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原创】快穿之复原1.5(流氓系抖S强攻X禁欲系抖M强受)

龙马地址:点这里

晋江地址:点这里

1v1ONLY



第一篇 正月开岁 一匡九合

 

|红三代X技术流少将(上校)

|第一篇视角:主受

 

第五章 意外

 

 

陈睿没有依仗技术兵的特权,所有的训练,包括不必参加的夜间训练都从不缺席,也因此获得了大多数人的认可。

 

繁重的训练下蒋世城也没有再搞什么幺蛾子,虽然他偶尔瞟过来逗留的目光总是让自己起无名火。

 

忍气吞声绝对不是陈睿的作风,大家族的教育让他懂得审时度势和耐心,但生而高贵的骄傲根植在他的血脉中,呲牙必报的肆意被生生压制着,久而久之,陈睿从这种压抑中感受到了乐趣和快感——那是猛兽在狩猎时的潜伏,时间越久,猎物的价值越大,每次压抑的时间越久,最后出击时得到的满足感就越强烈。有时候他甚至分不清让自己上瘾的是这种蛰伏的压抑还是报复后的酣畅。

 

 

十一月的下午,太阳暖洋洋的照得人昏昏欲睡,撒在靠窗坐得端正笔挺的兵哥们身上,将他们笼罩在毛茸茸的金光里,钢铁本色染上了几分小清新的文艺。

 

陈睿正在做关于导航系统和干扰台之间互相影响关系的授课,清冷的声线一段段讲解着枯燥的理论,也不介意下面的人是真的听明白了还是坐在那里发呆。

 

“报告。”朱煜强喊了一句,“陈上校,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他附近的几个人配合着发出低笑,今天的课团长没有旁听,朱煜强搞事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

 

“所有人休息10分钟,解散。”陈睿压下电脑,拿起保温杯去茶水间。

 

淅沥沥的水声里几个男人一边抖着最后几滴尿液一边打嘴炮:“强哥,你这是一点都不打算给陈上校面子?”

“陈上校?”朱煜强冷笑一声,拉上裤链,“以后陆航总指挥官的位置是我的,到时他一个上校见到我还得站直了敬礼,放屁的陈上校,我不让他动,你看他敢不敢动一下。也就李将军脾气好,当众被陈睿下了面子还能像没事人一样。”

“李将军大人有大量,不屑和陈上……陈睿计较,但是李将军毕竟老了,强哥您才是我辈军人楷模。”

“少拍马屁,”朱煜强满意的拍了拍魏虎的肩膀,“你以为你不知道你对那个姓赵的献殷勤。”

“绝对没有!强哥你这么说真是冤枉我了,我是想帮您打听打听那边的动向。”

“我冤枉你?你们家是蒋风提携上来的,就差脑门上印一个蒋字,到底是帮我还是帮他们,你自己心里最清楚。”朱煜强说着侮辱性的拍拍魏虎的脸,“老子最讨厌墙头草。”

 

魏虎僵了僵,连忙说:“蒋风死了以后蒋家早就倒台了,良禽择木而栖的道理大家都明白,投靠朱将军的人里面不止我们家以前和蒋家有过牵扯,我真的是为了帮您探探蒋世城的口风才去和赵杨套近乎的,强哥你一定要相信我。”

“蒋世城能有什么口风好探的,”朱煜强鄙夷的哼了一声,“有点门路的谁不知道他想和我抢总指挥官的位置。”

“强哥,你听我说,”魏虎急切的表现自己,“蒋世城想去特种部队!”

“什么!?”朱煜强突然吼了一声,然后慌张的张望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人,才把魏虎拉到一边,“你开什么玩笑,蒋家能不能再站起来就靠这次蒋世城了,他一个独苗怎么可能去特种部队,就算他犯傻逼,蒋老头子也不可能答应他。”

“千真万确,强哥。本来我也不信赵杨的话,但是前两天他在那边和家里通电话时我正好路过,我亲耳听到他说要去拿陆航特种部队的名额。”

朱煜强面露喜色:“真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有些人自己找死拦都拦不住。”

 

“强哥,你说咱要是把蒋世城的事情告诉陈睿,他说不定就站到咱们这边来。”

 

七三五部队作为唯一一个陆航集团的技术部门,他们的态度也将会一定程度上的影响到陆航总指挥官的人选,七三五的老大彭一发是个刺头,油盐不进,但也确实年纪不小。

 

所以当初李上将完全没想过从他这里下手,第一人选定位在了陈睿,试图招安这个天才,捧他接替彭一发,上七三五的少将位子。到时他们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把捏住陆航集团军中的命脉部门,增大话语权。

 

 “李上将都铩羽而归,你要我上赶着去捧他臭脚!?”朱煜强不悦,但他的心里知道陈睿确实是七三五的核心骨干,根据他的情报来源,陈睿这一个月的休假直接影响到了七三五最新的隐藏导航系统的研发进度,彭一发已经不止一次在会上发火骂人。

 

“强哥你想啊,你看哪有陪练生还跟着夜训的,不都是糊弄过去差不多得了?我估摸着这陈睿就是个胆小鬼,当初陆航集团军扩编等的消息都不过是各个大佬的暗中推测,所以他不敢接受李将军给的好处,现在板上钉钉的事情,那就完全不一样了,蒋世城自甘堕落,您将来就是他的直属长官,他还想在七三五混下去敢不答应?”魏虎分析的头头是道,让朱煜强沉默了良久。

 

“妈的,那你给我去探探他口风。”朱煜强终于松了口

“强哥,那李将军那边您也通通气。”魏虎不忘叮嘱。

“我知道,少废话了。”朱煜强不耐烦的冲了一句,李将军是他想见就能见的吗?!还是找机会和老爹去商量下再说。

 

 

魏虎跑回教室拿了个水杯再冲进茶水间,就见陈睿刚好倒完了水准备出来,“陈上校,陈上校!”

