说,“我会快点长大的!以后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笨蛋”

 

大天狗的房门没关多久就被个没有礼貌的家伙刷拉的拉开

“说过几次要敲门了,嗯?”

“美人你看!”茨木兴奋的在大天狗面前晃来晃去

 

身披铠甲紫气萦绕的觉醒状态却没有得到大天狗的赞赏

怎么会这样?

茨木童子觉醒后应该是和那个人一样的红发,那只魔手该是遍布黑色魔纹,为什么完全不一样?他突然想起对方看到自己觉醒后那个复杂的神色瞬间全身冰凉。

“怎么了?不好看吗?”小茨木有些担心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大天狗,将自己变回觉醒前的样子再次凑了过去,他觉得眼前的大天狗在颤抖甚至是害怕,本能的抱住了他。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

大天狗感受着小茨木高热的体温,慢慢找回知觉,他的手抚上小茨木的脸颊,插入发根突然发力揪住了对方的头发,为什么是还是白色——。

“嘶——”小茨木疼的倒抽口气,却没有推开对方。

“弄疼你了?”

“不疼——”

“你要变强知道吗?”

“为什么——?”

“为什么?”大天狗仿佛被问住了,他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茨木童子会对变强没有执念,“因为只有强者才配拥有荣耀。”

“我不要荣耀,我只要你。”小茨木有些迷茫。

“我也会有保护不了你的时候,我不可能永远在你身边。”比如当茨木发现了你,他一定会想尽方法毁了你。

“我不要你保护!我会变强来保护你!但你只能呆在我身边。”

 

大天狗松开手站起身,看着小茨木的眼神很复杂,这个孩子考虑事情的逻辑与他完全不在一个频率,情魂果然是懦弱的源泉——如果是那家伙,一定能理解自己吧。

 

最近打八岐大蛇的时候都没有见到他,听说那家伙独自去了别的地方。

果然自己还是太弱了——弱到只不过是对方一时兴起逗弄几下的玩物,连被期待强大后去挑战的资格都没有。

没有人知道,他想要打倒茨木的理由另一面隐藏着希望被对方认可的心情。


礼魂 · 虚邪篇 ·  拾链接

————————————————————

作者碎碎念:一心想开车,进度赶不完,扶额哭/(ㄒoㄒ)/~~

评论(28)
热度(156)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