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原创】快穿之复原1.21(流氓系抖S强攻X禁欲系抖M强受)

龙马地址:点这里

晋江地址:点这里

长佩地址:点这里

1v1ONLY


第一篇 正月开岁 一匡九合

 

|红三代X技术流少将(上校)

|第一篇视角:主受

 

第二十一章 实战演习·下

 

 

“是黑鹰。”陈睿听到直升机的声音后,跪蹲着凑近胡天明说,“队长来了,再坚持一下。”

“…嗯……”胡天明已经开始陷入意志模糊,靠着最后的精神头在支撑。

 

蒋世城站起身看了一下直升机的方位,颈项间拉出紧绷的线条,收起陪胡天明唠嗑的随性态度,蛰伏的野性和危险从他身体里爬出来,紧泯在唇间。

 

“我要走了。”蒋世城把自己的通讯器放在了胡天明身边,与陈睿四目相视,两人竟是就这样生生的凝固了几秒,放大了时间抽离了空间,纠缠对垒。

 

蒋世城率先斩断这份无形的联结转身准备离开,“等等——”陈睿从下方握住他的小臂。

 

“你又要发什么神经!”陈睿用了肯定的语气质问对方。

 

“完成班长交代的任务,”蒋世城突然勾起唇角,“干一票。”

 

“你打算干什么,”陈睿面色凝重,不得不提醒道,“这场演习不仅是我们的考核成绩,还事关我们的部队!”

 

“所以?”蒋世城挑眉问。

 

“不要乱来,”陈睿的语气里带上了几分哄劝,手上的力道紧了几分,“那些人不值得你牺牲,冲动就是愚蠢,等我们以后……”

“等你以后爬到总指挥的位置再让他死?”蒋世城的接话让陈睿语噎。没错,他就是这么想的。

 

“陈睿,你这么憋着活得累不累?”蒋世城又是一句反问,他挣开了陈睿的手,把手按在他的脑袋上,“规矩管的永远是遵守规则的人,选择永远被能力所限制,而我——已经有足够的力量去做我的想做的事情。”

 

陈睿拍掉了他的手,突然站了起来狠狠地反击:“你他妈难道没有忍过,部队生活早就把你憋得生不如死了吧!”

 

蒋世城看着愤慨到口不择言的陈睿突然露出一个得意又嚣张的笑容:“是啊,但爷现在已经牛逼了,不服咬我啊?”他转回头不再看陈睿,声音减弱,“…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能看着我妈死的弱鸡了。”

 

陈睿愣在原地,看着蒋世城的背影,与入试测试时的决绝与坚定重合在一起。他咬牙切齿的握紧了双拳,为什么不告诉他他想做什么,怎么做,为什么不试图拉拢他说服他,为什么……

因为这个人根本不屑合作,不需要帮助,不接受羁绊。

——明明是早就知道的事情,为什么现在却那么不甘心。

 

他追了上去,跟在蒋世城的身后沉默着,问句哽在喉咙口迟迟说不出来。

蒋世城停下脚步,转过身,目光审视而锋利:“知道我要做什么吗,就这样跟过来?”

陈睿有瞬间的无措,随即生硬的回答:“我没有跟着你…”

“那你想做什么?”蒋世城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

“关你什么事?”陈睿也冲了起来,被抛下的人明明是自己,想要解释的人明明是自己,他的愤怒夹杂着委屈,“…我有自己的计划。”

蒋世城看了对方一会儿,说了句行,转身就要走。

 

“蒋世城!”陈睿喊了出来,吼停了对方的脚步,“你说过…要帮我发掘更多的我……”他想到最合适的理由,你说过要帮助我变得更加清晰而强大。

 

蒋世城转过来看向他,扯出邪气的笑,轻佻的说:“等爷有空再说。”

“不行,”陈睿向前跨了几步停在蒋世城的面前,倔强的说:“说过的话就是承诺。”

“爷好像没有把自己24小时卖身给你吧,陈少将?”

“你懂我的意思!你要毁约吗!?”陈睿愤怒的吼道。

 

陈睿知道自己想要去,他恨不得将朱煜强和李富国挫骨扬灰,但…他有太多的理由压抑自己。蒋世城明明知道他的纠结和犹豫却视若无睹,蒋世城应该帮他解放出来而不是一走了之!就算结果一定是失败对方也应该尝试着这么做——难道老师在面对一个明知不可能的学生时就应该放弃作为吗!?

