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原创】快穿之复原1.7(流氓系抖S强攻X禁欲系抖M强受)

龙马地址:点这里

晋江地址:点这里

1v1ONLY


第一篇 正月开岁 一匡九合

 

|红三代X技术流少将(上校)

|第一篇视角:主受

 

第七章 乱梦

 

陈睿在颠簸中睁开双眼,男人浓重的体汗味混合着湿漉的树木味道窜入鼻腔里,恍惚间大脑有几秒的空白让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他的手臂动了动。

 

“醒了?”蒋世城喘着粗气的声音传过来,将他拉回现实。

 

刚才的记忆慢慢涌上来,蛇口绝地反击的豪情和放纵咬吻的激情混合在一起冲入他的脑子里,全身的疼痛和耗尽的体能却强迫他放弃思考,用最后剩下不多的倔强支撑着开口:“你先放我下来,我昏迷了多久?”

 

“两个小时多一些。”蒋世城回答着同时停下脚步,勾抓着陈睿大腿的手稍微放松,全身绷紧,然后向上把人颠了一下后调整位置,继续前行,“你现在有哪里特别不舒服吗?”

“我能撑得住,你先放我下来。”陈睿还在坚持,他无法细算一个180公分,70公斤的大男人被这样背着在原始丛林里徒步两个小时将要花费多少体力和精力。

 

“有没有头晕恶心,你在里面被撞得不轻。”蒋世城完全无视他的要求继续提问。

“……有点恶心,问题不大……”陈睿声音有点闷,连续的无视磨光他的固执,每次遇到蒋世城好像总变得软弱又逞强,“我可以……”

“行了,”蒋世城半回头的看了看趴在自己肩上萎靡不振的家伙,“马上就到了,你……”他的侧脸碰到陈睿的额头,滚烫的温度让他皱眉,“闭眼睡觉。”

 

蒋世城加快了脚步,伤口感染发烧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等会船上没有抗生素,他就不得不替陈睿发射信号弹退出测试,他泯紧双唇撇了眼昏昏沉沉的家伙,一时间浮起几分烦躁。

 

 

一艘小型军用水翼船出现在眼前时着实让蒋世城松了一口气,将人放到卧室床上后,打开暖气和换气系统,再找来军用急救箱,打了一盆水蹲到床边,用剪刀将陈睿裤管和里面的保暖紧身裤“呲啦”一下全部剪开,刚才的止血应急处理让一些碎布粘黏在了模糊的血肉上面。

 

万幸冬季的蛇并不锋利,4cm长度的口子深度很浅,重新清洗伤口,消毒上药时陈睿迷迷糊糊的哼哼了几声,蒋世城犹豫了一下,还是用上外部麻醉药利多卡因,熟练的将陈睿的伤口进行缝合处理,打上抗生素后替他盖上被子,再端着满是污血的水盆走出去。

 

船上显眼的位置放着两套他们尺寸的、由内而外一整套的黑色作战衣以及深色迷彩衣,各种药品,食物和水都十分充沛,蒋世城从中闻到一股阴谋的味道,知道这是特种部队给他们准备的断头台前盛宴,黑礁岛恐怕不是终点,而是起点。

 

但这不妨碍他心安理得的享受一切,他抓起食材去厨房弄了点吃的,再舒舒服服的洗完一个热水澡换上干净的衣服,拿着一条被子再次推开房门,坐到陈睿房间的沙发上打算陪夜。

 

 

果然半夜的时候,床上传来声响,蒋世城紧闭的双眼立马睁开,眼底一片清明,几乎像是完全没有睡着过一样。他拿着水杯和药凑到一脸迷茫的企图坐起身的陈睿身边。

 

“醒了?”

 

陈睿的眼睛失焦的望着蒋世城,开口未说一个字,蒋世城就把水递了过去,陈睿还是一副困扰的样子,皱着眉手不停的解着衣服,并不理会对方。

蒋世城小声啧了一声,坐到他的床头,半揽着人有些强迫味道的将水杯凑到他嘴边,就见陈睿咕噜咕噜的不停吞咽着,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醒了就吃点东西,然后把药吃了再睡。”蒋世城摸着他已经降温许多的额头,放下心来。

“脏——”陈睿鼻音非常重的发出一个音节,手又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像个小孩子一样无理取闹的要挣脱蒋世城的钳制。

“不许闹,躺好。我给你弄点粥过来。”蒋世城将人压回床上后瞪了一眼,转身出去。

 

陈睿出了身汗浑身黏滋滋的,衣服上还有蛇液干枯的腐臭和血迹,他只觉得自己像是呆在五等星的垃圾处理厂中,他记得自己明明下午有好好的完成父亲和教官布置的作业,为什么要把自己扔到这里来,难道父亲听了继母的话不要自己了?

