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原创】快穿之复原1.20(流氓系抖S强攻X禁欲系抖M强受)

龙马地址:点这里

晋江地址:点这里

长佩地址:点这里

1v1ONLY


前篇地址点这里——>点这里

第一章不是第一章QAQ,设定请看前篇QAQ




第一篇 正月开岁 一匡九合

 

|红三代X技术流少将(上校)

|第一篇视角:主受

 

第二十章 实战演习·上

 

实战演练的第三天,32名陆航特种部队队员从休假中被召回,全副武装的站在庄园校场上听着大队长讲话。

 

“现在桦国西边境正在进行一场陆航集团军和陆军集团军的实战演习,虽然特种部队一律不参与平时的实战演习,但是我们作为最新编制的陆航特种部队,上面决定通过这一次的实战演习来考核我们的价值。我们的任务是作为第三方势力帮助陆航集团军取得实战的最终胜利。”

 

陈睿一愣,原主记忆里被陷害成残废的实战演习就是这一场,没想到当初这一场几乎是他人生转折点的演练,只不过是人家陆航特种部队的结业考试,原主的价值就是一块还算显眼的背景布,再重要也只是道具,谁又会在乎一块背景布的毁坏。

 

考虑到队员间的默契,副队不得不把陈睿和蒋世城分到一辆直升机。

 

“这里是空白键,收到请回答。”大队长说。

“伯爵收到,0033号已就位。”、“公爵收到,0033号已就位。”

“现暂将你们分入陆航一团,直属长官朱煜强团长,请听从指挥协作作战。”

“明白。”、“明白。”

 

收起通讯器,陈睿心下一阵烦躁,他知道自己必须在这次实战中取得成绩为军校的申请做准备,但是原主的仇人成为临时性长官这种恶心人的事情,灵魂像是有记忆般本能的感到不舒服,只是清醒的理智迫使他不得不压下这股烦闷。

 

“这里是陆航一团团长朱煜强,收到请回答。”朱煜强对了通讯器说。

“公爵收到,正与伯爵共同前往集合处。”蒋世城回答。

“收到,请尽快抵达。”

 

陈睿目视前方,一声不吭。蒋世城用余光撇了他一眼,没有多问。消除键和男爵驾驶的0032号就飞在他们的旁边,胡天明忍不住的在通讯器里面叨叨逼。

 

“世城哥,你说这到底算作弊还是看不起我们,特种兵参战要是还弄不死陆军那帮子人,也太糗了。”

“怎么不问你妈去。”蒋世城损了一句。

胡天明也不当回事,笑嘻嘻的说:“嘿,这不是事出突然来不及麽,不过这要是再输我妈一定得鄙视我,狠狠鄙视我。”

“小同志很有自信嘛,”蒋世城笑着回答,“陆军人数是陆航的三倍,你先干掉3个再说吧。”

“看不起人是不是,是不是?世城哥,要不比比咱们谁干掉的多,陈哥来不来?”

“你小子当我是死的是吧?”消除键终于发声。

每组两人使用的是同一频道,消除键看着胡天明侃大山,本来因为对方是蒋世城——让他受过窝囊气的家伙,而不好意思加入,没想到这小子胆子越来越大。

“班长,我这不是刺激大家积极性吗,我妈说……”

“说你妈个头!”消除键关了频道,不理咂咂嘴的胡天明,看着路线注意着四周。

 

 

朱煜强犹豫再三,通过一个加密频道给这次陆军总指挥的李上将发去了消息:00部队参与战斗,目标人物已出现,10分钟后到达集合点,我将会给他们更换作战机908号。

 

李上将看到后沉思片刻,回复道:肩扛导弹分布于西南方向。

 

朱煜强收到回复兴奋的扬起了嘴角,陈睿,你还是死了的好。

 

 

四人到达预定地点之后,下机与朱煜强会面,由于特种部队的队员保留原军衔不表,他们和朱煜强也难分上下级,故没有一个人敬礼致意。

 

朱煜强亲切的与消除键握手,带着点老大和熟稔的架势说:“陆中校的光辉事迹,家父一直如数家珍,希望这次的实战演习能圆满成功,以后特种部队就真的是我们陆航的一员了。”

消除键冷漠的回答:“陆中校早就死了,我代表陆航特种部队接受协作任务,代号消除键,请朱团长指示。”

朱煜强一僵,却依旧维持着和蔼的笑容说:“那请四位使用908号战机前往西南方向等待指示,合作愉快。”

 

 

消除键主驾驶,陈睿副驾,蒋世城和胡天明坐在后方。

胡天明对这个安排满意的不行,直升机开了一会儿他就闲不住的说:“班长以前老部队是哪儿啊,听朱团长的口气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班长班长,你真名叫什么呀?”

