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_17-七日-(仙流,ABO,贴吧旧文修订版)

CH.17

 

那天的亲密接触时让流川也感知到了仙道的生理变化,突然就觉得其实自己也不算输掉。然后仙道给自己擦药做晚饭,死皮赖脸的借着标记的名义亲了自己一次又一次,最后把自己关进书房睡觉。

 

而自己,没有回应仙道的告白,也没有拒绝他的行为。他有些混乱和迷惑。

 

在那之后,流川都没有再去一对一的小球场,那个脖子上曾吐槽过大概一辈子都消不掉的标记也终于被时间抹灭的好像从没存在过。开始学会随身携带图钉之类的尖锐的东西,受信息素影响时就手插裤袋捏一把痛醒自己,然后对自己翻个白眼骂一句大白痴。

 

 

和陵南的比赛眼看就要开始,彩子再一次找上了门,“流川,我们打算为你上报三井作为你的Alpha,当然不会给你暂时标记,你就坐在休息区,如果,只是如果,你想要上场的话,三井随时可以为你暂时标记。————当然你不愿意的话,谁都不会勉强你。可以吗?”语调谨慎。

 

 

“随便。”

 

 

 

 

湘北VS陵南

 

仙道意外的看到流川穿着正式队员的衣服出场,已经快一个多礼拜没有见过对方,他不愿强求任何人,他已经踏出了那一步,所以一直在等流川愿意伸出手,可这家伙像消失了一样毫无音讯。

 

 

主持人报着名单

“候补-小前锋-流川枫 Omega,其Alpha-三井寿。”

 

全场为流川枫的Omega身份哗然,陵南队震惊得甚至是无礼的望向流川的方向,只有仙道为后面的那句话燃起一股隐怒,目光寻找流川枫的位置,眯着眼有些不善的巡视着,在确认流川身上并没有被标记的痕迹,首发也没有上场时,情绪才稍微好转。

“仙道,怎么了?”最先反应过来的越野对同为alpha的仙道突然迸发的气息尤为敏锐,虽说他也很吃惊流川枫那样的人会是哦mega,但仙道的反应也太奇怪了吧。

“没事,有点惊讶。”仙道朝越野微微一笑

你这是惊讶的表情吗?你这明明是要吃人的表情好不好啊喂。

 

 

比赛-开始。

 

虽然流川现在身上已经没有那个Alpha神秘人的味道,大家都差不多忘记了那个气息。但是三井从一开始就觉得那个味道很熟悉啊很熟悉——一定在哪里,到底是哪里呢——直到现在,三井和仙道握手的瞬间突然一个机灵地抖了一下,猛地抬起头直愣愣的盯着仙道,手下力道因突然的惊吓而失控,惹得仙道挑眉疑惑,陵南队员却以为这是湘北的挑衅,各个虎视眈眈的瞪着三井。

 

然而此刻的三井处于极度放空的状态中完全没有感受到周围的气氛,大脑跑马灯似的走着:不会错!!!绝对不会错!!!卧操啊!!!居!然!是!这!家!伙!卧操啊!!!卧操啊!!!卧操啊!!!

 

看着失态的三井,仙道则以为现在这家伙是流川的Alpha,那自己当初对流川表白的事情也许他也知道,所以现在这情况——是在示威?

 

当三井缓过神时,倒是毫不尴尬的松开握的久到让大家都窘迫的手。暗暗想到难怪觉得今天仙道怪怪的,好像没有曾经的散漫,原来是这样——这是在生气吗?还是——吃醋?为自己突然的想法点了个赞,啧啧,今天有意思了。

 

 

开始了,少了进攻之鬼流川枫,湘北只能打曾经的战略,加强防守靠三井外线得分,樱木和赤木保证篮板的概率。

 

即使是这样,但奈何仙道彰其实抢得了篮板,盖得了火锅,截得住快攻,破得了严防,布得了攻势,尤其当他愿意这么做时。场外的田冈教练看着今天势如破竹的仙道有点被吓到,难道他被仙道虐了太久,这下看到终于发愤图强的人反而有些不太习惯了?惊吓过后就是满满的感动,这孩子长大了。

 

陵南分数如歼灭战式的速度在增长,三井防着仙道突然冒出来一句,“球场得意啊仙道彰”,说话间已被仙道突破,只听到一句“小心情场失意喔。”从身后传来。

 

原先打算急停跳投的仙道突然大步一跨,一跃而起,在空中用身体直面硬抗赤木的防御。

篮框发出震天的声响交杂着赤木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砰!!!

 

大灌篮。

全场沸腾。

今天的仙道彰,纵横驰骋,势不可挡。


评论(9)
热度(35)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