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CH.3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走吧,先去密室。”哈利说着站起身。

“回主人,您目前还去不了密室,需要等您完成了家主继承仪式才会被允许进入。”艾利克斯毕恭毕敬的回答。

哈利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又一股脑地瘫坐在椅子上,扶额后仰将头靠在椅背上,一条腿屈起,另一条大喇喇地垂得笔直,盯着鹰狮追逐的吊顶咕哝着几句:“继承仪式上又要放血了是不是。”也难怪祖母那么执着。古灵阁里的金加隆有多少他不在乎,但那个龙蛋他还是很好奇的。

这位年长的家养小精灵在回答了一句是之后,似乎是没有忍住,又加了一句:“主人真是和詹姆斯少爷一样不拘小节。”比如坐姿。

哈利眉毛一挑,挥了挥魔杖,却听见嘭的一声,魔杖又一次冒起烟来,喔梅林的臭袜子!他忘了这该死的魔杖现在脾气不好!

紧接着低吟了几句,左手打了个响指,流光追逐着一匹独角兽绕着主卧回旋一圈,将这里的主色调换成了幽暗的墨绿色,以及各个细节处隐隐藏着的暗金色边纹。

更改完后打量着周围的哈利眉头微皱,艾利克斯上前一步,非常有眼色地弯腰说道:“吊顶上的图案要继承仪式后才会更换,主人。”

行,贵族的规矩。他懂。

在哈利消化现实时,艾利克斯暗自腹诽,那个打响指的骚包魔法真是和詹姆斯少爷年轻时引人注目的风流作风一般无二,苏珊夫人要是知道了一定又会念叨失礼。

自我消遣结束的哈利看着跟了自己一世还多的魔杖陷入沉思,去不了奥利凡德,只剩下德国的格里戈维奇是自己现在唯一的希望。但是他不知道格里戈维奇的人际关系,只不过他知道这位老魔杖的制作者当初可是被德国的那一位用昏迷咒抢过老魔杖的,应该不会有往来。只要那一位不知道他的事情,其他人哈利还没有放在眼里。

 “哈利,带我回女贞路,把家族史那本书拿给我。明天去替我取些金加隆,再准备一套德式的普通款巫师外套,明天我们去一趟德国。”

“遵命,主人。”

 

第二天中午

一位叫安妮的小精灵突然出现,艾利克斯紧随其后

“你怎么能让小主人吃那些东西!”

“是我的失责,但是主人没有召唤,你不能随便出来,安妮。快跟我回去!”

“安妮已经惩罚过自己了!安妮不允许波特家的小主人这样被虐待!”

两个小精灵的争执吵醒了昨晚看书太晚还没睁眼的哈利:“安静。”

哈利有些担心的看看门外,他现在完全不想做任何能被费农和佩妮盯上的事情。

“好了,安妮?规矩就是规矩,没有我的召唤不能擅自出没。”眼见着安妮的大眼睛开始积满泪水,接着说,“下不为例,谢谢你的食物,以后还要麻烦你准备。”打一棒给一枣的行事作风早就被哈利掌握得驾轻就熟。

“遵命,小主人。安妮很抱歉,安妮很高兴。”小精灵激动不已,小主人真是好人,不仅没有惩罚她还感谢了她。

换上艾利克斯准备的衣物,很好,完全遮住了脸。在德国那个黑魔法师遍地的国度,希望自己能顺利隐入吧。

“我们走”

 

 

德国

格里戈维奇的魔杖店

魔杖店的高峰期是开学之前,而现在——放假,正是最清冷的时候。哈利拉了拉帽檐,踏门而入。

 “欢迎格里戈维奇魔杖店,喔,看来是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客人。有什么我能帮助您的?”老人神色和蔼,目光犀利的打量着少年。

“我的魔杖出了问题。”

“喔?那我能先检查一下您的魔杖吗?”

“不能。”哈利没有考虑便拒绝,世上唯一的同孪魔杖拿出来就等于暴露身份,绝不可能。

“这样啊,”格里戈维奇停顿了几秒,“请问您这根魔杖是因为什么损毁的?”

“没有损毁,它只是不再适合我了。”

格里戈维奇想了想,没有继续提问,转身随意的抽出一根魔杖:“龙的神经为芯,樱桃木为杖,十一又三分之一英寸长。”龙神经的魔杖一旦被人夺去便会忠于现任主人,不是那么忠诚。 樱桃木配合龙神经最为合适,他需要自控力极强,心理强大的巫师。

哈利拿起魔杖时一阵黑烟,格里戈维奇却意外的挑了挑眉,喔?

