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原创】快穿之复原1.4(流氓系抖S强攻X禁欲系抖M强受)

龙马地址:点这里

晋江地址:点这里

1v1ONLY


第一篇 正月开岁 一匡九合

 

|红三代X技术流少将(上校)

|第一篇视角:主受

 

第四章 上等兵训练营

 

陈睿按时去训练营报道,高军衔的陪练生带给他的便利是可以独享一个自带卫浴的单间和上校级别的伙食供应,而且作为技术员,训练期间所有夜间突袭活动都不用参与。

 

他稍微整理了一下随身衣物就听到外面的号角响了起来,对着镜子正了正军帽,帽檐打出的阴影让整张脸冷冽了几分。

 

校场上各个连队的人都陆续到来,他一个人站在队伍外侧,两杠三星背负在他的双肩,笔挺的脊梁和冷漠的表情与这里的热闹格格不入,队伍里的每张脸都被他用余光一一扫过,与原主的记忆不同的是这一次队伍中多了两个人:蒋世城和赵杨。

 

看到蒋世城的脸,令他烦闷的记忆就涌上来,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继续观察别人。

 

“城哥,你看陈睿,他好像把头发剪了,我还是比较喜欢他头发长点的样子。”赵杨嘻嘻哈哈的凑在蒋世城身边点评。

 

“陪练生也是兵,”蒋世城肆无忌惮的从头到脚打量着把军装穿得一丝不苟的陈睿,觉得明明满身的禁欲感和庄重在这个男人身上无时无刻不透露着难言的骚,那种骚是武装带勒出的劲瘦腰杆,是双手紧贴的裤缝,是长筒军靴包裹的小腿。

 

 

教官带着一份名册走过来,人未到,声先至:“都吵吵吵什么?!”

 

爆喝之后,三十多号人立马安静下来,收腹挺胸军姿笔挺的站在那里,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接受教官审视的目光,

 

“如果不是接到通知告诉我这一次带的是今年的上等兵,我还以为这里是三十个新兵蛋子!你们以前就是这样训练的,啊?”

教官说完一句后踱了几步,降低了音量:“我不管你们是从哪个部队来的,以前得过什么荣誉,我知道你们里面有些人来头很大,某某军区某某军长,那是你们吗?那是你们的老子!你们是什么!?你们屁也不是!你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服从命令!!!听懂没有!?”

“是!”

“那么不情愿现在就给我滚回去!”

“是!!”

 

教官翻开手中的文件:“我想你们都知道,现在我们陆航集团军的总指挥官是由陆军总司令暂代,这一次的陆航上等兵训练目的有两个,一个是希望培养出专业陆航方向的人才储备用于陆航军扩大规模之用,所以我们这一次训练除了身体素质外,还有各种全方位的训练,比如每周会有三个下午的陆航知识理论课程,最后的笔试成绩会纳入考核范围;一个是上级领导最新的决定,这一次的训练全团前三名将被选入陆航特种部队。”

 

陈睿微微一愣,陆航特种部队?

记忆中并没有这回事情。他在之前的日子里已经为自己做好了打算,要通过改变世界来获取能量的话,以他现在的能力,他唯一的途径是靠七三五部队的专业技术人员身份在陆航集团军中站住脚跟,提供技术支持优化这个世界的两栖作战机动性。

 

他可不想去什么特种部队,这种部队——尤其是一个集团军初次成立的特种部队都是高度保密的精锐别动队,相当于一个影子部队。对外隶属后勤兵种,用来防止敌人的报复。

陈睿明白这么做的意义——但他骨子里的傲气让他无法苟同,英雄不应该被黑暗吞没,即使死亡,他们也应该站在最辉煌的地方。他宁愿作为一个冲锋者被敌人报复而亡,也不愿死后的胸牌上写的是仓库保管员。

特种部队这种个人英雄主义的地方不适合他,他在心里把它打上一个叉,况且作为陪练生,应该也没他什么事。

 

“有没有什么问题?”

“报告!”

“说。”

“如果成绩前三,但是不想去特种部队行不行?”

“你的名字!”

“报告,赵杨!”

“这一次被塞进来的人特别多,你们都知道原因。通过这次的训练,你们以后将有机会成为陆航集团军的团长,旅长,甚至是师长和参谋长!赵杨同志的问题我想这里很多人都在心里打算盘。前三名能不能不去特种部队我不知道,但是每个连队的前十名开外将全部淘汰。你们最好记住,你们是来当兵的!到哪里你们都是一个军人!一个军人该有的气质是坚忍不拔!是勇往直前!是无所畏惧!如果是来计算这些事情的,我劝这些人现在就卷铺盖回去。不要侮辱军人两个字。”

 

教官顿了一会,见一片寂静后继续说:“还有没有问题?——既然没有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张,接下来一段时间就是你们的连长。这位是刘政委,他会负责你们这段时间的所有日常生活和思想教育,那位是陈上校,从七三五部队来的陪练生,他也将负责你们理论课的指导教学。”

 

