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原创】快穿之复原1.8(流氓系抖S强攻X禁欲系抖M强受)

龙马地址:点这里

晋江地址:点这里

1v1ONLY



第一篇 正月开岁 一匡九合

 

|红三代X技术流少将(上校)

|第一篇视角:主受

 

第八章 分道扬镳

 

陈睿把洗了的蔬菜放到砧板上,切了一下、两下,轻微的皱眉,他曾经的生活不需要他会这些玩意儿,原主的记忆里也没有多少关于烧饭的东西,这里也没有电子设备给他技术支援,又不想再去麻烦蒋世城——

 

胡乱的拿刀又剁了几下,听到有蒋世城推门进来的声音,有点想抱怨对方来的不是时候,但面上还是故作淡定:“有情况?”

“风和日丽——”蒋世城笑着扯淡了句,两手插着裤袋走到陈睿身后越过他的肩膀瞟了眼,“我说睿少爷,咱什么时候能开饭?”

“你不是刚吃完早餐吗,”陈睿咕哝了句,对着被切成狗啃一样的蔬菜,脸有些发烫,逞强了一句,“等到了饭点我会喊你的——快出去。”

 

蒋世城的手撑在桌沿边上,将陈睿圈在自己的控制圈中,贴近着脑袋,近到两人身上的气息交融在一起,几乎能感受到彼此散发出来的热度,却又故意虚虚的隔着一丝密不可见的距离,没有进行任何直接触碰,周围的空气正霹雳啪啦的起着化学反应,他调笑着低声说:“要是到了饭点我还吃不上怎么办?”

 

陈睿身体有些僵,啪的一剁砧板,赌气的回了句;“饿着。”

 

“呵呵,”蒋世城低笑起来,胸腔震动着时不时轻触到陈睿的后背,磁性的声音犹如攻城的铁骑,踏起飞扬的尘土强势的突破鼓膜,仿佛要从陈睿的耳朵里入侵到更深处,“我饿起来可是什么的都吃的——”

 

陈睿的腰被那手臂突然紧箍住,裸露在外的脖子被人狠狠啃了一口,他愣了一秒后手肘立刻蓄力向后击去,蒋世城侧身躲过,与转过身的陈睿照了个正面,蒋世城对他勾了勾唇角,伸出舌头舔了舔刚才下嘴的牙齿,上面还残留着陈睿的味道。

 

陈睿戒备的盯着蒋世城,现在他对蒋世城的所有行为都不会觉得意外,因为这家伙完全就是随心所欲,根本不会管别人怎么想,管规矩怎么定。

他一度对于这样一个人会在纪律严明的军队里安分守己觉得不可思议,他甚至有些好奇蒋世城去特种部队的理由,但那些好奇不足以支撑他主动开口打探隐私。

 

两人在沉默中对视,蒋世城一步步破开胶着的空气走过去,咫尺之间,脚步一顿,一把匕首明晃晃的架到了他的脖子上,他眯了眯眼睛并不退后,甚至把脖子往匕首上靠了靠,他直视着陈睿的目光不带侵略性,探究味十足的像是找到有趣的玩具。

 

“蒋世城,你够了没——”陈睿皱起眉。

“你真是无聊。”蒋世城终于后退到了安全距离。

陈睿收起匕首松了口气,冷淡的回答了一句:“我就是一个无聊的人。”

不知道这句话哪里戳中了蒋世城的笑点,他声音愉悦:“陈睿,你根本不了解你自己。”

陈睿没说话,眼中尽是不以为然,完全把蒋世城的话当做放屁:“滚蛋,别在这烦我。”

他再也懒得和蒋世城好好说话,反正自己从未有过的狼狈样子都被这个男人看了去,颇有几分破罐破摔的味道。

 

蒋世城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耸耸肩转身离开。

满身的恶劣因子都跃跃欲试着,陈睿,你知道一个无聊的人卖力取悦别人的样子会多有趣吗?他真是很期待。

 

 

两天之后,两个人换上全套的黑色作战服,尽可能的带上食物和药品驾着水翼船前往黑礁岛。

 

海浪拍打着密布的礁石,开阔的岸口已经停了好几艘相同型号的船,两人对视了一眼,警备的下船前往冒着黑色信号烟,停着直升机的地方。

 

那里大致有12个和他们俩穿着相同的人,见到他们走过去,不动声色的互相打量了一番,六个小队间互相隔着一段安全距离。

 

“60小时到了没啊,磨磨蹭蹭的。”直升机边上的人问了一句,那声音赫然是之前手机里的那位大队长。

“还没有,”回答的人头也没抬,手不停的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不过除了退出的,都到齐了,目前死亡率为零。”

大队长闻言精神一振,拿过了扩音器对着他们喊道:“好了好了,现在把你们的试剂瓶都拿过来。”

 

一阵忙活之后,大队长站在一排箱子前,再度开口:“首先恭喜你们度过热身活动,现在给你们一次自由选择权作为奖励,可以选择继续后面的正式测试,也可以选择退出回去原部队。”

 

陈睿闻言心中一动,却听到队长怪笑一声接下去道:“但是,退出者所在小队将取消后续资格。现在申请退出的人往前站一步。”

 

陈睿握紧双拳,犹豫不前时被人措不及防的推了一把,踉跄了一下往前一步,惊怒的回首瞪向始作俑者:“蒋世城,你干什么!?”

