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原创】快穿之复原1.22(流氓系抖S强攻X禁欲系抖M强受)

龙马地址:点这里

晋江地址:点这里

长佩地址:点这里

1v1ONLY



第一篇 正月开岁 一匡九合

 

|红三代X技术流少将(上校)

|第一篇视角:主受

 

第二十二章·共亡

 

 

陈睿推开紧抱自己的人,退后几步装作整理衣服的样子干咳了几声,再昂首时,除去眼尾的淡红,整个人已经恢复到正经的样子,他看向蒋世城开口道:“我有一个想法……”

 

两人商量过后,陈睿和蒋世城背道而行,他摩挲着找到陆军大本营,在山林的掩护下匍匐掩藏着,用机枪瞄准镜当做望远镜瞭望陆军指挥部的情况,片刻后,他站起来丢掉了枪,就这样举着手直挺挺的走向敌军大本营。

 

“告诉你们军长,我是原七三五部队的陈睿,我是来帮他的。”陈睿说道。

 

几个陆军士兵一时间对于这个冒出来的人没了主意,但李富国身边的人对七三五的大名实在太如雷贯耳,犹豫之后两个人压着他去了指挥部。

 

李富国看到来者时的惊讶无法掩饰,怀疑和心虚藏在威严之下——毕竟是曾见过血的将军,不至于这样就慌了手脚。

 

“陈睿,”他开口,声音粗粝。

“李军长,你的承诺是否还有效?”陈睿挑眉问道。

“你觉得我们现在是讨论这种事情的时候吗?”李富国反问。

“我是来表明我的诚意…”他挣扎了一下,却被人马上制止,皱了皱眉,声音冷了一些,像足了高傲的技术天才,“我知道陆航指挥部的地点,我可以突破对方的防火墙让你的导弹到达,一举歼灭拿下演习的胜利。”

 

陈睿抛出诱人的诱饵,这也是他向蒋世城提出的建议,他会在16点40将陆军导弹送到。

 

李富国沉着一张脸,犹豫不定。作为这一次的陆军指挥官,他本就是为了给朱煜强造势,希望来日朱家人能坐上陆航指挥官的位置。

 

这个位置李富国没法要,但他心里最好的人选其实并不是朱家,朱家底蕴深厚,一朝得势后他完全控制不了,他更希望提携的是另一个他的心腹——毫无背景的陆航四旅旅长。

 

“陈少将,”李富国口气缓了下来,但并没有让人放开陈睿,“你现在是陆航特种部队的人,这次演习的意义下面的人不知道,我还是明白的。”

 

陈睿嗤笑了一声,露出嘲讽的表情:“特种部队?我只想回七三五。李上将,如果你调查过我,应该知道我是怎么被莫名其妙的弄进特种部队的,那里的日子可不是人过的。”

 

李富国一怔,想起这一切还是他和朱家人一手策划时不由得打消了几分怀疑,甚至有些满意,看来特种部队的艰苦消磨了不少这位天才的傲骨,懂得审时度势那就好,懂得利益交换那就好——那就好啊!

 

他哈哈笑了一声,让人放了陈睿,自己却突然拿出配枪打向陈睿,蓝色的染料绽放在陈睿胸口,演习结束后如果要计算耗损和死亡时间可以通过这特殊染料和衣服的接触时间来判定。

“陈少将,以防万一,你不会介意吧?”

 

“随便。”陈睿没有闪躲的姿态让李富国很满意,接着就听见陈睿拿着通讯器向导演部汇报:“番号00,代号伯爵,确认阵亡。”之后便从容的坐到指挥部电脑前开始入侵定时设定导弹。

 

 

这时的另一边,蒋世城手中的通讯器在内部通讯中传来呲的一声,他无声的笑了笑,拿着一把从刚才被他们绑了的士兵处卸掉的真枪摸回了朱煜强的驻地。

 

大队长在安排完胡天明后就接到副队的报告:“导演部的阵亡汇总更新,伯爵已经阵亡,现在公爵关闭了通讯通道失去联系。”

“妈的!他去干吗了就死了!?一个两个都他妈不省心,”大队长说着不信邪的对着通讯器呼叫蒋世城,没有得到反馈之后气得咬牙切齿,“我就知道这个小子是个定时炸弹,演习结束老子就要把这刺头踢出去!”

“你说他会不会去找朱煜强?”副队分析。

“他妈的,他牛逼是吧,要他搞什么个人英雄主义,以为军队是黑帮吗!?他能干什么!?最多也不过是去把人揍一顿,他娘的这就叫本事了!?傻叉!”

“你对我凶什么凶,”副队撸掉一脸的口水,嫌弃的说,“接下来怎么办?”