“精力那么好,我回去再申请给你扎一针LSD怎么样?”消除键威胁道。

“小气,讲个名字而已嘛,我妈说要行得正坐得端!”

“进队的第一条训诫就忘了是吧?”消除键一边操作,一边顺势转身对着胡天明的脑袋就是囫囵一巴掌,“再贫,回去等着写检讨吧你。”

胡天明小狗似的眨巴着眼睛看向蒋世城,“世…公爵,你知道吗?”

“小兔崽子你还没完了是吧?”消除键声音带着警告。

“行行行,我不问就是了。”胡天明投降道,然后不甘心的小声怼了一句,“还不是被我世城哥给敲晕了,稀罕。”

 

两人抬杠抬得不亦乐乎,陈睿皱着眉突然出声:“我觉得这个方向好像有问题…”

 

西南方向大多是陆军驻地,他们这样的孤军深入没有被交代任何部署,实在诡异。

 

消除键打开通讯:“朱团长,908号已达到指定区域,收到请回复。”

“收到,请开启隐身模式侦测敌情,随时保持联系。”

“合着把我们当侦测兵用,”消除键咕哝了一句,按下防雷达设置后突然脸色大变,“隐身模式无法开启。”

 

陈睿的感觉越来越糟,正想提出转移方向的建议时,一颗肩扛导弹冲着他们而来。

左侧引擎被炸,刺耳的警报声混着爆炸声响彻,胡天明转身去拿降落伞包,突然大吼:“他们的只有两个降落包!妈的到底搞什么!?”

 

“搞我们。”蒋世城拿过一个,丢给胡天明一个,然后扯着副驾的陈睿要把他拉到后座来。

“世城哥你干什么!?”胡天明有点懵,但手麻利的穿着。

“我和陈睿用一个,你管好自己。”蒋世城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决策。

 

战机后座都是两人的设计,根本没有容纳第三人的位置,陈睿不得不张开腿坐在了蒋世城的大腿上,面对面的看着对方用安全带将两人腰胯绑紧,为等会紧急双人跳伞做准备。

 

“那班长怎么办!?班长你…”胡天明突然顿住了,西南方多陆军驻扎,班长必须把飞机迫降到无人区域。

“叫什么叫,主系统还能运行老子死不掉,你们给我跳下去好好干一票,妈的。”消除键吼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

 

两个降落伞在空中打开后不消三秒只听见胡天明大声骂了一句,“操——!!!”

在距地面3000英尺的高空,胡天明的降落伞伞衣严重撕裂,整个人以两倍于正常降落速度螺旋式坠向地面。(1)

 

亲眼见证这一幕却无能为力的陈睿只感到胸口燃起熊熊怒火,他知道——这一切捣鬼的人就是朱煜强,而朱煜强的目标是他,两个降落伞,50%的生还率,其中一个还是坏的,25%的生还率,对方不敢做绝,但却人算不如天算,肩扛导弹没有给直升机带来致命伤,他恰恰得到了眷顾。但他能怎么办?他还必须帮着朱煜强摧毁陆军集团军。

 

两人追着偏离原降落目标的胡天明而去,这里已经是靠近最西面的边境地带,他们落地后连忙搜索到胡天明的位置,不等他们找到人,蒋世城突然拉着他快速疾跑起来,绕过几个小道钻入密林之中躲藏。

 

“那两个蓝方的人不对劲。”蒋世城压低声音,“那两把不是演习用枪。”作为CS地下俱乐部的资深黑卡玩主,他的直觉和经验都告诉他有问题。

 

陈睿注意着四周,“是朱煜强和李富国联手策划的,”无论是肩扛导弹的埋伏位置还是战机自身的问题,单凭一方势力不可能完成,“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因为七三五?”蒋世城有些嗤之以鼻。

“因为我能突破他们现在的技术瓶颈。”陈睿简洁的回答没有炫耀,没有得意,平静的仿佛只是说了一句很平常的话。

 

脚步声传到他们耳中,两人对视一眼,压低了身体,见到2个人高马大的陆军装扮兵出现在他们20米开外。

 