“有事吗?”陈睿停住脚步,望向比他矮了几公分的男人。

 

魏虎皮肤黝黑,虎背熊腰生的粗矿,一双咪咪小的眼睛里却带着精光,他对着陈睿憨笑一声:“陈上校,我是魏虎!您要是不介意可以叫我虎子。”

 

“魏虎——,一排四班的是吧?”

“陈上校真是好记性!其实我是受人所托……”魏虎把声音压低了一些,“是朱煜强让我来替他向您道个歉,刚才在课上他不是故意找茬,是真的憋不住。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这都是小事,”陈睿不动声色,说话的声音还是那股子冷淡的调调,“你还有别的事吗?”

“是是,我就和强子说陈上校您不会在意这种小事情,他非不放心要让我来和您道个歉,”魏虎嘿嘿一笑,“咱们既然有缘分在一个连队,以后不管去到哪里都是有了革命感情的老战友,陈上校哪会和我们计较这个!嗨!强子就是心思多,爱钻牛角尖,不像我这种大老粗!”

陈睿耐心的等着魏虎一串串的套话不要钱的往外撒完后,才开口接话:“时间差不多了,你倒完水也快点回教室。”

 

魏虎在陈睿转身时不满的皱了皱眉,随即又挂上热情的笑脸连忙跟上去:“我倒好了倒好了,陈上校,咱一起走啊!其实吧,我是想向您打听一下特种部队的事情。”

“你想去特种部队?”陈睿边走边问。

“是啊!来当兵的谁不想去特种部队?那里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男人中的男人,真男人!”魏虎来了劲。

“加油。”

“欸不是,陈上校,我听说蒋世城拿了名额,这特种部队的推荐名额您这边不知道有没有?我就打听打听。”

陈睿脚下一顿,“你要走后门?”

“欸不不不!”魏虎连忙摆手,他以为对方会把重点放在蒋世城身上,连忙改口,“我就是问问,我这种没有靠山的小老百姓,想走也走不了啊!哪像蒋世城这种牛气冲天的红三代,想给他推荐的人能从咱这排到宿舍去。”

 

陈睿不是没有听出对方话里的暗示,他虽然意外这个消息,但是和蒋世城有关的一切,他都没有兴趣,至于朱煜强,原主的仇人他根本就没打算过投效,有些意兴阑珊的打发他:“你真想去,我会帮你问问。走吧,要迟到了。”

 

魏虎心里那叫一个憋屈,他才不想去什么特种部队,连忙凑过去着急的解释,生怕陈睿像个书呆子一样轴得真把他推荐过去了:“千万别啊陈上校,您别开玩笑了,要是内推是个假消息,您这一问人家真把我当成走后门的,有机会进也进不去了。您可千万别去问啊,我求您了。”

 

陈睿斜睨着看了他一眼,勾了勾唇没有说什么,径直走到了讲台上的位置上去。

 

魏虎一生鸡皮疙瘩的跑回座位上,看到旁边的朱煜强着急的盯着自己,缓了缓神干巴巴的开口:“我给他透了口风说蒋世城要去特种部队。”

“然后呢?他什么反应!?”

“他……”魏虎脸色有点难看,“他好像没什么反应,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妈的,我早和你说了,陈睿就是一傻逼,哪有你讲的那么玄乎,你不给他挑明了他那个脑子根本想不明白。”

魏虎不置可否,“那咱找个机会和他好好聊一聊?”

“聊个屁,和他把话说开了我就是下一个李将军,这种傻逼都把清高当牌坊立,他要是能乖乖听话,我他妈敢把头砍下来给姓蒋的当凳子坐。我真是脑子进水信了你的鬼话,不要再想他的事情了。李将军最近已经开始联络范中校,七三五我们势在必得,现在就差一个机会把陈睿彻底从七三五里弄走。”

 

魏虎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悄悄开口:“强哥你看,这个陆航一体化特种部队肯定和别的特种部队不一样,配置上面是不是也应该力求创新,把优秀的技术人员纳入选择范围,体能上可以适当放宽要求嘛……”

 

朱煜强听得眼睛发亮,把这个建议告诉了他老爹,联合李上将一合计向上汇报以后,上等兵训练营一直没有消息。

 

就在朱煜强等得上火时,训练最后一天如期而至。三十人坐在投放飞机上,半路上突然悬停,舱门大开,内部广播通告:

 

根据上级指示:本次训练营全团前三名中,我们连队的蒋世城同志以第一名的成绩被授予少校军衔,入选陆航特种部队训练。同时由于陆航特种部队的特殊性,首长临时决定加选优秀技术兵入队,陈睿上校以优异的体能成绩和过硬的专业技能将被授予少将军衔,入选陆航特种部队训练。请两位同志马上准备,已经到达特种部队训练交接点,请在三分钟后进行空投。


-    tbc-



评论(3)
热度(24)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