“不管他,老子回去不揍死他不姓许。……操!”大队长见自己骂得一时间居然连姓氏都暴露了出来,恨恨的闭上嘴,目光如沉,不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大忌。

 

 

朱煜强不明真相,在听说陈睿、胡天明、空白键三人阵亡的消息时面露喜色,他阴狠的想着,25%的概率,不要怪他心狠,陈睿,怪就怪你自己运气不好吧。只是这个蒋世城,算了,一个想做特种兵的人不足为惧。

 

“朱团长。”蒋世城走进来后喊了一声。

 

这声喊得朱煜强几乎虎躯一震,被抓现行的尴尬油然而生,他稳了稳心神转过头,挂上有点扭曲的笑容,带着惋惜的说:“是蒋上校啊——我刚听闻了你战友们的噩耗……”

 

“呵,”蒋世城找了张椅子坐下来,“演习而已,朱团长一副死了爹妈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蒋世城!特种部队也不过如此,当个侦察兵都会阵亡,要我说就是浪费军部的钱,”朱煜打发身边的警卫员下指挥车,关上了门对蒋世城毫无顾忌的嘲笑道:“你也是可怜,死爹死妈的,难怪一点教养都没有,蒋老爷子也差不多了吧?遇到你这种喜欢玩命的孙子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蒋世城毫不动气:“朱团长原来也懂‘教养’两个字。”

 

“蒋世城,”朱煜强挑了挑眉,认定了蒋世城现在对他做不了什么,他们同为一方,他无论做什么蒋世城也只能憋着,想到这他就越发嚣张起来,“等以后我坐上了陆航总指挥的位置,我就把你革除陆航,你要是识相就要懂规矩。”

 

“呵呵”蒋世城笑了出来,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手摸着枪杆,轻声说着问:“懂规矩啊——”他突然开了保险,在消音器下对着朱煜强的左腿膝盖就是一枪,然后整个人如猛兽般扑上捂住了对方呼痛的嘴,继续问道,“——朱团长是想要我懂什么规矩?”

 

他说着将手边的纱布全部塞进了朱煜强的嘴里,踹了一脚对方右脚的膝窝,拉过椅子来坐回去,就这样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跪在他面前的朱煜强,拿枪指着对方的小兄弟威胁到:“朱团长可别乱动,我这手不太懂规矩。”

 

左腿的子弹陷入血骨,似乎打到了神经,没有大出血却让朱煜强疼得钻心入骨,冷汗一瞬间浸湿了衣服,下身枪口的威胁让他不敢乱动,竟一时间就这样乖乖的跪着一动不动,羞愤交加。

 

“问你话呢,”蒋世城说着脸色变沉,抽了对方一巴掌,把朱煜强的脸打到了一边,血从他嘴角流了出来,“朱团长给我说说有什么规矩,我也学学。”

 

“咳咳咳,”朱煜强一阵猛咳,转回头恶狠狠的瞪着蒋世城,“有种你弄死我,不然等我把你告到军事法庭!我们走着瞧!”

 

“挺有骨气的嘛,”蒋世城冷笑一声,一脚将朱煜强踹倒于地,踩着他的肚子,抽出匕首残忍的说,“…既然朱团长不说,那我来说说我的规矩,一般这想弄死我的人,我都不会让他活得太高兴……”说话间就朝对方的下身猛刺过去。

 

“不——!!!”朱煜强一瞬间惊恐得近乎睁裂双目,浑身猛地一颤,一股热液从下身流出,伴随着耻辱的味道渐渐蔓延开来。他——竟然被蒋世城吓得尿崩了出来,打击过大的人那一吼像是用尽全部力气,就这样没了神的瘫软在地。

 

蒋世城站起来厌恶的看了一眼地上的男人,匕首穿过军裤将朱煜强钉在了地上,冰凉的刀面贴在对方的性器旁边,吓得那不成器的小玩意儿抖着瑟缩了一下。

 

尿臊的气味和下身被尿湿的裤子摧毁了朱煜强的防线,即使现在蒋世城没有再动作,他也不敢擅自拔了那把将他钉在败者碑上的匕首。

 

蒋世城没有再去管他,手指翻飞的从系统中入侵到陆航指挥部拿去控制权设置导弹发射地点,16点40分。

 

——还有5分钟。

 

 

陈睿被接收者送往了阵亡中心,临走前看着一脸得意的李富国,与他友善的行了一个合作愉快的握手礼,扬起冷笑,跨上了直升机。

 

——还有2分钟。

 

蒋世城踢了踢回过神的朱煜强,意味不明的说:“恭喜你了,朱团长。”扬长而去。

 

 

——导弹进入轨道

——双方反导弹系统失控

 

陈睿坐在直升机上听到导演部通过所有通信系统发布的结果,此生从未有过畅快从心底舒展开,顺着血液游走遍全身,他握紧了拳,压下想要怒吼的冲动,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

 

夕阳把蒋世城的背影拉长,温暖的红橘色笼罩他的周身,为孤独的行者铺就着一条归路。

 

陆航集团军与陆军集团军军事演习导演部:

本次演习由于两军导弹设定时间相同,判定为共亡。


评论(1)
热度(17)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