“杀过人吗?”蒋世城轻声问的同时放下演习用枪,抽出了刺刀。

陈睿懒得和人废话,他想说他不仅杀过人,还杀过虫人。99伞兵刀握于他的手中,眼中闪过冷冽:“左边那个我解决。”

 

蒋世城眯着眼看向这样锋利的陈睿,他以为对方会说这些是同胞不是敌人,如此狠绝的样子让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扳过陈睿的下巴印上一个粗鲁的吻,“3分钟。”

 

相距5米,两人一左一右犹如潜伏的野兽,出鞘利刃般的动作凌厉凶狠,普通兵和特种兵的差距显而易见。

 

差距太过悬殊让两人连杀招都省略了,打昏之后绑到一边后飞速撤离,想要陈睿命的人绝不会只派两个人。

 

“呼叫队长,这里是伯爵,收到请回答。”陈睿一边跑一边对着通讯器説。

“这里是空白键,朱团长说你们失联了是什么意思!?汇报情况!”

“胡天明降落伞面撕裂,降落地点不明,我们正在搜索,同时解决了两名持有真枪的陆军集团兵,请一并接收。”陈睿说。

“你们的GPS被损毁无法确认地点,汇报位置!”

“西面国界界碑处往里3公里内附近。”

“继续搜索,等候指示!”

“等等,”蒋世城突然插了一句,“这次陆航集团军胜利,朱煜强是不是要升旅长?”

大队长一愣,“与你无关,你问这个干什么?”

“消除键已经和你汇报过情况了吧。”蒋世城用了陈述句,他确信大队长已经知道了朱煜强和李富国的那档子事情,“你准备怎么办?”

大队长沉默了一会,严肃的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服从命令!”

“是——”蒋世城轻慢的语调完全不像回答的那样,收了线继续与陈睿搜索胡天明,什么意见都没有发表。

“他妈的,”大队长砸着通讯器,不知道是对现在情况窝囊的愤慨还是对蒋世城的怒火。

 

 

“在那里!”陈睿喊了一声,飞奔过去。

胡天明昏迷在地,气息微弱,血染湿了裤子,陈睿连忙给他检查并开始急救,蒋世城在原地发射紧急信号弹。

 

“咳咳…”胡天明醒了过来,艰难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陈…哥?”

“是我,你不会有事。”陈睿此刻的冷静像最有力的镇定剂注入胡天明身体。

“但是……我感觉…不到我腿…”胡天明咬着牙说,手指动了动抓住了一边的蒋世城,无助的样子真正像是一个20出头的男孩,“世城哥…我……”

“等去了医院才有结果,”蒋世城说着顿了顿,又加一句,“你妈说不能想太多。”

胡天明的表情突然有点扭曲,像是想笑又像是在哭,他没有再看两个人,躺在地上望着遥远的天空,喃喃着:“我妈这人就喜欢做梦,看星星看月亮,天上的东西都喜欢,给我起名时还埋怨我是个男的不适合星,不然我就该叫胡星明了。我以前混得要死,气死了我妈,等到后悔也来不及了。我就想着我妈说这人都有魂儿,说不定我妈的魂儿就在我身上,我要带她去天上看看,但我没用啊,做不了宇航员,只能当个航空兵。要是我的腿废了…”

 

陈睿呆在那里听着,他不会安慰人,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他只能听着,听着胡天明的自说自话,听着蒋世城和他扯淡。

“残疾人现在都能玩双人跳伞了,到时让你班长抱着你跳,一天跳个百八十次,到时看看谁先喊停。”

“噗,”胡天明忍不住,“世城哥,我可能没有机会再和你比谁杀的人多了…”

“到游戏里杀,让你陈哥给我们算人头。”

“哈哈…那…咳,那你到时再给我说说班长以前那些八卦吧。”胡天明想笑却咳出了一口血,惹得陈睿暗自掐了一把蒋世城。

“趁机敲竹杠是不是,你哥说书的出场费高着呢。”

“那我把陈哥卖给你。”

“呵,”蒋世城笑了一声,“没胸没屁股的,我要来干什么?”

“你想什么呢!我陈哥人帅智商高!世城哥你真…那个!”

“哪个?”

“……不要脸。”

 

 

 

注:(1)借鉴贝尔当初的空军跳伞失事事件

   (2)文中所有关机战机啊,迫降啊,操作仓啊,通讯频道啊,还有军衔敬礼啊,都是我胡扯的,别较真。


评论(7)
热度(14)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