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19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这一夜draco睡的很不安稳,他甚至没有换上丝质的睡衣,随时保持着仪容准备被请去办公室喝茶。但是没有——。彻夜的安静让draco烦躁不堪,被他扰得不得好眠的同寝反复翻着身传来卧床的嘎吱声表示不满。

 

第二天draco顶着两个黑眼圈和苍白却不憔悴的面容出现在大厅里。

“你看起来不太好,draco。”

不知何时到校的pansy坐到他旁边,替他布餐倒咖啡。

Draco用食指按捏着太阳穴,皱着眉闭着双目不作答。

 

在一阵淅沥哗啦中,几百只猫头鹰从天窗飞了进来,盘旋在上空。它们直冲向它们的主人,带来信件和包裹,向正在进食的人抖落滴滴雨水,外面的雨肯定下得很大。

赫敏不得不迅速移开她的橘子汁腾出地方给一只湿透了的从畜棚来的大猫头鹰,它的嘴里叼着一份已经浸透的预言者日报。

“你还订那个干什么?”ron暴躁地问道,这时赫敏正把一个克拉币放进猫头鹰的皮袋中。“它诽谤的够多了,没有看的意义!”他说着看向harry寻求支援。

“这是最好的了解敌人在说些什么的途径,”赫敏黑着脸说,她把报纸展开然后消失在报纸后面。

“你要的甜甜圈。”harry将食物放到ron的盘子上转移话题透过镜片关注着另一边桌子的动向。

 

那边显然在发生一场骚动,不属于斯莱特林的用餐礼仪的喧嚣。

Draco看着那个明显不属于他的猫头鹰看着自己,将一把扫帚形状的包裹扔下后就飞走了。打开后一把定制版的火弩箭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oh——天呐!是火弩箭!”pansy在旁边惊叫出来。

Draco还处于迷惑的状态,但这不能冲减他的喜悦,和父亲提过很多次那个potter用力火弩箭才会赢过自己却总被教训。不过他还没被冲昏头脑以为那位严谨的父亲会做这种惊喜的事情。难道是列车上完成任务的嘉奖?

一扯到这件事draco刚燃起的情绪又下降了几分。

 

“一把火弩箭,马尔福,这次球队会有吗?”蒙塔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他身后盯着扫帚的眼睛冒着精光。

“我不记得malfoy家什么时候成了球队的赞助商。”draco戴上假笑说的刻薄。

“好吧——,期待你今年的表现。”

 

“那儿有封没署名的信。”布雷斯指了指掉出包裹的非常考究的黑底金边信封,火漆印上是一只沉睡的客迈拉兽。

 

draco一看到这火漆印脸色就黑了几分。

“你怎么了?这封信有什么问题吗?”pansy担忧的问道,这种信件的样式只会是纯血家族的东西,不过这样子的她认不出来是哪一家。

“没事。”

Draco当然不能说他认出了这只畜生是harry的守护神,这样他就得解释一系列的问题,这包括了他不体面的晕倒。当然更匪夷所思的是harry送了他一把火弩箭!?上帝——那天对角巷里的场景跃然而现,那个在阳光下穿着白到泛光的衬衫的高大男孩扯着邪恶的笑容对他说我也可以送你。是的,绝对是邪恶的笑容。

这简直就是侮辱。

 

“不拆开看看吗?”布雷斯有几分兴趣的看着那封信。

Draco抬头时目光与harry隔着几张长桌在空中相遇,他沉默不语的放下早餐,拿起东西就往外走去。

“嘿!draco,你要去哪儿?”pansy跟着站起身来

“别跟着我。”

 

 

Draco躲进了一间不常用的洗手间里,关上隔间的门打开信件:

Hi,draco,

  展信愉快,额——我希望是。(D:哼,不可能)在博金先生那里我说的话都是真的(D:忘记那件事情!),也许你现在无法相信,但为了表示我的诚意,希望你能收下我的礼物——当做赔礼。我想过给你买些别的东西,但是——额——你知道,我的品味有些糟糕(D:不是有些,是非常,没有自知之明的potter。),所以暂时只能送给你这个,毕竟只有最好的才配得上你。(D:……)

  我由衷的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D:…)你现在也许有点儿麻烦,我们都知道是为了什么。我永远-随时愿意为你提供帮助。(D:自以为是的救世主。)

 

Draco手指摩挲着那个火漆印犹豫了几分,剥离了漆印收进来口袋,将信件揉成了一个团扔进了马桶里。

和抽水声同时响起的是隔间外一个男生的叹息。

隔间刷的被打开

“potter——”眼神危险

Harry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有些讨好的看着对方。

“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就像信里写的那样。”

“你当我是白痴吗?”draco似乎想将火弩箭砸到harry的身上,不知是不舍还是别的最终没有动手。

“是白痴就好了——”轻声的嘀咕让男孩的声音危险起来。

“你说什么——potter。”一字一顿。

哎——又是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气。

“我手能先放下来吗”询问的语气里有种draco不熟悉的情绪,像在说很亲密的话似的纵容。

“不行。”

“好吧——那这个”harry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火弩箭,“能收留它吗?”

Draco盯着那双祖母绿的眼睛研究几分,然后高傲的抬起下巴,轻慢的咏叹调说出两个有些作死的字,“不能。”

没有人能在拒绝马尔福后轻易被原谅,他期待着观赏potter被拒绝的表情。

 

镜片后的目光变得锐利,投降的双手突然撑向了马尔福身后门板的两侧,本就比他高半个头的男生对他完成了包围圈,瞬间贴近的身体和俯视的目光带来无比的压迫感,明明没有任何碰触却让马尔福觉得自己已经被harry的味道所侵袭。

 

“列车上的事——”harry看着那双灰眸变得惊恐起来,“——我可以保守秘密。”然后轻笑了一声靠到对方耳边,金发甚至撩动到了他的面颊。“收好它——今年的比赛我想看你骑着它飞。”

 

愤怒的人恨恨的推了一把给自己莫大压迫感的人,瞪了一眼后拿着火弩箭转身离开。

 

他讨厌处于下风,所以他真是非常讨厌harry · potter。


评论(25)
热度(749)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