 “龙的神经为芯,黑檀木为杖,十二又四分之三英寸长。来试试看。”格里戈维奇依旧相信更换魔杖的不忠者是双向的,最适合的是龙神经为芯,而黑檀木适合我行我素的人群,也许这个小子只是那些人之一。

这次不仅有烟,巨大的爆炸产生强大的威力。格里戈维奇一改刚才的散漫,开始感兴趣起来,能控制黑檀木的看来是意志很坚定的魔法师,但依旧不适合。

又换了几根龙神经后,格里戈维奇终于放弃了让年轻人试用这种魔杖芯的类型。在之后的各种芯杖失败之后,格里戈维奇越来越高兴起来:“挑剔的客人。那么,凤凰羽尾为芯,冷衫为杖,十一英寸长。”终于爆炸不在,也没出现什么奇迹,哈利觉得至少能用不是吗?但格里戈维奇却反而面沉如水,虽然这个小子不适合这根魔杖,但是能控制凤凰的人在世者寥寥无几。

哈利暗暗叹了口气,难道被自己说中了,这个世界已经没有适合自己的魔杖。他刚想开口说算了,却先一步被格里戈维奇看出了意图,只见这位爷爷级别的人脸色一拉,声音拉高:“小子,要有耐心。”

在被又拖着试了几根之后,格里戈维奇陷入沉默之中。

“看来这里没有我需要的东西,打扰您了。”哈利说完便打算离开,却看到店门被身后的魔法师施术啪的关上。

“小子,你要去哪儿?格里戈维奇没有的魔杖,这个世界都不会有。”老人语带自豪。

“也许就是没有吧。我该告辞了,先生。”哈利的声音表达着自己的坚决。

“三天后的这个时候,你再过来。”

“我想不必了。”三天?那会发生太多事,他今天在这里给这位老人的印象过于深刻,他不愿冒险。

格里戈维奇闻言生气的一拍桌子,“那就明天!明天的这个时候你过来!我会为你做一根适合你的魔杖。听见没有,小子?”

“我可以同意您为我制作魔杖,但我希望这件事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话刚出口便惹得老人眼睛一瞪,现在想要让他量身定制魔杖的机会千金难求,这个不知哪里来的小子居然还要谈要求才肯接受。哼!

“不知好歹的小子,不过,已经晚了。”

哈利神色一紧,转身就要离开:“艾利克斯。”

小精灵却没有应召出现,代之出现的则是那个哈利在德国境内最不想遇到的人——第一代黑魔王,盖勒特·格林德沃。

 

“有人动了那根凤凰魔杖?”格林德沃显然是在向格里戈维奇问话,但目光却没有离开过哈利。

“很明显不是吗。”老人的回答有些嘲讽

这根凤凰魔杖是一个失败品,是那两根传说中的孪生魔杖的试验品,在格林德沃当年夺取了老魔杖后发现它居然在格里戈维奇这里,就施下了咒语,一旦被触动便会触发。当然当年的施咒行为纯属无聊,他只是好奇谁会适合这个试验品。

 电光火石之间,格林德沃已经向哈利展开了攻击,没想到对面这个隐藏在黑袍之中的少年实力不弱,无杖魔法的强度非常高。但显然一般的魔法无法打击到对方,而没有魔杖施展不了高等魔法让哈利的劣势更加明显。

“够了,年轻人。让我们来聊聊。”格林德沃似乎尽了玩性,收起攻击开口,同时撩了撩自己的金发。

哈利实在是不能理解这个和邓布利多一样年纪却要伪装成青年外表的大魔王。大脑飞速思考着,接话道:“德国人的待客之道真是让人意外,先生。”

哈利脱下了斗篷帽檐,决定先发制人。当初这位魔王的獠牙没有伸到英国,如今他的生命之危应当是没有的。希望自己能合理的满足眼前这位现在全身叫嚣着好奇的老男人。

 “哈利·波特”陈述的语气里带着兴奋。

“是的,我就是哈利·波特,您好,格林德沃先生。”哈利微笑着回答。

“你认识我?”

“当然,在巧克力蛙卡片里,您很有名望。”哈利决定暂时不提邓布利多以免刺激了面前的人。

“很高兴你认识我,既然这样,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喜欢什么吧,波特?”格林德沃一边释放魔压一边开口。

“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东西,但首先,我需要我想要的东西。”哈利一字一顿。

“很公平,”格林德沃环视了一圈后说,“你的魔杖呢?”

