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10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Chapter.10

它的黑色油漆已经破烂不堪并且满布刮痕。银色的门把手已经扭曲成了一个蛇形。在大门上既没有钥匙孔也没有信箱。卢平掏出魔杖敲了大门一次。听见大门发出一阵响亮的,金属质感的卡嗒声,听起来好象是一条金属链子发出的声音。大门吱吱作响的打开了。

格里莫广场12号,上一世住了十多年的家。

 

远处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罗恩的母亲,韦斯莱太太从大厅最尽头的一扇门后面出现了。她的脸上洋溢着欢迎的喜悦匆匆的跑向哈利,“哦,harry,真高兴见到你!”她小声说道并给了哈利一个几乎能把肋骨勒断的拥抱,然后抓着他的手臂挑剔的检查着,“你比上一次健康太多了!简直不敢置信!邓布利多的决定是对的!”

 

Harry跟着韦斯莱夫人蹑手蹑脚的通过了一对长长的,长满蛀虫的窗帘,绕过了一个巨大的看上去象是几根巨人腿构成的伞架之后,走上了黑暗的楼梯,经过了一排裱糊在墙上作为装饰的缩小的头状物体。

 

“你比罗恩第一次来这里好多了,harry,你的房间在右边,罗恩与赫敏会向你解释一切的。”然后她就再次急匆匆的下楼去了。

 

harry穿过了黑暗的楼梯平台,转动了门把手,这个门把手的形状也像是一条大毒蛇的头,他知道接下来的场景,但是此刻他握着把手的动作却静止了下来,有那么一瞬间,他仿佛觉得打开这扇门,会看到的是那个铂金色的头发。

 

赫敏冲上来给了哈利一个拥抱,几乎把他撞到了地上,再一次见到赫敏和罗恩的harry是有些激动的,毕竟他们两个是因为他而死。但他有些挣扎该如何与他们沟通,上一世经历了那么多他们不能支持他和draco,却也接受了。他相信他的这两位朋友,却烦恼该如何办。

 

“嘿,你还好吗?”罗恩有些不确定的开口,他已经做好了解释一切的准备,甚至已经做好了接受harry勃然大怒的准备,关于为什么不给他寄信,为什么他们在这里,这里是哪里,这里正在进行着什么,但是harry的冷静让他意外的同时开不了口。

“你看我像不好的样子吗?”harry笑着坐到毯子上。

重逢的惊喜让罗恩忽略了harry的外形巨大的改变,现在再看时已经不止吃惊,“你——看上去很不一样。”

“毕竟我被困在德思礼家族根本做不了其他事不是吗?”有些嘲讽的口吻拉回了罗恩的内疚感。

赫敏在一边有些紧张的接口,“邓不利多要我们发誓什么也不能说,哦,我们有很多事十分渴望能告诉你,自从我们来这里之后我们仅仅见过他两次,而且他也没有太多的时间,他只是要我们发誓在写信的时候不要告诉你任何重要的信息,他说猫头鹰也许会被中途截留。harry,我们真的很抱歉!”

之后关于预言家日报,关于凤凰社,关于各种事情赫敏都说的很快,好象她认为说的越快harry的愤怒就越少,只是一直都平静的harry让她更加心惊胆颤,好像随时就会爆发一样的不安感如影随形。

 

 “你不用像那样控制你的愤怒,哈利,让他们全部爆发出来,”突然出现在房间的弗雷德高兴的说道。

“没错,harry,”同时出现的乔治对着他高兴的说道

 

“你们好,可惜我并不是很有力气愤怒,刚刚经过一场长途飞行后再接受了那么多信息让我觉得很累。”

 

费雷德耸了耸肩,“好吧,我以为你会有兴趣知道他们的会议在说些什么”

“你们要小心,”罗恩盯着顺风耳说道,“如果妈妈再次看见它们——”

“喔,小弟,我们是谁?”乔治笑着一条胳膊搭上罗恩的肩膀

“冒险是值得的,他们正在召开的是一个主要会议,想试试升级版的吗?”费雷德的一条肩膀搭上harry

 

房门又被打开了,出现了一头长长的鲜红头发,“哦,你好,哈利!”说话的是罗恩的妹妹金妮,她的脸上一片明亮,转向弗雷德和乔治,她接着说道:“这里听不见——带着顺风耳走吧,妈妈在厨房的门上施展了消声咒语就离开了。”

弗雷德发出了一声深深的叹息。“惭愧啊。我真的想知道老斯内普在干些什么?”

