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_16-七日-(仙流,ABO,贴吧旧文修订版)

CH.16

仙道冲到那个小球场看到浑身是伤的流川以及伤的更严重的另一位,一直悬着的心才算是落地,而后又涌起强烈的心疼和后怕。

 

流川看着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捏着手机,穿着陵南外套和校队球衣的人,瞬间刚才的杀气都消逝了,像个被卸了全身气力一般,脚一软就要和大地亲密接触,终是跌在了仙道怀里。

 

仙道半架半拖着人回到小区里面自己的公寓,发现公寓里根本没有医疗箱,对着流川说明后就转身出门去买急救用品

 

 

回想到刚才那个男人强行触碰自己时,自己居然会因为信息素而勃起,身体的反应让自己作呕,活生生的咬了自己的手臂一口,用痛楚麻痹后才揍了那个该死的人。

流川闭了一会眼睛后又慢慢睁开,仙道的床上满是Alpha的味道,那些味道好像有知觉的细密藤刺,一丝丝一点点的刺探搔刮着自己的皮肤企图潜入,狡猾的一如仙道那混蛋,难耐的麻痒和羞热萦绕着流川的周身有种奇异的安全感,他并不担心被伤害。明明已经精疲力竭,身体却又开始忠实的反馈,即使不恶心依旧很讨厌,为无能为力的自己而愤怒不甘。

 

 

当仙道回来后去房间,居然没有看到流川,门口的鞋子还在,敲着卫生间的房门

“流川你在里面吗?流川?我进来了?”,说着就进去拧开没有锁的门径直而入。

流川穿着打球的衣服就这样泡在浴缸中却没有任何的雾气,仙道隐隐察觉到了什么,走过去伸手一试水温,果然——冷水。

眉头一皱,紧忙半拽半抱着流川拖出人来,“他妈的你在干什么!?”仙道式的风度今天算是全毁了,仙道式的自制也全被这个叫流川枫的家伙灭了个一干二净。

“不关你的事!”流川也愤怒着正愁无处宣泄

 

“在我家就归我管。”仙道的气势随着怒意增加,信息素不受控荷尔蒙乱飚,引得流川刚压下去的欲望再一次复苏,察觉到自己变化的流川更加生气的回敬仙道彰,“放开!我要回家!”

 

仙道看着这个半个身子在冷水里还不停扑腾的人也不说话,强行把人弄上床开始扯掉湿衣服。

“你给我放开!”,流川毫无章法的拳打脚踢,奈何现在的自己根本不是仙道的对手,绵软的拳头被直接压制在了床上。不想让仙道发现自己身体的变化,不想让仙道看到自己被信息素控制的样子。

因为想做他的对手,堂堂正正势均力敌,被发现了的话就好像——输了一样。

 

仙道骑在流川身上钳制他的双腿,脱掉上半身后把人用被子包裹住就开始摸索着脱下半身

 

突然停顿

 

他发现了——一秒的停顿却犹如电影画面般被放了一个无限加长版的慢镜头,慢到能仔细的看到流川焦躁的双眸恢复到冰凉试图掩饰难堪和挫败,不再挣扎的双手微微抓了抓白色的床单又不自然似的不松不紧,只是身体由于仙道的接触在不自觉的轻颤,每一个毛孔都在渴望叫嚣。

 

仙道的停顿只有那么一秒,不发一语的继续脱光衣服后把流川裹紧,随后拿了一杯热水以及各种擦伤之类的药品过来不顾闹着别扭歪过头似乎打算打死不看他的流川,再次爬上床将人强行抱在怀里喂水。

 

流川也抵死不配合,一杯水撒了大半在棉被上,仙道也不生气,放下杯子紧紧的抱着人,头埋进流川颈窝,用力的呼吸着流川的气息。

轻轻的,流川听到仙道的话,感受到胸腔震动传来的声音

“对不起。”

白痴,我又没有怎么样,搞得比我还惨干嘛。

“今天下课就被教练逮住去训练,我本来想溜出去的,也就没给你打电话,没想到教练锁了体育馆。”

仙道解释的声音很轻,第一次,仙道彰向别人认真的解释一件事情。第一次,仙道觉得那么害怕和心痛。

他想,他是真的败给这只小狐狸了。

“白痴”,流川终于开口。

 

仙道吻上流川的颈间,一边啃咬一边说,“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他摸你哪里了?这里?还是这里?”仙道说着手就摸上了流川早已勃起的部位轻轻揉捏了一下。

“混..蛋”怎么可能!当然没有!谁让你碰了!?

 

气温上升,大脑趋近空白,血液下涌

流川在仙道手里释放后失神的那会儿依稀听到有声音呢喃着:

“枫,我喜欢上你了。”


评论(3)
热度(45)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