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18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今天搞定了七日小黄书的封设,于是一高兴决定来更一发哈德(这是什么鬼逻辑)

۞明后天就又要停一停啦嘿嘿,搞搞茨狗和我的原创嘿嘿

————————————不知为何出现的碎碎念—————————

Chapter.18

结束后,Ron和hermione去引导一年级新生。Harry和他们告别后没有回宿舍,他可不想在那里再被参观一次,然后被拦下质问他和塞德里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上一世他已经重复的够多了,战后塞德里克的父亲甚至缠着hermione询问关于时间转换器的问题。他重生了,但塞德里克依旧已经离世,也许世界就是那么不公平,因为他的母亲和家族比塞德里克所知道的更多从而给了他重生的机会,力量不代表一切,但力量将给人多一种选择。

 

他来到有求必应屋前,默念着想要一个适合谈话的房间。

 

“alex”

“主人,您有什么吩咐?”

“请格林德沃先生过来,不行就用强的。”

Harry坐到一边的沙发上,揉了揉鼻梁有些疲惫,今天真是够受的了,但精神却完全不敢放松。

 

“harry?”

“那么晚请您过来真是抱歉。”

格林德沃倒是完全不意外,自顾自地走到另一头的沙发上坐下,还让alex为他准备了一杯茶。

“今天摄魂怪袭击了列车。”

“喔?”格林德沃表现出惊讶的神色,“那真是不幸。”

Harry透过镜片审视着眼前的男人,“你早就知道了。”笃定的陈述句。

 

整个暑假格林德沃都与卢修斯保持着联系,他被黑魔法课拖住了寄魂的频率,没有发现draco的任务被多加了一项。

 

格林德沃放下茶杯,交叠起双腿,把双手置于其上,露出一个堪称和熙的笑容,轻轻开口,“卢修斯似乎提过这件事情,一个小小的恶作剧罢了。”

“你还知道什么?”

“你想知道吗?”

“不。”

当harry问出口时他就意识到了,现在无论格林德沃说出什么事情,他都不会再相信。一开始就不是朋友,可笑自己还是没改了这容易轻信的毛病,明明时刻在提醒自己了,但被善意的假象一蒙蔽就常常忘记了本质。

 

Harry垂头丧气的抓了抓头发,“你走吧。”

“你知道这个世上能要我说来就来,想赶就赶的人还没有吗?”

“那你现在见到第一个了,参观完了就滚吧。等会我回去还有一大帮子人等着参观我。”他说的有几分自嘲。

格林德沃轻轻哼了一声,没有alex的带领,除非他有potter的血液,不然他根本进不了庄园,之前那200CC的交易品早就被他试验用光。

“alex,带他出去。”

 

麦格教授奔向邓布利多的办公室,一路上神色阴郁,格拉普兰教授跟在她的身后不断碎碎念着,“幸好今天接车的是我,为什么摄魂怪会袭击列车?魔法部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乌姆里奇知道这件事吗?”

“格拉普兰教授!”麦格打断她,让焦躁的女巫停下脚步,“我们到了。”

 

“教授,学校受到入侵了。”麦格看到邓布利多的第一句话让格拉普兰震在了一侧,慌乱的解释,“不是学校,是学校外…是摄魂怪,教授?”

“是,我知道”,麦格给了她一个冷静的眼神,继续重复她的话,“就在刚才,学校被入侵了。”

邓布利多抬了抬手示意两人稍安勿躁,对着画像说,“去请斯内普教授来一趟。”

然后转过身对着麦格说,“要来点儿糖吗?”

“不用了,谢谢。”

“他现在已经离开,我刚才重新加固了防御。”

“他是谁?他是怎么来的!?邓布利多!”米勒娃显得很迷茫,“没有人可以幻影移形来霍格沃茨。”

如果可以的话,那这里将毫无安全可言。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毫无疑问是个非常强大的巫师。”

“会是那个人吗?”麦格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真的不需要来点糖吗?或者蜂蜜茶?”

麦格紧紧抿着唇,摇了摇头。

 

格拉普兰教授在一边出声,“摄魂怪也是他招来的吗?他已经可以操控摄魂怪了吗?魔法部那些人在干什么!?摄魂怪外放着不去管治,还派人来学校!邓布利多教授?”

 

“邓布利多教授,您找我?”一身古式黑色巫师袍的男人从阴影里走进,暗沉的表情看不出喜怒。

“你来了,斯内普。我想知道伏地魔最近有没有产生来学校的打算?”

斯内普的肌肉微微一动,声音依旧平稳而低哑,“据我所知,没有。”

他已经与纳西莎签下了牢不可破咒保护draco,教子将要帮助黑魔王降临霍格沃茨的事情他无法言说。

“今天有人入侵了学校。”邓布利多缓慢的叙述。

“他还招来了摄魂怪!” 格拉普兰教授似乎现在了摄魂怪的怪圈里无时无刻的提醒这一件事。

“是的,摄魂怪还袭击了列车。”邓布利多给了格拉普兰一个放心的眼神,表示他知道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伏地魔最近给谁指派过这方面的任务吗?”

 

斯内普看了看不太在状态的格拉普兰,将目光最后钉在邓布利多身上,“我不知道。”他说的很冷淡,接着又跟了一句,“我会去查一查。”

“麻烦你了,斯内普。这很重要。”邓布利多露出一个笑容,“那么各位就先请回吧,霍格沃茨现在还是安全的,你们有我的保证。”

 

 

坐在沙发上将头陷在臂弯内的harry慢慢扬起头,向后靠坐在椅背,将手臂伸展开来搭上了沙发的后沿。

看着Alex带格林德沃出门后才幻影移形,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draco在自己的宿舍里不停思索,potter是不是已经向邓布利多交代了所有,自己什么时候会被找去校长办公室,他该怎么解释消失柜和摄魂怪。

不行,他必须先去见他的教父,却在办公室门口被告知斯内普教授已被邓布利多请去。

他的脸色一片苍白,果然!该死的potter已经在告状了。他简直能想象那个男孩在校长办公室里在一片教授的目光下绘声绘色的描述自己的所有事。


——————————————————————

继续碎碎念:不知道有没有表达清楚harry在替draco善后费尽心机,反正我是比较苏这种默默替你搞定一切不留一片云彩的大总攻的(捂脸)


评论(13)
热度(596)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