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14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Chapter.14

马尔福母子离开之后,harry又一次重新出现在黑魔法商店,博金先生正用手反复把垂在脸上的油溜溜的头发梳理整齐,有些诧异的看着去而复返的人。弯着腰再次走出柜台。

“potter先生。”

“您好,博金先生”然后悠然自得的在商店里转悠着,目光不善的打量着那个像个棺材一样的消失柜。

博金博克寸步不离的跟在harry身后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您还记得曾经在您这里工作过的那些人吗?”harry没有看向那个男人,问话声响起。

“也许,也许不。”

“那您记得一位汤姆·里德尔的店员吗?”harry说的轻描淡写,但此时却将眼神定在了博金博克身上,企图发现他表情举止中所有的细节,所幸震惊来得太过剧烈,博金先生甚至后退了几步仿佛harry是要攻击他的敌人一般。

“不——我不认识他。你该离开了,potter先生!”他失态的抽出了魔杖对准harry,似乎只要听到拒绝的答案时就会毫不犹豫的施咒。

 

“harry!”弗雷德从门外喊了一声

“终于找到你了!”乔治推门而入,看到双方对峙的情况后顷刻间拿出魔杖对着博金博克喊道“除你武器!”

他显然低估了博金先生的实力,这个能在英国开设黑魔法店长存与此的人都不可小觑。同时发射的魔咒在空中爆裂

“除你武器”弗雷德紧跟其后再次补刀。

 

博金博克的脸色黑的像店里的陈灰,“韦斯莱先生们。”依旧维持着最后的礼仪。

弗雷德拿着博金博克的魔杖像拿着什么脏东西,看向站在一侧没有出声的harry,“嘿伙计,需要帮忙吗?”

 

Harry摇了摇头,温和的对博金博克说“博金先生,里德尔的东西在我这里。”他并没有说具体指的是日记本还是其他,当年伏地魔在这里工作时偷走了赫奇帕奇的金杯和斯莱特林的挂坠盒,而在他两年级那时卢修斯的那本日记,显然博金博克也有所闻。

 

留下独自沉思的博金博克,harry在出门后就听到弗雷德发问“你刚才和他说了什么?”刚才harry说话时随手用无杖魔法施了一个咒防窃听,对这两位旺盛的恶劣因子敬谢不敏。

“嗯?我没有啊”harry表现的很茫然,再怎么样韦斯莱兄弟都不会想到他会如此高级的魔法。

“没有吗?”弗雷德疑惑的看着乔治

“没有吧。”乔治笑的宽厚,却和弗雷德同时用发现新游戏的眼神看着harry。

 

“你们的商店位置选好了吗?”harry岔开话题,顺便提醒这两个大家伙拿人手短啊——求放过。

 

 

回去之后,alex已经把开学需要准备的衣物等都整理完毕,连箱子都换成了高档皮革的款式,harry并不清楚这是哪个可怜家伙的皮,但这样可不行,太过招摇了他很难解释为什么harry·potter突然开始重视物质生活,上帝知道——他并没有。

Harry打发走了alex后一个人坐在床上沉思,想到他的教父,小天狼星在阿兹卡班之所以没有疯是因为他偶然得到的预言家日报上,一篇报道韦斯莱一家获得预言家日报年度金隆大奖去埃及旅行的文章——上面有一幅韦斯莱全家的照片,而一只缺了一个趾头的老鼠也在上面。他清楚地知道那是谁:那不是罗恩的宠物斑斑,而是小矮星彼得。彼得还活着,那么哈利就有可能会有危险。

可以说小天狼星曾为自己而努力活下来,虽然经常有人说他把自己错当成父亲,但harry知道这个曾因自己而死的人并不那么死忠于邓布利多,无论何时,无论对错,他是绝对无条件站在自己身后的人,因为他只有自己了,这让harry一度觉得布莱克家族有种护犊子的情节,纳西莎对draco的溺爱和保护,小天狼星对自己的纵容和保护。如果可以,他也想还给小天狼星一个家族。他还想告诉他的教父他有一个多么值得他骄傲甚至是惭愧的弟弟,雷古勒斯·布莱克。

harry其实私下认为雷古勒斯和draco非常的像,一个崇拜哥哥,一个崇拜父亲。都那么懦弱而脆弱的样子,拥有着斯莱特林的特产的审时度势和精明,对家养小精灵温和善良的布莱克和拥有独角兽芯魔杖的德拉科,他们本质都该是美好的人。对纯血推崇备至,为家族荣誉而战,无论追随着谁,他们都为了古老的纯血家族用他们的方式奉献一切。不可否认的,家族这个词对harry有致命的吸引力,从小没有归属感的他当亲眼看到malfoy一家即使错入深渊依旧保护家人的举动时,很难说责怪和羡慕哪个多一些。

 

哈利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他的父母不断在梦中隐现,但是从不说话;draco躺在那条冰冷的街上睁开眼睛责怪他为什么不早一点赶到;这时他头上的伤疤刺痛起来并猛然惊醒了,哈利发现罗恩已经穿好衣服在和他说话。

“——你最好快点儿,妈妈心急火燎的,她说我们要错过火车了”

 

被一群人护送着去车站,出发前韦斯莱太太将哈利推向门外,嘴里发出不满的嘶嘶声,“对着上帝发誓,你要扮的更像一只狗,小天狼星!”