 

对——他不会妥协,但蒋世城省略的过程让他的坚持变成一个独角戏。

就好像自己的世界被这人无限入侵,他以为力是相互的,以为自己也影响到了对方,但是你瞧,人家根本没当回事。

这让陈睿既难堪又难以忍受。

 

蒋世城眯起眼睛,捏住他的下巴强硬的抬起,12公分的身高差让他的气势完全笼罩了陈睿,“你知道自己在干嘛吗?”

你在挣脱自己的原则和价值观追随我,每走过一步身后的路就塌陷入地狱,没有退路的迈向不可知的未来,你在献祭。

 

陈睿做着蒋世城习惯性的舔唇动作,然后狠狠的收膝抬起袭向对方,连贯的扑了上去,全身的重量压下,用手肘抵住了对方的咽喉,竟顺利的将人压制在了地上。

 

他的眼神如荆棘丛中的火光,炙烫专注,甚至烧红了眼眶,“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与你同行不代表我决定肆意妄为,我会衡量你的作为选择立场——老子他妈说过要去你的世界!”

你他妈必须放我进去!

 

蒋世城看着暴怒至极又似乎泫然欲泣的男人,这家伙不仅是想来参观他的世界,他以为陈睿已经臣服了,在他的冷暴力激将后会乖乖的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虔诚而忠诚,但现在——他几乎能确信陈睿在得到力量的那一刻最想做的事是规范他的世界。

 

他的欲擒故纵竟是让对方的反抗变得顺理成章,他突然就笑了,起伏的胸腔和低哑的笑声换来陈睿更暴涨的怒意。他蓄力翻身,一个侧翻交换了两人的位置,他完全不顾陈睿的情绪,以绝对的力量压制着他,调侃着说:“陈少将真是越来越会耍脾气了。”

 

“蒋世城!”陈睿挣扎了一下,无果,“告诉我你到底想怎么做!”

“我真的很讨厌……”蒋世城的眼睛咬住了陈睿,“……命令,解释,义务,道德,羁绊,规则,忍耐……”他欣赏着一阵因为自己的话脸色红了又白的陈睿,发现自己上瘾般的迷恋上了这种感觉,控制又完全不可控的陈睿令他欲罢不能,他顿了片刻继续说,“……不过,我可以给你个特权——如果你求我的话。”

 

陈睿沉默了几秒,突然抓着蒋世城的头发,拉下他的脑袋恶狠狠的啃咬了一口又迅速分开:“混蛋…快说!”

“啧,”蒋世城舔了舔咬痕,退了一步,“叫爷。”

“……你无不无聊?”陈睿觉得自己又要被逼疯了,他到底为什么要跟上来,“现在是你发神经的时候吗?!”

 

蒋世城笑着放开他,从他身上爬起来,耸耸肩痞笑着说:“宝贝儿,好像一直缠着我的人是你吧——不叫爷现在可要走了。”

 

“你他妈有病!”陈睿恨恨的骂着,扯住蒋世城,盯着他几乎用视死如归的口吻说,“爷——”

 

噗,蒋世城忍不住笑了出来,拽过不见棺材不掉泪的野猫撸毛,正色道:“既然考验的是特种部队,管什么陆航还是陆军,全都干掉不就好了——这里正好是陆军驻地,你摸过去找到李富国,然后等我的消息……”他说着拿过陈睿的通讯器,“……我去找陆航指挥部,我们同时弄掉两个指挥官。”

 

陈睿一愣,蒋世城早就把他纳入了计划,刚才所有的一切,那被丢下做戏的通讯器,那冷淡的态度和挑衅的激将——他几乎瞬间涨红的脸,羞恼压过了心底的小小愉悦感,被肯定的愉悦,不顾形象的咆哮着:“如果我不跟上来呢!?你他妈去死吧蒋世城!!!”

 

“哈哈哈哈哈哈,”蒋世城大声的笑着,紧紧的箍紧冒着火的陈睿并热烈地和他拥吻,“爷死了谁来cao你。”

 

规则和自由,有时候可以殊途同归。


评论(7)
热度(20)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