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文)

Chapter.1

 

“哈利,坦白的说,马尔福和他母亲是不是住在格里莫广场?” 赫敏抬头盯着哈利的眼睛严肃的问道,眼前的这个男孩已经完全蜕变成了一个男人。

“是。”哈利习惯性的揉了揉鼻梁,换了的长窄型镜框让他看起来显得成熟而隐忍,这个话题一直是他和他的朋友们都尽量避免的。

战后的大批食死徒家财都被魔法部征收,那些无法进入阿兹卡班的灰色地带之人被统一安置在了WYO广场——一个被戏称为隔离区的地方。

我们的救世主,大英雄哈利·波特战后前期主要奔走于为西弗勒斯·斯内普正名,以及保护马尔福一家(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他的救命之人,如果当时没有他扔给自己的魔杖)的性命,然而只是这个年纪的他,即使是经历过大战的他,又如何懂得真正的政治博弈。

直接导致的后果便是他从实质上的凤凰社领袖慢慢地变成被架空的摆设,战后余下的凤凰社高层成员渐渐分成许多派系,哈利虽然做了魔法部的傲罗大队长,傲罗部的部长却不是自己人,一旦冲突,所有的争辩都必须在服从之后进行,一切变得举步维艰,让从前无心权力名望的他第一次尝到无力的愤怒。

在为保护马尔福一家的接触过程中,是的,哈利和德拉科居然该死的相爱了,而且该死的浓烈。一开始哈利将这件事分享给罗恩与赫敏时渴望着得到他们的支持,但是他的朋友们告诉他,他们不会反对他,也无法支持他。

没有人会支持他。大战已经结束了,人们不再需要救世主,大难不死的男孩深不可测的魔力让人们敬畏的同时带着些微的质疑,那些他与他的战友用生命来保护的人们居然质疑他!他痛心却无可奈何。

“他不能住在那里,马尔福一家要住在他们该住的地方,你知道。”

 “卢修斯已经死了,   纳西莎保护过我,德拉科救过我,他们两个已经被解禁了,不要再让我重复这件事,那里对他们才是危险的地方。”哈利提高了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对着记者复述这件事让他精疲力竭,为什么连他的朋友还要来逼他。

“那对你不好!你应该知道,哈利。喔,你知道,我担心的是你!魔法部因为这件事对你的打压还不够吗?!现在希望改革魔法界制度的是你——改革对纯血的歧视——但是你现在能做什么?”赫敏张大着嘴喷射出重复的论调。

“你说的我都明白,但我现在不想和你讨论这件事。”哈利近乎冷漠的对待赫敏的怒气。被贵族打压了千百年的人终于将那些人踩在了脚下,即使是大难不死的男孩,也无法改变他们。

因为这,就是人性。

 

就在赫敏想要反击时,罗恩突然的出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他带来了隔离区的暴动以及德拉科的死讯,食死徒用血祭催动了巨大的黑魔阵法,让WYO广场陷入一片黑暗并疯狂的向外掠夺。没有领导者,没有组织,只有一个共同的目的——死,任何人或者自己。

每条街道都开始变得疯狂,大家开始向那个唯一的救世主呼救。当哈利看到躺在地上的德拉科,苍白的肤突兀在黑暗里,铂金的发还在黑暗中闪亮,他不顾一切的将人抱在怀里。怎么会没有温度,他还记得早上出门时德拉科还在他们的床上没有醒过来,他只是吻了他的额头便匆匆离开。怎么会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再也见不到了。

“哈利!不要抱着马尔福了!死伤越来越严重,该死的!”

“哈利!站起来!”

“哈利!放下那个食死徒!你要救更多的人你知道吗?!”

“哈利!!!”

哈利身边的攻击越来越密集,罗恩和赫敏不停的死防着,周围的傲罗们开始频频咒骂催促哈利振作,因为此时他们需要他。但铁三角的另外两个将这些人挡在了外面,虽然他们不支持哈利,他们不觉得德拉科配得上哈利,更不要提那些旧怨,但那是对内。因为只有他们才是哈利真正的家人,无条件的接受他的选择。是的,只是接受。

完全被情绪控制的哈利第一次彻彻底底的暴走了,伏地魔死后所有的魔力传承都来到了哈利身上是他绝对向公众隐瞒的事。

彻底的魔力暴动——以他自身为圆心,剧烈刺眼的银色冲击波横向飞速的向外辐射炸裂,纵向直冲九霄破开了所有的黑暗和血气,仿佛是为了给那个人的天堂之路铺下最耀眼的光芒。

这一天,马尔福世家灭族。

这一天,食死徒尽亡。

这一天,傲罗损失惨重。

这一天,罗恩与赫敏战死。

这一天,救世主之名再次响彻魔法界。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但我却必须首先变成一个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但他们的言语如同利剑刺穿我的灵魂;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但他们总在得救后弃我而去;

我发誓真诚的对待我的朋友,

但他们却无法支持我的选择;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但我却无法保护我的爱人。

可笑的骑士精神,愚蠢的格兰芬多。

我答应过你,无论如何都会保住马尔福一家,但是卢修斯还是死了;

我答应过你,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但是你连最后一面见到的都不是我;

我答应过你,总有一天铂金荣耀会重现,但最后的铂金血脉在我怀中陨落;