 

蒋世城的表情很淡漠:“你不欠我的,陈睿。”

 

“你什么意思!”陈睿真的怒了,本就烦躁纠结的情绪被撩拨的倾泻而出,如果不是知道蒋世城在那样的家境下依旧选择了这条路,如果不是蒋世城的照顾……

 

“字面意思,”蒋世城像是看穿了他所有的心思,他的声音变得低沉,没有看向陈睿,而是目视前方,平静的完全不像一个正在教唆队友背叛的人,“我说过你不了解你自己,你连自己真正的需求都不明白。”

 

“我当然知道!”陈睿吼了一句,这个世界上本就有许多的恩仇情谊背在人的身上,道法礼教,这一切让选择变得举步维艰,“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这么自私吗!”

 

蒋世城终于把目光转到他的脸上,“我不需要你这种只为感动自己的牺牲,也不会为你之后的路负责。”

 

每个人都是一块飘荡在无垠之海上的荒地,他为自己铸城建军,称王称霸,而有些人飘摇着将自己的土地并入其他,因为寂寞,因为孤独,因为弱小,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俯首称臣,再也无法割裂。

他无所谓那些为了各种理由的纳贡投诚,但他接受的只有自愿跪下的双膝。

 

陈睿恨恨的后退一步:“我不是为你牺牲,别太自以为是了,蒋世城。”

 

作为一个男人,经历了那些走到这一步,他的本心是希望走下去的,但是更重要的任务压在心上迫使他割舍,他应该退出的。

是进是退。

这个世界对他而言不过一场经历,他的理智拉扯他选择残忍,但是与蒋世城一起渡过的几天让他无法不为对方考虑,对蒋世城而言这个世界就是他的一生,陈睿无法忽视这一点。

是退是进。

他的心早就乱了,然后被蒋世城搅和得更加一塌糊涂。

 

“那边两个卿卿我我完没有啊!?”大队长冲着他俩吼了一句。

 

两人并肩站得笔挺的,用沉默回答了大队长他们的决定。

 

 

“既然这样——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开始正式的测试!你们前面的箱子里有各种颜色的试剂瓶,试剂瓶碎代表人亡,里面只有1个黑色试剂瓶。无论你们单兵作战还是协作战斗,一周以内弄死了黑瓶的人通过测试,一周之后黑瓶要是还活着,那就黑瓶拥有者通过测试。现在给你们三分钟的提问时间。”

大队长宣布的规则把刚才的选择变成一场笑话,12个人6个小队经过刚才的考验好不容易加固坚定的小队情谊瞬间被打碎,队友变成了敌人。

 

“报告!如果两个人一起摔碎黑瓶,是否两人同时通过?”

“我不反对你们那么伉俪情深,但是所有试剂瓶上都有特殊装置,说是摔碎不如说是捏碎,他会记录下到底你们两个人谁捏碎了他,不要含有侥幸心理——胜者永远只有一个人,陆航特种部队只要胜者!”

“报告!失败者是否依旧开除军部?”

“呵呵,刚才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没错——失败者开除军部。”

 

 

队长将武器装备发给每个人,同时说着经验之谈:“试剂箱被加重到10kg作为负重,全程不得放下藏匿,里面有定位系统监测你们。还有这个,是改良过的泰瑟枪,电流力度适中,除了眼睛以外其他部位都不会受伤,但我劝一些没下限的同志们还是积点德,不要乱瞄,呵呵。”

 

陈睿沉着脸,领了装备和枪走到一边,等到蒋世城领完东西蹲坐在地上收拾时,他走到对方面前,牛皮短靴一脚踩在了蒋世城的试剂铁箱上,高昂着下颚俯视着对方,冷冷的宣誓:“蒋世城,我会让你第一个死。”

 

 

————————

科普:泰瑟枪命中目标后,倒钩可以钩住对方的衣服,枪膛中的电池则通过绝缘铜线释放出高压,令对方浑身肌肉痉挛,缩成一团。不会对对方造成严重的身体伤害。不过需要避开眼部,裆部等脆弱部位。 ——内容主要源于百度百科


评论
热度(15)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