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_20&21-七日-(仙流,ABO,贴吧旧文修订版)

۞当年怎么就写了这么狗血的一段呢(捂脸)

۞明天有事所以就一起发掉啦~

۞后天就正文完结啦(撒花)


CH.20

 

Omega是不能进入普通的WC的,为了——人生安全,Omega有自己的专用。流川在走廊边等着,被Alpha的各种气息冲的头昏脑涨,身体发软,突然觉得似乎发情期将至,这次连裤袋里的钉子起到的作用都不是很大,握着时只觉得热辣而不那么疼痛,难道是习惯了?看来要加大量了。流川昏昏沉沉的想着。

 

仙道出来时就看到面色潮红的流川,比以往更强烈的气息扑面而来,居然把三井的味道完全盖过,瞄了一眼红色的那处,即使标记还在,他知道流川的发情期要来了。

惊异于这家伙的双眸依旧如此清澈,濯情欲而不妖,仙道知道自己多年来寻觅的就是这样的Omega,美到超越欲望带来的丑态。只可惜,他晚了一步,这个人不属于他。

 

仙道的处事态度一直都是不愿强求任何事,他可以霸道也可以耍痞,但本质就是一个随性而温柔的人,太过偏执的事情他做不出来。今天在球场上已经失控,刺目的红色标记在不断刺激着他,还是眼不见为净吧,苦涩的扬起笑容转身离开

 

“喂!”流川说话有些困难,居然被无视

 

仙道转身看着他,眼中带着询问。只看到流川深呼吸,憋着一股不知什么劲的鼓着脸,然后出声说

 

“仙道学长,请标记我。”

 

流川想着以前女孩子对他表白都是说流川学长,请和我交往。想到仙道一直希望自己拜托他标记自己,这次便一次性满足他好了,反正绝没有下次。

 

却发现说完后,仙道没有如预料中的欣喜,然后扑过来抱着自己。只觉得对方笑的更难以理解。这样的发展,他不太懂。

流川的世界一直都很简单。便是仙道向自己表白,然后自己向他表白。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流川出口的句子冲击着仙道,让他甚至有一秒的晃神,以前千方百计的拐小狐狸说这句话,不,是这句话的一半,他都不愿意。

为什么?是发情期的关系吗?不可能,流川现在有意识,绝对不是会向情欲妥协的家伙,是因为自己以前标记过他,所以再“暂时标记”一下他直到他撑到找到三井吗?但是流川既然接受了三井,以他的性格就算再不舒服,也不会再让别人碰的,不——也许他无所谓?不过是个暂时标记,何况自己以前也帮过他。各种推论在仙道脑中碰撞,终于得到一条合理解释——他无所谓吧,这个小白痴就是这样的意思吧。

 

只可惜,枫————不,流川,我有我的原则。

 

“你撑一下,我去找三井过来。”

仙道知道自己一个Alpha这种时候靠近流川只会适得其反,那就让自己为他做一次骑士当做是...,随便什么都好,就这样吧。

呵呵,仙道突然觉得很好笑,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个那么大度的人。

 

流川的信息素越来越汹涌,紧咬牙关不泄露奇怪的声音,回不了话,不懂仙道的回答。

这个白痴!想追上去揍他一顿,但寸步难行。

 

“你不是流川枫吗!?”从W.C出来的路人甲

“欸——看着样子是发情了嘛?难不难受?要不要我帮忙?”紧跟着出来的路人乙

“别硬撑了很不舒服吧——啧——你好香,夜店那个谁来着?”

“小Y啊!,那个Omega仗着自己荷尔蒙厉害滥交的狠,不过真是比不上你。”路人甲说着靠近流川

“真是没想到球场上那么凶的人——真想看你被骑着求饶的样子”

“怎么样,很喜欢我的味道吧?不要忍了,Omega就是这样子的,我知道你已经腿软了,估计后面都湿了吧”

“不湿怎么可能那么香,啧你看他话都说不出来了哈哈哈哈”

 

 

就在路人甲的手要碰到流川的脸时,下体被直接踹上一脚,路人甲乙惊吓的看着流川,他一般打架不会玩这种阴招,实在是现在情况特殊,连图钉都管不了什么用,那个白痴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CH.21

 

前往湘北休息室的仙道半路碰到一脸急切的彩子,她突然想到刚才奇怪的原因是流川的荷尔蒙变化!他发情期来了!彩子马上去咨询了一下医师,医师说按照一般规律,从变化到发情期开始不超过2小时。

 

虽然现在流川有仙道,但是他们还是有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要在发情期前交代一下!。要知道一旦发情期开始,头三天AO绝对是关在房间里做的天昏地暗与世隔绝。而且2小时要回去实在有些困难,还要找专救车来接比较保险,彩子一边盘算着一边看到了主角之一,心中的急切瞬间变成了愤怒。

 

“流川呢!?,Omega在发情期怎么可以让他一个人!?”

“呃,我是想去找三井——”

三井?靠!彩子觉得自己简直要被这两个家伙气炸肺了。一个两个都表达能力有障碍吗?这么弱智的误会怎么会发展成这样?还偏偏碰上该死的发情期!

 

 

“你先跟我来!”流川的安全优先。

 

 

“一个Omega嚣张什么?到时还不是哭着求人操?”远处男人的怒吼声传入仙道耳中,难堪的话语燃断了仙道的神经,跑着过来就看见一个男人捂着下体蹲在地上,另一个和流川怒目而视,两厢僵持。

两个人感觉到仙道和彩子的气味,看到帮手将至,撂下一句“欠操的货”便急匆匆的扶着跑走。

 

比起对于败类的愤怒,仙道更惊讶于流川的毅力,看到流川全身湿透简直像打了一节比赛一样,看到流川慢慢转头,面向自己,直视自己,然后瞬间松懈全身瘫软下去。仙道条件反射的冲上前一步抱住他,随即被流川Omega本能的用胳膊环住攀上,头不停的蹭着自己,身体贴近,下体相触,早就引燃的两个人隔着球衣碰触在一起。

 

这是彩子第一次看到流川这个样子,不是说发情期Omega的样子,而是毫无防备毫无戒备全身心信赖一个人的样子。

 

仙道,这个孩子把骄傲和自尊全都交给了你。

你要不要?

做他的Alpha,保护他的自傲,成全他的任性。

 

当仙道看到流川松懈的那一刻,当他抱住流川搂住流川的时候,仙道就知道自己的逻辑思维出现了很大的漏洞。

如果三井是流川的Alpha,流川绝对会死撑到三井过来。

所以————仙道收紧了怀抱,把流川深深嵌进身体————他不要放手。

绝对不要。

 

 

“怎么,不去找三井了?”彩子在一边说风凉话

仙道看向彩子,没有习惯性的笑容,陈述中略带询问,“三井不是他的Alpha。”

哼,彩子默认,“陵南王牌Alpha——天才仙道彰——你的反射弧是不是有点长”用白话文就是————你脑子里都是shit吗?才想通吗?

 

其实仙道也有些冤——流川完全不解释三井的问题,还——好了好了,我知道没人想看这种解释————总之真相,大白了一大半。

 

“是啊,因为我是白痴,流川说的。”无赖的笑笑。

没办法,碰到这家伙就总是会想的比更多再多一点。

 

流川还难受的往仙道身上蹭,仙道看着那个近在眼前的红色痕迹,不爽的地头咬噬覆盖。先用暂时标记缓一缓。

 

时间不多了

 


评论(13)
热度(39)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