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20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马尔福在大战中帮助过我,我不否认他们曾误入歧途,但是如同已故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一样,他们站在了光明的一方,我愿意以哈利·波特之名担保纳西莎·马尔福以及德拉科·马尔福。”

“波特先生,您是否指认卢修斯·马尔福为食死徒,自始至终。”

“是的。”

“法庭现在宣判:卢修斯·马尔福终身监禁阿兹卡班,纳西莎·马尔福以及德拉科·马尔福送往WYO广场。”

 

“波特!我的父亲只是为了保护家庭!我强调过很多次!”

“他是一个食死徒。”

“我也是一个食死徒。”

“我只是陈述事实,马尔福——难道你还指望我撒谎救你的父亲?”

“他只是为了保护家庭!真可笑,我居然指望你能理解什么叫做家庭!我真是后悔扔给你魔杖!”

“你想去阿兹卡班请随意,不要再来纠缠我!”

“哈?我纠缠你!?是!圣人波特哪有空接待我这种人?你当年的拒绝真是太明智了。”

“当年的拒绝?你有向我示好过吗?”

“…一年级,算了。”

“让我做你的跟班……那算是你示好的行为?”

“是朋友!我是让你做我的朋友!不——忘记它吧,算了!”

“你想做我的朋友?”

“不是朋友,就是跟班,我想让你做我的跟班!行了吗?不要纠缠在这个没有意义的话题上,波特!”

“不,你刚才说是朋友。”

“真是够了!我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和你讨论这个问题!”

“你想做我的朋友。”

“是!我曾经想做你的朋友!够了吗,波特?满足你那填不满的虚荣心了吗?”

“你想做我的朋友。”

你想做我的朋友。

我的朋友。

 

马尔福从梦中醒来时天色刚蒙蒙亮,整夜的梦境让他身心俱疲,那句你想做我的朋友像暗示一般一直萦绕在脑海中。甩了甩金发试图把它从里面驱逐。

一定是这几天波特的反常影响了自己,居然做了如此荒唐的梦。黑魔王怎么会死,他的父亲怎么可能去阿兹卡班,他们都是如此强大的人。

更何况梦里的波特根本不记得自己当年的示好,而现在的波特为了弥补过错甚至送了自己一把火弩箭。

有那么一瞬间,马尔福觉得梦里的波特才是那个他认识的波特,鲁莽而惹人厌,永远不会审时度势,一副圣人面孔的拯救所有人,什么我只是陈述事实?哈,偏偏那该死的公正和怜悯让他不得不叹服且被吸引了注意。

现在这个——让他有些惧怕,是的,是惧怕。他的示好和威胁都仿佛带着阴谋,他的仪表和举止都像一层面具牢牢地伪装着自己,现在的他——简直更像是一个斯莱特林。但马尔福知道如果他这么和别人说,一定会被以为是疯了。

“nigrum,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德拉科用手戳着枕头边的小龙打扰它的睡眠,被咬了一口后nigrum懒洋洋的半睁着眼睛和德拉科对视了一会儿又眯起了觉。

无语的看了会儿它后,转身平躺回去,如果波特是真的想要做他的朋友,该多好。

不过现在一切都晚了,无论是阵营还是其他,他们都不会是一个世界的人。

 

 

就在马尔福做梦的同时,格兰芬多寝室里也有一个人彻夜未眠。

在梦里哈利的身体变得光滑、有力和灵活,他在发亮的金属块之间滑动,穿过黑暗、冰冷的石头。他与地板平行,擦着他的肚子上向前滑动。四周非常暗,然而他能看见周围的物体闪烁着奇异、彩色的光芒。他转动他的头。乍一看走廊空空荡荡。但是,不,一个人坐在前面的地板上,他的下巴垂到胸前,他的轮廓在暗处闪烁。他在空气中感受着那个人的气味。他活着,昏昏欲睡,坐在走廊尽头的一扇门的前面。哈利看见生机勃勃、模糊的轮廓立在他的面前,看见他从腰间抽出一根魔杖。他没有选择。他从地板上直立起来攻击他,一次,两次,三次,把他的尖牙深深地插入那个人的肉体,下巴下面感到他的肋骨碎裂,感到血温暖地涌了出来。

 那个人在痛苦里嚎叫,然后他沉默了,他靠墙向后颓然倒下,血在地板上流淌。

    他的前额剧烈地疼痛起来,好象要裂开来。又一次,他看到了韦斯莱先生的遭遇,时间上来说居然提早了好几个月,是什么令伏地魔提早行动,又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他想努力的思考,但是剧痛让他无法想得更多。

“哈利!哈利!”罗恩焦躁的站在哈利床边喊着他

“……闭嘴罗恩,我没事。”吵杂的声音让他的头更加疼。

“你要去哪儿哈利!你脸色很不好!你刚才……”

“我可能做了个噩梦,去下盥洗室。你先睡。”

“你确定没事吗?你刚才……”

“没事。”

哈利一边扶着墙一边步履蹒跚地来到深夜无人的盥洗室内

“艾利克斯。”

“是的,主人?”

“去陋居想办法去弄醒韦斯莱夫人,让她看到她家的那台钟,立刻。”

“好的,主人。”

那台极好的钟指示的并非时间,而是韦斯莱不同家庭成员的下落和地点,韦斯莱先生的指针现在一定正指向致命的危险。

接下去她一定会第一时间联系邓布利多,而自己就能完全从这件事里脱身,他现在还不想直面接触邓布利多,万幸的是现在的邓布利多也不想直视他。

回到寝室果然没过多久,罗恩就被麦格教授带走了。韦斯莱家的孩子全部被召集去了校长室。

邓布利多在说明完情况并告知他们韦斯莱先生已经被送往圣芒戈,只听见罗恩自言自语的哀叹:“我就知道今晚一定会发生什么……”

“罗恩?”邓布利多似乎抓到了什么询问道

“啊——我的意思是,今晚先是哈利做了噩梦把大家都吵醒了,然后我就一直没有睡着,有种奇妙的预感——”邓布利多的重视让罗恩激动起来,甚至想着可能自己有预言的能力?

“你说哈利做了噩梦,他经常做噩梦吗?”

“不,他今天特别的吓人。一直捂着伤疤,表情都狰狞了起来像在忍受巨大的痛苦,还一直在喊叫。但他醒过来后就没事了。所以我就预感——”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明显带着急迫感的邓布利多打断。

“他有说梦到了什么吗?”

“不——他没有,只是单独出去了一会儿就好了。然后我们重新睡下,但我一直睡不着,我预感今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他郑重的回答,信誓旦旦。希望邓布利多能捕获他话里的重点,他真的有预感!

“今夜真是够呛的,现在早点回去休息吧。”邓布利多只是笑着安抚了一句。

送走了韦斯莱一家后,斯内普坐在邓布利多的对面等着他的开口。

“你怎么看,期内普?”

“您是指亚瑟·韦斯莱……”

“不,我是指波特。”


评论(8)
热度(618)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