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_18-七日-(仙流,ABO,贴吧旧文修订版)

CH.18

 

流川的眼神跟随着仙道的每一个动作,抬手屈膝间转身过人的干脆利落,看着他紧盯三井,摆平樱木,甚至和赤木身体硬抗全面制霸。快速的跑动看不见那双深邃的眼睛,但他想要那里面出现的是自己。

 

在已经习惯的那段一对一时光里,他喜欢挑衅的盯着仙道,看到对方的眼里被自己的身影占满。无视仙道频频啰嗦的教育:流川你不要瞪着我,你要注意我的关节动作。

 

每次球打到后面,仙道就会开始不要脸的耍赖皮,一会防守着就用膝盖撞到自己屁股,然后痞笑着调侃欸我没看清;一会在自己跳投时不去防守,就盯着自己笑眯眯的看,脸不红心不跳的扯着欸流川你出手太快了我没反应过来啊。

 

这些生动的,炙热的,温柔的,专注的仙道——说喜欢自己。

 

 

自己呢?

 

 

不是不喜欢,是想在喜欢前先和他一决胜负。想要心无旁碍地和他比赛,他想要击败的是这个现在在场上毫无保留全力以赴的仙道彰,不是那个小球场上被夕阳晕出层层暧昧的仙道彰。

即使那时的仙道也是在认真的和自己打球,但就是觉得哪里不一样。

 

仙道的汗从额头划过颧骨流经下巴,落在场上,滴在流川的血液里,难以自持的沸腾,有角斗的心在作祟,有蠢动的情欲在叫嚣,流川再次习惯性的手插裤袋,狠狠的握紧,图钉扎出一手的血迹。

深呼吸,有人对沉沦上瘾,而他独钟清醒。

 

上半场结束,自始至终仙道一个眼神都没有投向自己。不像上次三井前辈坐冷板凳的时候那样挑衅,自己——还是说omega,依旧没资格当他的对手,分得他的注意。突然不甘心的怒意里掺杂了一点点没有察觉的委屈。

 

休息室里,流川走到安西教练面前,“教练,请让我上场。”

安西教练呵呵笑的还没有呵出下文,彩子就抢先说,“你考虑好了吗流川,要接受三井的标记。”语气分辨不出是赞成还是反对。

 

“我知道。”流川目光坦然的看着三井,手却死死捏紧在裤袋中。

 

三井看着流川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就算自己确实被流川的信息素搞得有那么一点兴奋,心理上也总归是尴尬的,尤其他知道流川是仙道的人,虽然不知道他们俩在搞什么幺蛾子,似乎吵架了的样子,但是被自己标记的流川上场,仙道会发疯吧?——嘛,那家伙活该╮(╯_╰)╭

 

 

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向流川,靠近,越来越近,还差一点点之际突然被推开,目不转睛的大家本来就瞪大的眼睛用力的瞪得更加大,而樱木更是一副不知道要说什么话的白痴样站在旁边。

 

彩子想说什么但随即被流川的下一个动作打住,只见流川一只手举起,在自己脖子上狠狠一掐,一道红红的痕迹,“我撑得住,这样可以了吧。”

 

给篮协的交代这样装一下可以了吧。

流川的意思让大家面面相觑

 

安西教练的声音打破沉默,“三井,到时你站在流川旁边扰乱下气息。就这样吧。呵呵。”教练带头违规,彩子也不再坚持。

 

没有真正标记的mega不会带上Alpha味道,也能这样了。

 

 

准备上场前子注意到流川把已经深深刺进手掌的图钉拔掉重新放回裤袋。诧异的看着一手的细密血孔心疼这个倔强的小孩,想要去说些话却终是因为不知道该阻止还是安慰而放弃。

 

是怎样的执着让这个孩子想出了这个方法来维持自尊?

在这个球场上,他值得最平等的对待。


评论(2)
热度(37)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