    “斯内普?”harry很快的说道,“他也在这里吗?”他的脑子飞快的旋转着,这个让他上一世最尊敬的教授,是的。超过了邓布利多的尊敬。他决不能再让他死去,不止他,还有教父。他必须和他谈谈。

    “是的,”乔治说道,没有注意到harry的沉思,他小心的靠近门口并坐在其中一张床上。弗雷德和金妮跟着他。

    “他正在提交 一份报告。这是最高机密。”

    “那个饭桶,”弗雷德懒散的说道。

    “他现在是我们这边的,”赫敏责备的说道。

    罗恩对赫敏的论调嗤之以鼻。“不要阻止那个家伙成为一个饭桶。他看我们的时候与我们看他的方式是一回事。”

“比尔也不喜欢他,”金妮说道,好象这样就可以解决这个争端一样。

“但他确实是我们这边的。”harry重复着赫敏的话,引来韦斯莱家族全体的愕然。

“你到底是怎么了!harry!”罗恩不敢置信的看着harry。

 

韦斯莱夫人的声音打断了房间的谈话,“会议结束了,现在你可以下楼吃晚饭了。每个人都想目睹你的风采,hary。”

“韦斯莱夫人——”harry连忙冲下楼问,“斯内普教授还在吗?”

“他快走了吧,他从不在这里吃饭。”

“harry!”罗恩和赫敏的声音从楼上传来,依旧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疑问。

 

Harry赶到门廊,看到正要离开的斯内普,再一次见到他的刹那屏住了呼吸,叫出口的话带着些许犹疑,

“斯内普教授?”这个男人还是穿着整齐老式的袍子,扣子扣的一丝不苟,油腻的头发衬着因疲倦而发灰的脸色,这场漫长的会议似乎耗尽了他最后的生气,整个人异常阴郁。

“potter?”斯内普看到这个形象的harry也有些慌神,然后很好的控制住了表情,更意外的是harry主动来找他。

“斯内普教授,我们可以谈谈吗?”

“我没有时间能给你浪费,potter”

“是关于dr——Malfoy.”harry压低了声音保证只有两人听见。

“和我聊malfoy?你的脑子又被堵塞了吗?食死徒的问题与你无关。”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等等!教授”harry露出迫切的神色,然后脱口一句“是关于您的教子。”

斯内普的瞳孔瞬时收缩,“你知道什么?potter”他走向harry的身影带着压迫感,“跟我来”,两人来到一间空着的房间,斯内普布下了各种防窃听咒后说,“10分钟,解释一切。”

“教授,是一个梦,我做了一个梦——伏地魔要让draco·malfoy带一样东西到霍格沃茨去。”

“还有呢?”

“没有了,教授。”

“你怎么知道他是我的教子?”斯内普有些生气的质问,“从你那个愚蠢的梦里面吗?potter!”

“这并不是重点,教授。重点是我相信你。”harry眼神坚定

“哈——harry·potter相信一个食死徒。”斯内普的声音一字一顿,低沉可怖,“你不该相信食死徒。”

“邓布利多相信您,教授。”harry回答的理所当然,让斯内普无法反驳。

“现在,回答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只能告诉你,不是邓布利多。”知道这件事的除了malfoy家族只有邓布利多。

“哼——你不应该梦到那些东西。”斯内普盯着harry许久,妥协一般转身离开。

他知道他是去找邓布利多了。

呵——西弗勒斯的摄神取念还是那么厉害,可惜他已经不是那个potter了。

 

Harry在斯内普走后走出房间,迎来了一干朋友们的围观

“harry?”赫敏小心翼翼的叫他

“伙计!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和斯内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罗恩看上去有些崩溃

“这个暑假里,大家都有不能说的事不是吗?”harry笑笑,“去吃饭吧,韦斯莱夫人在看着我们。”

 


评论(3)
热度(701)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