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5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夜半

格林德沃给两人施了一个幻身咒,然后披上隐形斗篷一起来到马尔福庄园。刚到庄园,哈利额头上的闪电伤疤就一阵火辣的疼痛猛地袭来,他皱着眉没有吭出声,却在心里狠狠唾弃卢修斯现在就已经将伏地魔迎到庄园供奉。

“你要带我去哪儿?”

被隐形斗篷限制行动范围的哈利只能一步不落的跟着格林德沃,对于这个陌生的方向表示怀疑。

“当然是去看看那个被叫做我的二代的伙计。”格林德沃说的玩味而理所当然,行动却很谨慎,魔杖放在了他最趁手的位置上,随时可以进入战斗状态的姿势。

“等等,”哈利从后面按住格林德沃的肩膀,扶着额头的举动获得转身的格林德沃一个探究的眼神。

“他能感知你?”说话间他的魔杖抵在哈利的额头周围游走,如果不是那个誓言,哈利毫不怀疑眼前这个人眼中隐藏的是杀意而不是玩笑。

“不能,只有我能感知他的情绪。”要说现在自己哪项魔法技能最好,必然是大脑封闭术无疑,“不要惹麻烦,他现在很生气。”

“那才有趣不是吗~别忘了你的誓言里要借我一次隐形衣,不如就现在~你去不去随你,哈利?”势在必行的问句。

“借我的隐形衣去偷看伏地魔?你就那么无聊吗,格林德沃?”简直不可理喻。

“你得多了解我一点儿,哈利。毕竟我们还有很久的日子要相处~”

 

 

“卢修斯——我还能相信你的忠诚吗?”伏地魔坐在椅子上看着跪在他脚边的仆人。

“我的主人,我曾经一度迷茫过,但我对您的忠诚从未因迷茫而迷失过。”卢修斯单膝跪地的身板僵硬而笔挺。

“呵——我给过你机会,你说最大的麻烦会是摄魂怪,他们已经臣服于我,但你给我的回答呢?我的追随者们依旧在阿兹卡班里!”伏地魔咆哮的站起身来。

“主人,我只是还需要一点时间去解放他们!请您相信我,您的追随者不用多久就将重现于世,我承诺。”卢修斯急切的将目光跟上伏地魔,随即又惊恐的垂下头颅。

“你的承诺对我没有价值,你还记得我的规矩吗?”伏地魔的声音轻缓而阴冷,纳吉尼感受到了召唤一般从阴暗处游移到卢修斯的身边打转,发出嘶嘶的威胁。

卢修斯的声音颤抖却清晰:“是的,我愿意接受惩罚,我的主人。”

一次长久的钻心剜骨之后,卢修斯发颤的身躯取悦了伏地魔。

 

“钻心咒?他居然喜欢这个咒?”格林德沃的惊讶中带着遗憾,摇着头说,“多无聊的咒语。”

“那您的手段呢?”哈利讽刺的问。

“呵——你知道有种咒语可以让人像被活剐一样看着自己的肉一片片剥落,直到见骨吗?”格林德沃的话中带着不可闻的亢奋,双眼盯着哈利像在看一个现成的试验品。

“你不是个好巫师吗?”哈利似乎完全不惧怕对方的恐吓,依旧嘲讽的回答他。

“啊~我是德国的好巫师,现在不是在英国吗?”似乎是无趣于哈利的反应,收回目光看着伏地魔,低语,“看来我高估他了,或者低估了英国的乏味度。”

 

“去带德拉科来见我。”

 

正欲转身离开的格林德沃,被哈利突然的定住而笔直的撞在了他的背上:“你干什么!?”揉着鼻子不高兴的开口抱怨。

“别动,呆着。”哈利难得的没有带上平日里常见的半个微笑式表情。

 

“……主人”,卢修斯似乎在思考如何开口,“德拉科他……”

“卢修斯,我以为我得到的是马尔福家的忠心,难道我错了?”

“不,您是正确的。马尔福家效忠于您,但是德拉科——我去叫他。”卢修斯似乎是进行了一番斗争,最后还是遵从了指令。

 

看着出门离开的男人背影,哈利的唇泯得死紧。

过了一会儿,卢修斯再次回到这个房间,身后跟着一个比他矮一个头的少年,同样的铂金色头发,却与他父亲那干糙的头发截然相反的顺滑服帖。少年穿了一整套黑色的西装礼服,衬得皮肤更加的苍白,目光盯着地板,好像有千斤压在他的头顶让他不敢抬起头来。

“参见主人。”

“——参见黑魔王。”

学着父亲的姿势单膝跪在伏地魔面前,不敢称呼主人,德拉科自从听见父亲说黑魔王要召见自己时就开始紧张的大脑一片空白,兴奋和害怕交杂着一路跟随父亲来到这个房间,进门之后才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都不如恐惧来得浓烈。

只有恐惧最终支配了他。

 

哈利看着跪在地上的德拉科,从没想过今生见到他的第一面是这个样子,发誓要保护的人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格林德沃听见哈利的呼吸粗重起来,那是压抑愤怒的声音。

 

“德拉科·马尔福———你愿意跟随我吗?”