我答应过你,永远让你在我的眼中看到最纯正的斯莱特林绿,但如今它已结霜蒙灰。

那应行的路我已经行尽,当守的道我守住了。

从此以后,救世再与救世主无关。

这一天,哈利·波特魔力枯竭而亡。

 

 

一阵晕眩的睁开眼睛,昏暗的小房间,熟悉的感觉让他发了一会楞。一阵翻腾后他确定,现在是1996年,他在霍格沃茨的第四年暑假,他会遇到摄魂怪,会被带去凤凰社总部,还会在开学后面对伏地魔。他的记忆停留在他魔力暴动那一瞬,罗恩和赫敏回头望向他时睁大的双眼,停留在从身体里涌出的光芒与德拉科化为一个颜色的那一刻。

他没想到自己居然回来了。其实自从战后他继承了伏地魔的魔力后,他研究了许多关于古魔法和黑魔法之类的东西,他知道自己的血液里留下过母亲牺牲自己存留的献祭魔法,所以他没有死在伏地魔之前,理论上来说那一次之后这个魔法应该已经消失了,不过他似乎再一次低估了古魔法的威力,又或者说他母亲当初的作为并不是偶然,而是深刻理解后的献祭。哈利思考时无意识地用手指摩挲着魔杖,却不料魔杖一阵暴动后突然炸裂开来,女人的身影模糊成型

“妈……妈?”哈利诧异,在这个已经有很少能让他惊讶的世界里。

“哈利,你长大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你父亲的家族是个古老的魔法世家,你的祖母是一个很固执的纯血主义者,但她也是一个非常睿智的拉文克拉。当初詹姆斯为了和我在一起被赶出家门,波特庄园被用古铭文封印起来,他们离世前留下过誓言:只有纯血的波特家族继承人才能进入。我留在你血液里的古魔法不仅以我的生命为献祭,还有我的血统,用他们换取你的安全和幸福。”

“所以,伏地魔击杀我的那次抵消的是‘安全’,用您的生命为代价;而这一次的重生则是……‘幸福’?用您的血统为代价?”

“你的领悟力很高,哈利,我很高兴。是的,从今以后你的血液里不再有我的血统,你是一个完整的纯血继承者。”

“为什么!?我是你们两个人的孩子不是吗?纯血根本不重要不是吗?父亲根本不在乎不是吗?”

“不要这样,我的孩子。血统不重要,你永远都是詹姆斯·波特和莉莉·伊迈斯·波特的孩子。就因为詹姆斯不在乎,我也在乎,但我爱詹姆斯,我愿意为了波特家的荣誉,也为了你,我爱你,哈利。如果牺牲血统能让你有一次机会再去获得幸福,我没有理由不这么做。”

“妈……妈……”

“去吧,去解开波特庄园的封印,让荣光重降。我看见你抱着的那个孩子了哦,很漂亮喔。可惜看不到他的眼睛,我想那一定也很美。”看不出表情的身影在说这些时让哈利觉得有些俏皮,那表达着喜爱的话语是他的母亲在赞美他的爱人。

第一个支持他们的人是德拉科的母亲,第二个,是他的母亲。他从不奢望过还能让母亲见到德拉科。他想哭,大战后那么多年没有哭过的人突然觉得鼻子很酸。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他想抱着他的母亲,像个真正的小孩子那样投进她怀里,告诉她自己所有的委屈和绝望,告诉她所有的软弱和渴望。

从他进入魔法世界以后,被邓布利多一次次扔进莫名的历练,那时他才11岁啊。他的恩师凭什么认为从小未接受过教育甚至好好照顾的孩子能直面伏地魔,就因为他们还未弄明白的可能不会使他丧命的魔法吗?大难不死的男孩,不负盛名的活下来了,谁又知道那时的他是为了证明他是父亲的儿子,一个英雄的儿子;他是邓布利多的学生,一个伟人的学生。不辜负期待,渴望认可,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得到归属,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然后一步步被推着往前走,失去的越来越多,救世主之名却越来越盛,仿佛生来的使命只有消灭伏地魔而已。接手了凤凰社的他越来越少暴露情绪,越来越多像一个上位者那样生存,哈利觉得那时仿佛自己不是自己,是一个叫哈利·救世主·波特的人在支配自己,直到遇到德拉科,这个儿时的死对头,能让他毫无顾忌的争吵咆哮甚至哭泣,能有那么几分钟变成一个普通人那样喘息。

德拉科不顾一切地希望向父亲证明自己的样子让哈利看到那个为了得到邓布利多赞扬而拼尽全力的自己。他用家破人亡的代价才明白了他从小生存的那个世界,他的懦弱和忠诚让他守卫家庭,他的勇敢和善良让他帮助了哈利,他的出身和坚持让他死守尊严。那个蓝灰色眼底的骄傲是哈利曾发誓守护的东西。

是的,他的眼睛很漂亮,妈妈。

哈利仿佛陷入回忆,喃喃着的声音是向母亲在介绍自己爱人的低语。雾影围绕着他,轻声的我爱你,这次一定要幸福,是莉莉留给哈利最后的话语。

哈利看着消散了白色光华,无声之泪终于滑过颧骨,侧脸,下颚,不见。

用泪悼念,用泪立誓。

这一次,他为哈利式的纯血荣耀而战。

从此以后,格兰芬多的雄狮只会效忠一个人。


tbc

 




评论(29)
热度(2172)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