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原创】快穿之复原1.16(流氓系抖S强攻X禁欲系抖M强受)

龙马地址:点这里

晋江地址:点这里

长佩地址:点这里

1v1ONLY

前篇地址点这里——>点这里

第一章不是第一章啊QAQ,设定看前篇吧爸爸们QAQ


第一篇 正月开岁 一匡九合

 

|红三代X技术流少将(上校)

|第一篇视角:主受

 

 第十六章 汇报




第一篇 正月开岁 一匡九合

 

|红三代X技术流少将(上校)

|第一篇视角:主受

 

第十六章 汇报

 

审问间里全副武装的男人终于挣脱了帮着他的绳子,一把把面罩摘下,怒气四溢的骂了一句妈的,连忙跑到主控室去松开了战友,打开电源。

 

大队长的怒吼一瞬间涌了进来,“到底怎么回事!消除键你他妈的把自己消除算了!妈的四个鸡仔都搞不定,00的脸都给你丢光了!”

 

“报告!已拿回控制权,正在确认受训者情况!”消除键看着满屏的监控找着四个人的位置,然后几个人分头找到了四个人带回基地。

 

 

大队长怒气冲冲的坐在作战室会议室里,脸上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和其他的队员一起盯着四个人的受训记录和医生的诊断结果:

 

侯爵龚磊:抗药性良好,受俘训练优秀,逃脱加试良好。

男爵胡天明:抗药性不及格,受俘训练合格,逃脱加试合格。

伯爵陈睿:抗药性优秀,受俘训练合格,逃脱加试见附件报告。

公爵蒋世城:抗药性见附件报告,受俘训练优秀,逃脱加试优秀。

 

附件报告:

*伯爵陈睿逃脱加试失去监控记录,最后出现地点在3号暗房,与公爵一起。

*公爵蒋世城血液检查表明,他对LSD致幻剂已有‘疫苗’,至少在过去十年内注射过不下2克,据资料显示排除吸毒可能性。

 

“2克是什么概念!?每一次的安全注射量是25微克,最多3000微克!蒋世城是在什么情况下累计射入了大剂量的LSD,在这个情况没有调查清楚以前,他的所有后续任务都不做安排。”消除键一拍桌子说道。

 

1000000微克=1克,这样的程度实在让人难以置信,蒋世城只有24岁。

 

“我们原先是将在抗药性训练中安排给他们逃脱的机会,但是由于公爵的突发事件导致未触发,侯爵和男爵的逃脱是根据抗药训练前的表现作出的评论,监控记录只到公爵逃脱为之,所以对于伯爵的成绩无法定性。”坐在消除键旁边的男人接着说。

 

“把那两个小兔崽子带过来。”大队长发话。

 

 

过了一会,随着报道声,两个人穿着整齐的人进入作战会议室。

 

会议室里的6个人齐齐将目光放到这两个人身上,大队长没有让他们坐下,他双手撑着桌上,下巴架在十指交叉的手面上:“伯爵,你最后是怎么去3号暗房的?”

 

“报告队长,我当时神智没有彻底失控,当公爵打晕审问者时我与他一起逃离去了3号暗房。”陈睿回答。

 

“为什么选择3号暗房,不直接逃离仓库?”副队问。

 

“公爵夺去控制室,切断电源后,我们怀疑自己的行动已经惊扰敌方,在药物发作期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反锁了仓库打算等药效结束后再做打算。”陈睿沉着应对。

 

消除键目光暗沉,又是一拍桌子,破口大骂:“放屁!你他娘的当时已经几乎陷入昏迷!我亲眼看着公爵抗走了你。”

 

陈睿神色未变的回应,解释并重复:“我当时通过小指脱臼的疼痛来唤醒理智,与公爵一起离开。”

 

消除键沉默着盯住陈睿,好像刚才的暴走都是一场表演,他一丝不错的观察着陈睿的表情企图找到破绽。

 

副队把话锋转到了蒋世城的身上:“公爵,过去十年内你是否有注射过LSD类型药物?”

“有。”蒋世城回答。

 

“说明情况。”副队冷静的询问。

 

“A级档案编号XI28US上存有记录,长官可以申请调阅权限。”蒋世城神色冷淡的不像是他。

 

副队眉头一皱,与大队长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大队长通过中央电脑调出记录,所有人看着主屏幕一时沉寂了下来。

 

A级档案编号XI28US记载:桦历201963日,蒋世城与吴慧之旅游前往北臧,后偷渡进入图波尔境内,两人在图波尔被墨菲佣兵团绑架,蒋风上将擅离职守,私自带队出境营救妻子两人,历时3个月,吴慧之女士身亡,蒋世城被注射过量LSD药物,详情见S级档案编号98DXU1,最终蒋风上将缴获墨菲佣兵团30人,破获943重大毒枭案。

 

 

副队打破沉默,不留情的揭开伤疤继续追问:“你那个时候是15岁,当初偷渡的理由是什么?”

 

“北臧与图波尔相聚一线,是我一时冲动跨过了线。”蒋世城没有恼火,回答的很冷静。

 

黑键突然开口,声音残忍:“所以是你害死了你的母亲。”

 

“是的。”蒋世城神色如常,反而让众人的气氛从凝重变得诡异。

 

“那之后的医学报告都确认你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恢复良好……”副队读着后续的报告,说是问话更像是自言自语。

 

 

没有更多的问话,两人就这样被送了回去。

 

“你这是什么眼神,”回去的路上蒋世城撇了眼陈睿欲言又止的自制,揉乱了他稍微长出了些的头发,“想问什么就直说。”

 

在拒绝和开口间犹豫了几分,陈睿最终问道,“是什么感觉?”

你的母亲因为你的任性而死,虽然并不是直接原因,确实源头。她的死是蒋世城的不守规矩所造成。

 

“内疚?抑郁?”蒋世城无意义的笑了一声,“当初想要去图波尔的决定是我们两个人决定的,因为我爸的政治关系,我妈几乎无法出国旅行。其实她死的时候,我由于过量的LSD根本记不清她是怎么走的。”

 

陈睿停下了脚步,蒋世城也停了下来,转身看向陈睿:“你以前有一句话说得很对,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再来一次我妈也会和我一起跨过那一步。”

 

“所以你们应该……”

“应该接受血的教训,守着规矩是吗?”

陈睿的眼神有些茫然,他望着蒋世城,没有像曾经那样坚定的点头。

 

“我的母亲不会希望看到她儿子就这样龟缩在圈内,放弃自我去苟且求生,如果我那时就和我的父亲一样强大,她就不会死。我们会一起高高兴兴的回来被吃处分。呵,陈睿——你觉得我该停下来守着规矩还是继续前行追求力量?”

 

陈睿一愣,这就是差别——他和蒋世城的最大区别,这个男人总是比他更深刻而直观的直面真相,最残忍也最勇敢。他看着眼前逆光浅笑的男人,从来都不是妄自尊大,而是绝对的清醒。

 

他的叹服刚刚升起,蒋世城就已经举起手臂朝他勾勾手指:“比起这个,你刚才在会议室说瞎话这笔账,该怎么算?”

-tbc-

评论(2)
热度(21)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