德拉科的喉结上下滚动,干燥的薄唇一张一合的发出几个音节:“我愿意。”

“我相信你父亲的忠诚,但我该怎么相信你?”

德拉科紧张的撇了一眼一旁的父亲,看到了拒绝的指示,但他犹豫了几秒后说:“请给我机会向您证明。”

“德拉科!”卢修斯有些愤怒不听命令的儿子,“你凭什么以为自己能为主人效忠,不要像个自大的格兰芬多!”

被父亲的教育不甘而不敢反驳的人只能将头垂的更低。

“卢修斯,你知道,我一向乐于给年轻人机会。”

 

“哈利,你喜欢的人真有趣。”格林德沃看着脸色越来越差的哈利开始幸灾乐祸起来。

 

“那么多年来,人们都说霍格沃茨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们该如何证明他们的愚蠢?”

“您的莅临将是最有力的证据。”德拉科有些颤抖的回答。

“这将冒着极大的风险,所以我能指望你吗,德拉科?”

“我将是你最忠诚的追随者之一。”

“很好,将消失柜修好了带到霍格沃茨去,等我的消息。当我到达那里之时,黑魔标记将奖赏你的忠诚。”

“乐于效劳,黑魔王。”

 

格林德沃吹着口哨拍了拍哈利的肩膀。两个人跟着卢修斯父子一前一后来到书房里,纳西莎端着茶进来,关上了房门放出一系列的咒语后终于开口:“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找德拉科进去!”她的情绪有些不稳。

卢修斯重重的将手杖敲击了一下地面:“黑魔王原先只是要用德拉科来挟制我一下,没想到——”说到此处,毫无风度的站起身来,绕过书桌来到德拉科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以为他在给你荣耀的机会吗?”

“父亲!您说过马尔福家族效忠黑魔王。我——我也是一个马尔福。”德拉科苍白的脸色因为激烈的情绪而开始泛红,有些不甘示弱的面对父亲而立。

“什么?!黑魔王让你做事了?他让你杀谁?”纳西莎上前道两人身边,紧张的看着德拉科发问。

“他没让我杀人,他只是让我修好消失柜然后带到学校里去。”德拉科难堪的将头撇向一侧,像是在为了任务的简单而不耻说出口。

纳西莎却松了一口气,但未放下的心紧接着就因为卢修斯的下一句话而再次悬在半空。

“然后他就要给你标记!”卢修斯愤怒的吼叫,完全不顾平日的礼仪形象。他所知的恐惧全都化为怒火朝着德拉科倾巢而出,“你根本不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我愿意接受标记!我一直在等这一天!马尔福不该以此为荣吗,父亲!”德拉科的忿恨带着不解,他只是想要证明自己。

在纳西莎的惊呼中,卢修斯给了德拉科一巴掌,将人打在了地上。

这一巴掌不仅打破了房间的争吵,更打破了哈利的怒火。

一只小龙破空而出飞到德拉科面前对着卢修斯喷出微弱的火焰,如此喜剧的一幕震慑住了马尔福一家,却让格林德沃笑得快到蹲到地上。

“喔哈利!!哈哈哈!!!哈利,你比伏地魔有趣多了!哈哈哈!你应该抓紧时间学习你的家族魔法。”

主人的情绪会和契约之龙紧紧相连,所以哈利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召唤出了这只小龙来,好吧,然后它在对着卢修斯喷火。

卢修斯开始四处施咒:“谁在这里?”小龙摇摇晃晃地飞着往德拉科的身上躲,刚被打了一掌,又被一只奶龙缠上的德拉科真的有点懵。

先缓过神来的是纳西莎,她看着这只龙沉默几许,然后她失态地撩开了一些衬衣往身体上的某部分看去,这大胆而失礼的行为又一次吓到了瘫坐在地上的德拉科。

面对卢修斯询问的神色,纳西莎缓缓摇了摇头。附属家族印记没有出现, 波特家族没有解封,也许是她想太多。

 

“快让你的龙回去。”格林德沃恢复正常后对哈利下指令

“可是——我不知道啊!”哈利觉得自己现在仿佛活回了真正的16岁。

“那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

哈利的话没有说完,就看到格林德沃已经现身在了马尔福一家面前。

“这个混蛋!”

 

一阵长久的寂静表达了今天的马尔福一家受惊次数超出了承受值。

“晚上好,希望我没有惊扰到各位。啊~我是盖勒特·格林德沃~”


评论(12)
热度(798)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