 

他胡乱的挣扎着想要从垃圾堆里爬出来,只听到有个男人一直在他耳边说话,低哑的声音弄得他的耳朵很痒,握住他手腕的手掌也很烫。

 

“不能洗澡,听话。”

 

他一定出去,他不要在这里,他是姬家的少爷,才不是五等星的小贱民。他的父亲是英雄,他要找他的父亲,他的父亲不会不要他。他蹬着腿想要跑,翻滚着只觉得整个人好像掉到了垃圾山的下面。

 

“操——”

 

他听到男人的低骂,随即一阵疼痛扩散在他的屁股上,男人抓住了他,打着他屁股严厉的教训他,“陈睿你胡闹什么,吃饭。”

 

陈睿是谁?他迷茫着思考。

 

男人身上沐浴过后的干净味道环绕着他,让他忍不住凑过去呼吸更多,然后模糊的听见男人低语,“又脱衣服又扭屁股的,说你骚还不承认……听说发烧时候的屁眼又紧又烫,再闹爷马上干死你信不信,嗯?……来,张嘴。”

 

他听大不懂男人的话,只觉得男人身上的味道让他觉得舒服,顺从的张开嘴一口一口吃下送入的东西,然后觉得自己被打横抱了起来,又被送回那座垃圾山上——不!他不要!

他搂着男人的脖子不肯松手,别把他丢在这种肮脏的地方,他无意识的恳求:“不要……”

 

话音刚落,男人的气息突然灌入他的口腔,传入四肢百骸,他勾紧手臂拥抱着废墟中唯一的温暖,张着嘴任由男人将气味布满他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悄悄的将男人味道吞吸入身体里企图藏匿。

 

他放松了身体徜徉在男人的给予中,突然间——一切都消失了,没有了温暖,没有了气息,没有了声音。

姬睿,不要找借口,没有拿到第一就是失败,不要为你的名字抹黑。

姬睿,站直,再动一下等会去多跑十圈!

姬睿,收起你的愤怒,太难看了。别像个孩子一样让我失望。

姬睿,无法觉醒的人没有资格成为继承人。

父亲放弃了他,家族抛弃了他,男人丢掉了他……为什么,他不是垃圾,他不是。

太脏了,太脏了。

 

 

当蒋世城再度回来时就见到陈睿满脸泪痕的和自己的衣服较劲,被他刚才吻得发红的双唇配着半裸的身体,还有打在肌肉纹理清晰流畅的身体上的眼泪,白皙的皮肤散发出凌虐的破碎感。

 

蒋世城把水盆放到地上,拉过被子包裹起陈睿,就见对方飞快的搂着自己死也不肯再松手,他叹了口气,轻声哄骗着:“乖,先松手。我帮你先洗头,再擦一擦。”

 

陈睿只是一味的把眼泪和鼻涕蹭在他的身上,窝在他的颈项间不说话,蒋世城没有办法的把手伸到被子里帮他扒了个精光,声音有些沙哑的凑在他耳边呢喃:“好了,再闻闻,是不是好多了?乖,先躺下我帮你弄干净。陈睿?”

 

陈睿的鼻翼好似动了动,像条受惊的幼犬般真的听话的闻了闻。

 

蒋世城耐着性子接着诱哄:“是不是好点儿了,陈睿?……小睿?睿少爷?”

直到睿少爷三个字出口,陈睿才像听到了呼唤一般看向蒋世城。

“呵,”蒋世城失笑,几分无奈,“好了躺下,睿-少-爷。”

 

折腾了半天终于把人弄干净后,换了新被子给他盖上,躺到他的身边,才总算把安静还给深夜。

 

 

陈睿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床上只有他一个人,他花了五分钟望着天花板发呆,昨天烧糊涂的记忆清晰的从眼前滑过,血色从他的脖子往上蔓延,涨红了整张脸,怀着一丝侥幸,希望一切都是一场梦的人,在蒋世城穿着记忆里的衣服走进房间时彻底放弃。

 

蒋世城把一套衣服扔给他,满脸戏谑的走过去坐到床边笑问:“要不要我伺候您更衣啊,睿少爷?”

 

陈睿低垂着的眼不敢直视这个恶劣的救命恩人,一边飞快的穿衣服,一边含糊的回答:“……谢谢。”

 

“欸,陈少将——现在才害羞是不是有点晚了?”蒋世城说着手贱的伸过去挑了下对方的下巴,一副不正经的样子。

 

“……你别得寸进尺。”那只手收回的很快,随着手臂的移动不小心对视上对方,连忙慌张错开,连忙尴尬的转移话题,“咳,——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他从未和人如此亲密,却也没有无知到不懂亲吻的含义。他可以将杀死巨蟒后的吻解释为忘情的庆祝,将昨晚的吻解释为安抚和救赎,但他永远无法说服自己接吻只是接吻,无关其他。

只能暂时将一切当做一场意外,毕竟蒋世城再厉害,也无法改变他只是一个古蓝星的男人这个事实。

这么想着,陈睿终于缓下了奔腾的心跳。

 

“从我们这里去黑礁岛只要2个小时,我们休息一天养好了再出发。那帮疯子,这事儿还没完呢。”蒋世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陈睿轻颤的睫毛和满身的僵硬,顺着他的话给了台阶缓解暧昧的气氛。

 

他揉了揉对方一头乱发,起身出门,“你吃好后自己别忘了换药——哦,今天午饭你做。”

-tbc-

评论
热度(21)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