因此小天狼星甚至在路上抓伤了两只野猫,一路上风平浪静。一旦进入车站他们就象往常一样闲逛着靠近九号和十号站台之间的护栏,知道滑坡变的清晰起来。接着他们依次身体前倾并很容易的通过护栏进入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在这里霍格沃茨快车喷着乌黑的蒸汽,在站台上到处都是准备上车的学生以及他们的家人。哈利又闻到了熟悉的气味

 

“漂亮的狗,哈利!”一个高个子的男孩用害怕的口气说道。

 “谢谢你,李。”哈利露齿一笑,而小天狼星则狂暴的摇着尾巴。

 

“我真是为格兰芬多的眼光担忧。”熟悉的咏叹调轻慢慢的从一侧传来,三个铂金色的脑袋在阳光下有点晃人。

“格兰芬多不需要浪费你的注意力,draco。”卢修斯说话间神色不善的盯着小天狼星。

“您说的对,父亲。”draco好似开心的笑起来,随即逗弄着笼子里的nigrum试图让它喷出一点火焰来,如果它能不再继续睡觉就更好了!

 

“喔上帝——那是龙吗?”赫敏惊讶且轻声的在ron耳边说话

“不可能,那是违法的,教授?”ron的目光看向穆迪,那个神色骇人的男人一只眼珠不停地在nigrum身上打转。

“卢修斯上段时间频繁奔波就为了这畜生,听说批文下来了,验证说是有翼蜥的古品种,至少不是阿尼玛格斯。”

“有翼蜥?那不就是蜥蜴?呵——一只黑不溜秋的蜥蜴。”ron拉高了声音。

“哥哥说蜥蜴没什么价值。”金妮在旁边尽责的附和,她也看不惯正像孔雀一样炫耀的男孩。

“嘿——不会死了吧,一动不动的。”

“大概它怕睁开眼睛被闪瞎”

 

奚落的话语让draco的脸色有些僵硬,他盯着nigrum希望它能睁开眼睛暴动一番,甚至打开了笼子。

“draco!”纳西莎在一旁呵斥他失态的行为。

Draco惊醒般要把笼子关上,却没想到nigrum仿佛借着假寐伺机而动的捕猎者,一下就窜了出去让所有人无措起来。

卢修斯甚至掏出了魔杖,malfoy家族的人做不出在公众场合抓一只龙的失礼之事。

“不!父亲!”不能对nigrum施咒,龙族是个小心眼的族群。

“你要为你自己的行为负责!draco!”卢修斯话一出draco的脸色就死白一片。

 

另一边看好戏的红头发兄弟连口哨都吹了出来,draco的目光却焦急的追随着飞翔的nigrum。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nigrum在空中转了一圈之后飞向韦斯莱那边,在惊呼声中落在了harry的头发上。

Harry有些无语,这家伙就那么喜欢在自己的头发上搭窝吗?

 

“oh!malfoy!你们想对harry做什么!”对他们来说,malfoy家的东西都是危险的。

 

“没事,别惊吓它。”harry安抚着众人放下魔杖,然后把nigrum抓下来抱住,两对幽绿的眼珠子互相对视着。

 

“你们——”好像。

赫敏第一时刻从怪异中找到了相似点,却发现说不出口来。

 

Nigrum舔了舔harry抱着它的手指似乎在表达饥饿,虽然malfoy的血很甜,但它也时不时的需要契主的血液!这个无良的契主!potter每一代都那么不靠谱!

 

但在大家看来这一幕却非常和谐,“它好像很喜欢harry。”金妮无意识的赞叹道。

“当然——在跟着马尔福那么久之后,”ron说着嘲讽的看了看draco难堪的脸色觉得前几年的仇简直报了一半。

 

哎,harry在心中轻轻叹口气,连契龙都不帮着自己还来添乱,他看到draco现在僵硬的样子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大概已经气到极点了吧。

小东西你就不能好好配合draco炫耀完事上车继续睡吗。

 

Harry抱着nigrum走向malfoy一家,

“harry!”担忧的叫声被harry一个回头的摇头给压下。

 

来到draco面前,把nigrum递给他,舜地draco就看到了四只一模一样的绿眸子一起无辜的望着自己,额——突然的怪异感让他的羞怒消去了几分。

纳西莎看着harry却开始走神,好像抓住了什么一样显得不安起来。

“别期望我会感谢你,potter。”draco在接过之后轻声说了一句。

 

“它很喜欢你。”harry不介意的笑笑,看着draco小心翼翼的将nigrum放回笼子。

“当然。”回答之后似乎又懊恼自己不该这样就接了harry的话,瞪了他一眼后转身上火车。

 


评论(11)
热度(773)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