“陈上校。”张连长属上尉军衔,他对着陈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接下来体能训练时,我将一视同仁,请您理解。”

陈睿回以他军礼,“谨遵上级指示。”

这位张连长是个没有在权势博弈中站队的硬汉,即使在原主的记忆里,也十分敬重这位连长,他是一个真正的军人,但那位刘政委——陈睿不由得多对那个正在亲和的做着讲话的男人多看了两眼。

原主的伤残和这位可脱不了关系。

 

 

陈睿之后去了团长那里商讨理论课授课的事项,暂时没有和其他人一起进行训练,晚饭也是和团长们一起开的小灶,得体的举止虽然没让团长觉得多亲近,至少没有留下坏印象。

 

回到自己的宿舍,准备洗漱时居然发现浴室的热水器故障,刘政委一脸歉意的踩点上门表示至少要明天才能修好,然后盛情邀请他去自己那边将就。

 

陈睿心中冷笑,婉拒刘政委的好意,对方却像狗皮膏药一样死活赖在他的房门口不肯走:“陈上校是嫌弃我那里规格不够?”

“没有,不需要麻烦了。我到时去公共浴室就可以。”陈睿声音越来越冷。

“那里15分钟要洗一个连的战斗澡,您又是技术兵出生,这怎么能习惯?还是去我那里吧,反正也挺近的。”

 

“陈上校,刘政委。”蒋世城的声音突然插入。

“喔,蒋世城是吧?你有事的话稍等一下,我和陈上校这里有事。”刘政委理所当然的以为蒋世城是过来找他这个政委说些生活上的问题。

“是我找他过来谈一些问题,”陈睿朝着蒋世城使眼色,然后侧身让人进屋,对着刘政委继续下逐客令,“那就麻烦您明天尽快找人把热水器维修一下,今天我会自己解决麻烦。”

刘斌有些悻悻的假笑了一下,又瞟了一眼蒋世城,才转身离开。

 

 

蒋世城打量着陈睿房间,毫无客人自觉的走到床边直接坐下,看到对方放在床上的换洗衣物,对着白色棉质内裤多看了两眼。

 

陈睿只觉得额头上青筋暴起,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蒋世城命令道:“站起来!”

虽然他的洁癖不严重,但也受不了随便什么男人穿着一声脏衣服直接坐到自己睡觉的地方。

 

蒋世城眯了眯眼睛,一丝不快迅速闪过他的眼底,慢腾腾的站起来,192公分的绝对身高优势让两人的视角立马转换,他退开了一步靠在桌子上,笑得有些邪,说的话里带点无赖:“帮了你这么大的忙,这笔账怎么算,陈上校?”

 

“你想怎么算?”陈睿警惕,眼前的人明明比自己的真实年纪小了不知道多少,他却感到一种危机感,他料不准眼前的男人会做出什么事情,虽然对方说的话总是散漫的问句,却让他总是无可选择的被牵着走。

 

蒋世城的笑意更深,刚才的不快被陈睿全身戒备的样子所取悦,对着他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蒋世城!”陈睿突然厉喝一声,皱眉严肃的说:“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你是上等兵,我是你的长官!立正!”

 

蒋世城的目光随着陈睿的话变得深沉,松懈的身体变得蓄势待发,脸上没有了之前的散漫,无视陈睿的命令和制止,阴着脸大跨步地走到他面前,迅雷不及掩耳的出手握住对方的手腕,一个反跩,挡下陈睿快速的肘袭和接下来几下徒劳抵抗,把人的手反束在背后砰的一声扣押在墙上,压低着声音在对方耳边玩味的重复着这两个字:“长官?”

 

“蒋世城!你他妈给我放开!”陈睿终是又被这个男人激得爆了粗口,这个总是让他烦躁失控的男人,他再次丢掉自己擅长的伪装,大声威胁:“妈的,你要给你处分!你听见没有,蒋世城!”

 

他胡乱扭动的挣扎都被蒋世城牢牢的控制在包围圈内:“你知道我现在想干嘛吗?”

“管我屁事,他妈的你个神经病!”

蒋世城痞笑着将下身贴上陈睿挺翘的臀部,故意挺动了两下,“当然关你的屁事,我就没见过比你还骚的男人,你以为我没看到你那天从我裤裆下钻过去时屁股扭的那个样子?陈上校觉得肏你一晚上该拿个什么处分?”

 

陈睿只觉得被羞辱得浑身发臊,顶在他股间的硬物让他的鼠蹊阵阵酸麻,这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令他更加烦躁不堪。他憋足了劲的挣扎,好歹是个大男人,一时间蒋世城也制止不了,让他脱了狩猎圈,跑到了外面。

 

“滚,你他妈给我现在就滚!”陈睿恶狠狠的瞪着他,但心里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现在的场面。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无礼,如果有——他会在他拿那种放肆的眼光看向自己时就让对方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陈睿,”蒋世城没有继续为难他,站在原地看向满身震怒的男人,第一次喊他的名字,“我们来打个赌,我赌你总有一天你会跪着求我肏你。”

-TBC-

评论(7)
热度(20)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