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原创】《快穿之复原》2.1(流氓腹黑抖S攻X禁欲别扭抖M受)

我再试试能发么…是不是只有番外不让我发


龙马地址:点这里

晋江地址:点这里

长佩地址:点这里

 1v1ONLY


第二篇二月绀香·苌弘碧血

 

|隋炀之(赢锋)X盛睿(姬睿)

|第二篇视角:主攻

 

第一章·二元世界

 

赢锋躺在病床上看着身边的人欢呼雀跃着恭喜他精神力再次上升,事实上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样下去迟早爆体焚身而亡,他花了一周的时候消化接收精神力带回来的记忆和感知,但这份东西却让他困惑不已。

 

精神力对姬睿的感情很复杂,原本它是不会回归的,但姬睿做了一件令它震怒不已的事情——它认定了自己已经完全得到姬睿的人和心,但是对方却擅自离开,自杀身亡。所以它带着满腔的愤怒回归本体,誓要好好修理一下这个不听话的人,或者说它想告诉本体它遇到了一个多么特别的人——特别到它愿意冒着毁灭的可能也要把一切带回来。

 

赢锋皱着眉,为什么,为什么对一个人那么执着——这不是他会做的事情,那种奇怪的被精神体称之为‘喜欢’的情绪像带着倒勾的锁链,一圈圈围绑着他的心,挣扎一下便被刺一片,留下微小而细密的疼和伤口,迅速得愈合结痂散发着挠不到说不出痒,周而复始,弄得他烦躁不堪。

 

他的心被迫囚禁在这牢笼中失去自由,他无法控制自己这莫名其妙的情感,甚至那些肉欲翻滚的记忆此时此刻还控制着他的生理反应,这一切都令他觉得耻辱而愤怒。

 

他从光脑中调出姬睿的资料,想起第一次见到对方的情景——他从审问室里往外看着那群象牙塔中的军校生,在一群带着好奇和畏惧的人里,立刻就被那双冰灰色充满鄙夷和傲慢的双眼给吸引了,多么愚蠢而固执的井底之蛙,受着被人安排的教育成长,靠着世代传承的荣耀,脆弱又骄傲,他想把这世界的阴暗送到那个人的面前看他大惊失色,打碎他所有的信仰带他冲到外面去看他惊惧悲泣。

 

后来他没有那么做,不是不想,而是被暗冢星的行程所搁置,或者说他并不执着——姬睿不值得他放下手头的事情去逗弄,这一拖便迎来了对方前往暗冢的消息——自此再无交集。

 

精神体记忆中那个魅惑的人与光脑中男人的形象重叠着又排斥着,无论如何他都要亲自会一会这位姬家三少爷。

 

 

那边与这里的时间上有差异,至于每个世界到底相差多久他不知道,他向元帅申请了一个整月的休假,进入休眠仓穿越无数光年去寻找自己割留在各个位面的精神体。

 

赢锋一进入某个世界,便能知道这里是否有与他相同的人存在——这是他的源能力,他们这种精神力在那些世界可以被称作灵魂,或者灵魂力,所以对他而言,辨别起来就如同看到一杯杯盛满水的水杯,而不同的那一个便是一块冰晃荡在杯子中哐哐作响。

 

徘徊了一遍那11个世界终于找到了姬睿存在的那一个——那是一个二元相依的世界。

 

这里的政权原本是总统制度,后来天空中出现了一道裂口,异次元的魔物大量入侵本世界,作为抵抗魔物的核心力量,教会从本世界中异军突起,实行主教制度,即主教,司铎和执事三级圣品为核心职位。

 

据传闻主教接到了神的启示,将抵抗魔物的方式传授给人们,然后规范至今已经成为本世界的社会体系之一。

 

在这个本世界的人类,出生后便会将一滴血液留在研究中心,三年之后血液干涸的为普通人,血液成型的为攻击者,血液凝成碧玉的为守护者。

 

攻击者之后每年将血液累计保存于研究中心,他们的血液20年后将成型成器为每个人独有的本命武器,在他们从学院毕业进入教会效力之后,就可以领取自己的本命武器,并考取‘战斗器’的资格。由于人类与魔物的天然差异,即使攻击者有了能与之一战的武器,但肉身毫无防御,一旦被攻击便与常人无异。

 

守护者便是为此而存在,他们的血每三年都会凝华成碧玉,可嵌入武器中提升攻击力。守护者经过学院的各种魔纹学习后进入教会,考取得到‘触纹师’资格,触纹师的血稀释300倍后亲手在一个人的裸身上画下魔纹便如同为对方穿上铠甲,可抵挡魔物攻击。但是所有魔纹都有时效,搭档两人的身上在魔纹完成后会在特定位置出现一样的血色标志,一旦标志褪色就代表魔纹之力在减退。

 

在教会中,司铎主管守护者,执事统领战斗器。战斗器与触纹师两两搭档是战斗的最基本形式,以此为基础上的4人小队,10人中队,20人大队等组成了教会的战力配备。

 

 

赢锋的精神力找到自己曾割裂的部分一番融合之后,大致了解到这个世界的情况,在这里他的名字是隋炀之,属性攻击者,他没有进入学院,当然也拿不到自己的本命武器,他选择了另一条路。

 

攻击者的血液即时成型,20年成器。在战斗中即时成型的武器虽然攻击力没有本命武器威力大,而且由于耗血量大会影响体力因而不被主流所接纳,但那些不愿受教会约束管教的攻击者,大多用此法战斗。

