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17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Draco的行礼都被高尔先行带走了,现在这个浑身漉湿的人靠在马车背上试图和harry保持距离。

Harry从自己的行李箱中拿出毛毯给draco披上,却被无情地嫌弃

“拿走,我不会把格兰芬多的毯子披在身上!”

湿透的金发贴在脸侧,飞奔的马车疾驰的夜风吹来阵阵寒意,

“是的,现在该让你妈妈给她的小宝宝送一条高贵的斯莱特林的毯子过来。”ron坐在draco的对面讽刺的开口。

“也只有韦斯莱一家会把学院分配的毯子当做高贵的物品了,噢让我猜猜——那是不是你们家最值钱的毯子了?”不甘示弱的人回敬着

Ron的脸瞬间涨红了,举起他的魔杖对准了malfoy

Draco下意识的往harry的身边靠近了一点,似乎在需求庇佑,仿佛潜意识地认为harry会挡在他身前。

Harry顺势将毯子裹在draco的身上,手环过他的半身压制了他的反抗,“我好像说过,你现在没有选择的权利。”声音听不出喜怒,碧绿的眼睛在夜色下一片寒意。

“没错,你得看清楚自己的处境。”ron得意的附和。

“给他一个保暖咒。”harry对举着魔杖的ron说道

“什——?什么?”

“你居然让他对我施咒!?”

两人默契的同时的吼起来,愤怒的draco忘记了还环抱着自己的人,抬着头质问着harry,靠近的双脸之间能感觉到对方的鼻息。他不相信ron,却忘记了他这句话自动将harry当做了他的保护人。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凝视harry,和nigrum的幽绿不同,harry的眼睛是更醇厚的祖母绿,环绕着深黑的眼瞳完全抓住了draco的心神,让他忘记了挣扎抚平了焦躁和愤怒。

显然harry想要缓解这两人关系的行为彻底告败。

 

一个温暖咒被施加过来,hermione收起魔杖板着脸说,“你们都住嘴!我们快到了。”

 一座满是小塔的高塔,通体乌黑指向黑色夜空的城堡出现在眼前,在它上面到处都有窗户闪烁着明亮的光芒。(作者吐槽:总觉得此刻该有配乐……)

 

Harry看着熟悉的城堡,终于又回来了——。

 

马车像喝醉酒一样摇摇晃晃的在接近城堡石头台阶的地方停住了,正对着橡木制成的前门。哈利首先跳下了车,伸出手去接draco时被直接拍开,malfoy跟在后面干脆利落的跳下车。

 

入口处的大厅火炬光线摇曳;学生们穿过标记好的石头地板去右边第二道门的时候,大厅里回荡着脚步声,这道门通往主厅和开学典礼举行的地方。

 

Malfoy一声不响的匆匆与人流相背,往地窖中走去。匆忙的忘记了他身上还裹着格兰芬多的毯子!回到空无一人的房间后才猛然醒悟,忿恨的将毯子丢到了地上踹进了角落里。

 

他有些颤抖地把消失柜从口袋里拿出来,potter刚才没有在那两个人面前提起这件事一直让他提心吊胆,他有些摸不准potter的意图。但这东西让他恐惧,早已没有了第一次拿到手时的兴奋,想起那时教父和母亲看着自己复杂的目光,突然觉得可以理解那种担忧,担忧自己的愚蠢。将东西小心翼翼的锁紧保险箱里,对着镜子扬起一个假笑,重新整理了衣服才迈步走向大厅去。

 

在主厅之中四个长桌正在暗无星光的黑色天花板下闪闪发光,其景象正如他们通过高窗看见的夜空。蜡烛沿着长桌漂浮在半空中,照亮了星罗棋布在大厅中游荡的银色幽灵,学生们一脸兴奋的交流着暑假的新闻,大声对其他学院的朋友们打着招呼,品评着一个又一个新发型和新款式的长袍。再一次,harry注意到当他经过的时候人们将头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哈利、罗恩、赫敏一起在桌子中段靠近无头尼克的地方找到座位。无头尼克是格兰芬多的幽灵,另外还有帕瓦提帕提尔和拉文德布朗,后面两只幽灵向哈利愉快的,超出朋友热情的打招呼,这使得哈利十分确定他们刚刚停下对自己的谈论。不过,他有更重要的东西要担心:harry越过学生们的头顶仔细的搜索着大厅另一端的长桌。

“harry,他来了。”Hermione似乎知道harry在找谁,用目光指了指从大门口刚进入的身影。“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但比起malfoy,难道你就不担心海格吗?”

 

一个暑假都没有见到他,接火车的人本应该是海格,现在教师席上也没有那个庞大的身影。

 

“你们不认为他……受到伤害,或者其他什么事,是吗?”赫敏困难的说道。

 

    “不,”harry接口,

 

    “但是他在哪里呢?”Hermione有些渴求的看着harry,似乎希望从他这里得到答案。

 

    “也许他还没有回来,他整个夏天为邓不利多做的事情。”harry说的很笃定,他知道海格被派去与巨人沟通了。

“harry,无论你有多少秘密,你不应该这样隐瞒我们。”Hermione安心的同时又有点受伤。

“没错。”ron附和,“你更不应该去帮那个malfoy。”接着又着重的加了一句。

“你是不是在怀疑他在为那个人做事?”Hermione犹疑着问道

“哈?不可能,那个人怎么会用到他,这个看到摄魂怪都吓得屁股尿流的家伙,难道你想说是他引来摄魂怪的吗?”这次ron说的有些鄙夷和笃定。

“不,不是。我只是说怀疑!而且你也逃走了。”Hermione对这矛盾的逻辑有些尴尬,只能将矛头对准ron,“那确实很可怕。”

“至少我没有昏过去!”ron立刻反驳道。

Hermione没有继续理会ron,转向harry继续刚才的提问,“harry!你觉得呢?是谁引来的摄魂怪?你和malfoy在车上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车上几乎没有人,然后我看到摄魂怪在袭击malfoy时,就用了守护神咒。”

Hermione怀疑的目光看了harry一会儿,最终没有继续追问。

 

“你们看那个人。”ron指着教师席的中间

哈利顺着ron的手看过去。他们第一眼看见的是邓不利多,他正坐在长桌正中那张高背的金色椅子上,身上穿着紫色长袍,长袍上点缀着银色的星星,并戴着一顶相配的帽子。邓 不利多的头偏向一个坐在身边的妇女,后者正在对着他的耳朵说话。哈利认为她看起来像某人的姨妈:她蹲在椅子上,有着短而卷曲的老鼠一样的栗色头发,头发上面还带了一只恐怖的粉红色的爱丽丝蝴蝶结,以配合她穿在长袍外面的粉红色开襟羊毛衫。接着她把脸稍稍转过来吸吮了一下面前的高脚杯,一张苍白的,青蛙一样的脸,加上一对显著突起的,松垂的眼睛。

“她是谁?”Hermione问

“乌姆里奇,她为福吉工作。爸爸提过很多次这个女人的劣行。”

“魔法部要干涉霍格沃茨事了。”Hermione听完ron的话后坚定的开口。


评论(5)
热度(615)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