哈利明显没有适应大魔王如此讲理的样子,奈何他在弱势,此时也不需要再隐藏,拿出了那根凤凰魔杖,挽了一个杖花表明自己的不再适合,随即把魔杖递给了旁边那个已经双眼放光的老头去查看。

格林德沃兴致盎然的摸着下巴开口:“真有意思,邓布利多还不知道救世主不能用凤凰魔杖了吧。”不然他不会特地跑到德国来。

“我希望他永远都不知道。”哈利的话语中有些警告的意味

“那多没意思啊~”这一次格林德沃是真心实意的,非常恶趣味的笑了。

“至少现在,我不希望打扰到他,毕竟他已经有那么多事需要考虑了不是吗?”哈利笑着说。

“多为恩师考虑的好学生啊,波特。”赞扬的话里带着嘲讽,“我可以替你保密,但我有另一个要求。”

“……很公平。”

 “波特?哈利·波特,波特!”旁边的老人自言自语着突然疯了一般朝里屋去翻找着什么东西。

紧接着看到他拿着一本满布灰尘的厚重书本出来,《铭文对魔杖制造的影响》。哈利看到铭文两字时便已经想到了什么,恐怕适合自己的魔杖并不是不存在。

“波特小子”,格里戈维奇叫来人将书递给了他,接着说,“当年老波特夫人来找我定制魔杖并加入威廉家族的铭文进去,我提出的条件便是这本著作,但铭文世家沉寂了那么久,有书的我也再无法做出第二把铭文魔杖,现在也许到了第二把铭文魔杖问世的时间。”他有些狂热的看着哈利。

哈利似懂非懂,回答道:“恐怕不行,我并不懂铭文。”

“哈哈哈哈哈哈,”格林德沃在一边笑的张狂,“波特,哈哈哈。”

“德国人的礼仪真的需要提高,先生。”

“波特,你对你的家族真是一无所知。”格林德沃似乎对于戏弄哈利很有兴趣,但对方神色不改的表情让他有些讪讪,真不像个孩子。于是接着说,“魔法世家之所以强调纯血,都是为了传承。每一个世家会有自己的魔法,不用学习,也学不了,只能继承。那些没有家族魔法的世家当年都是附属在贵族身边的,不像现在,世道变了,贵族遍地。”

听着格林德沃的话,哈利突然想到昨天他用血召唤来了艾利克斯,开启庄园也要用到他的血,结契龙时也需要他的血。

“看来你好像明白了一点,没错,继承者的血是学习家族魔法的基础,能学到多少就是之后的事了。纯血啊,多么宝贵的东西。”

格林德沃的话让哈利心头一惊,血,没错,就像那本魔杖书上的铭文咒语一样,虽然只有他看得懂,但批注解释都有。无论是谁,只要有了他的血,那岂不是都能使用?所以纯血贵族们才要抱团吗?越是强大的异类越是会被灭亡。

格林德沃却好像看穿了他的想法一样,意外的如同个长者般揉了揉他的乱发:“邓布利多太理想化了。没有真正的纯血贵族肩负起复兴的担子,大家都在混乱中喘息。我曾经为了铭文魔咒拜访过你的祖母,她是威廉家族的最后一个传承者。”所以她才那么在乎血统,哈利在心里补充。

“铭文太深奥又太简单了,只需要咒和血不是吗?不同于波特家族是驭龙者,可不是龙骑士那种小儿科,波特家可以使用结契之龙的魔法,但毕竟龙不是那么多的。”

“先生,那么您的家族魔法是什么?”

“呵呵,波特,家族魔法可是秘密。不是所有人都像波特家那么鲁莽的。如果不是波特对邓布利多的信任,你认为我怎么可能知道波特家和威廉家的家族魔法?”

哈利的大脑接受着大量的信息量,所以当初他的家族并不是中立派,他们为了帮助邓布利多建立一个同等共处的魔法界而成为第一批向外宣布自己的家族魔法的世家,威廉家的最后一个继承者?恐怕是其他人都被屠族了,祖父当年答应祖母封印避世的要求恐怕也不是什么妻管严,而是因为内疚。

如果是这样,那他更不能暴露自己的纯血身份,毕竟传承了两个世家的家族魔法的人只有他了。

“我可以和你立下牢不可破誓言哦~”,格林德沃看着沉思的哈利紧接着诱惑,“纯血是一定会传承的,混血的传承是有概率的,我不知道你属于哪一种。但是从你的反应来看你显然继承了威廉家的血统,我会保守你的秘密,所有的。”

“条件是?”

“我需要你的血来改善一根魔杖。”

“老魔杖?”

“没错”

“多少?”

“200cc”

当两个人在格里戈维奇的见证下立誓结束后,格林德沃捂着心口说:“不要总是用怀疑和谨慎的眼神看我~真让人伤心~我可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巫师~对人肉干没有兴趣~”

接着在格林德沃的见证下哈利和格里戈维奇立下牢不可破誓言后,然后哈利将那本书翻到了最后一篇:

《铭文对魔杖制作的影响》:攻击类、防御类、治疗类、诅咒类、守护类、禁咒类。

 禁咒类:双芯魔杖之复生魔杖。

材料:夜骐的尾羽缠绕起爱人的发为双芯,凤凰木为杖。

铭文释疑:爱之教徒。

 在两个老男人倒吸口气的静默中,哈利扯起笑容

“那么,下次我会带着爱人的发前来拜访。”


评论(13)
热度(965)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