 

只是战斗时他们不同于拥有触纹师搭档的战斗器,以脆弱的肉身相搏魔物,每一次都是命悬一线,和魔物你死我活,因此将这些攻击者们称为‘悬命者’。

 

悬命者大多单独行动或者拥有社团,他们和魔物战斗有的是追求刺激,有的是想证明学院派的无能,更重要的是因为异次元魔物体内有一种碧石,与血之碧玉能量相似,亦可镶嵌入武器使用。

 

力量,永远是攻击者们追逐的重点。

 

 

“黄色警报!6区出现七级魔物,请附近中级小队立刻赶往现场,现有2名巡逻见习生正在驱散群众,请中级小队马上赶到!再重复一遍——”

 

“吾爱小队正赶往现场。”一个男人开着车回答总部。

“亲爱的,你说杀爱队的方墨会不会又来‘巧遇’?”说话的女人留着棕色的大波浪长发,黑色的教服包裹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白色的袖口标志着她中级触纹师的称号,她坐在副驾驶座上一边擦着口红一边问旁边的男人。

 

“你弟弟的事情你还要问我?”男人打着方向盘,按下全封闭自动驾驶模式后,座椅全部被放平,他站起来脱掉衣裤对躺在上面对女人说,“快到了,来吧。”

 

女人摘下白色的手套,拿出水杯划破手指后滴入,晃了晃后整杯水几乎像是透明的一般,她将整个手浸入后,摸了摸男人的胸肌,手指打着圈的调笑:“亲爱的,你的身材真是越来越好了…”

“方歆娜!”男人不悦的打断对方,皱着眉,“速度。”

“真是不可爱,”女人的手上隐隐泛出莹光,从额头开始替对方纹身。

 

随着她的触摸,水像是被牵引进入一个轨道一般画出复杂的图形,迅速渗入皮肤中,“翻身,”她命令了一句。

 

椅子上的男人迅速翻了个身,方歆娜打了一下他赤裸的臀部得到一个爆喝才大笑着继续工作,直到两个一样的红色标志出现在男人的脖子和女人的内侧手腕,方歆娜才擦干手施施然的戴着手套看着闫御明穿上衣服。

 

闫御明一边套裤子一边说:“死女人你真是够了,难怪没人想和你搭档。”

“亲爱的,姐姐当年也是校花,想和我组队的人从这排到18区去,”她笑了一声,挑了挑闫御明的下巴被嫌弃的躲开后,泯泯厚涂的红唇狡黠的继续,“既然你那么不待见,那我这次回去就申请和你散伙咯。”

 

闫御明瞪了女人一眼,哼了一声将车停靠在路边,只手幻化出他的本命武器——赤炎巨斧,他当然不可能和方歆娜散伙,至于理由……

 

 

七级魔物巨大无比,犹如一条通体裹着紫色污泥状的鳗鱼,在跨海大桥边的海中破水而出,吞噬一切。

 

“御明!”一声清亮中带着黏连糯感的少年音响起。

 

闫御明浑身一激条件反射的看向方歆娜,暴躁从眼神中散发出来,“我先过去。”

 

“欸!御明!”

“叫什么叫,你的战斗器还没冲你跑什么!”方歆娜一把扯住方墨的耳朵,把人拽回来,看了眼跟在后面的张敬仁挑挑眉示意他快点去杀怪啊。

 

“姐!”方墨扭动着说,“你放开我,我要去给御明做辅助!”

“去什么去!”方歆娜屈起中指狠狠敲了敲弟弟的脑袋,“凌空魔纹阵你才几级?做出来的东西就是妨碍视线,少添乱。呆着!”

“姐~~~”

方歆娜瞪了他一眼后,方墨终于乖乖的不再闹,但视线追着闫御明飘得老远。

 

“你就看他这样啊?”方歆娜对着张敬仁说。

“呵呵,方小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张敬仁笑得温和,他的年纪比方歆娜还年长几岁,伸手揉揉方墨的头毛,像个无奈的大哥哥一样说,“我能怎么办,你不也只能自己看着闫御明吗?”

 

被戳穿的方歆娜瞪了一眼张敬仁,她作为姐姐对于这个追着闫御明跑的弟弟方墨实在没有办法,教会明文规定服役的队伍不能谈恋爱,因为战斗器和触纹师的血液会有催情反应,一旦一人身上有伤口,又沾到对方的血液,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教会对触纹师的穿着要求也非常严谨。

 

但这越是禁忌,年轻人就越是耸动。唯一让方歆娜安心的是闫御明对方墨的追求也暴躁不已,张敬仁笑着放下揉头毛的手,抽出本命武器——武士刀,朝着魔物的方向冲去。

 

方墨看着残桥的角落突然心下一惊,满脸担心的说:“姐,那里有个见习生!”

 

 

 

 

注:*苌弘碧血 原文:苌弘死于蜀,藏其血,三年而化为碧。

                       释义:周朝时期,刘文公的大夫苌弘一生忠于朝廷,不卑不亢,蒙冤被杀于蜀地,被杀时有浩然正气,有人慕名收集他的血液藏在家里,三年后这些干血块全都化为碧玉。

       *这个世界所有设定无借鉴(不授权开放),灵感来源以上。

       *致敬让我入BL坑的动画《LOVELESS》(大推,顺便暴露年龄233)


之后全在微博:演戏的S

lof发布不出来……我也很困扰QAQ



评论(5)
热度(29)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