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原创】快穿之复原1.3(流氓系抖S强攻X禁欲系抖M强受)

龙马地址:点这里

晋江地址:点这里

1v1ONLY


第一篇 正月开岁 一匡九合

 

|红三代X技术流少将(上校)

|第一篇视角:主受

 

第三章 胯下之辱

 

 

陈睿换上红方的绿色迷彩装潜伏在树林里,他们这边五个人,其中一个后来者居然是朱煜强——也就是原主当初在训练营得罪的军三代,Z区上将的旧部之子。

 

那人一来就认出了陈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敢说什么,现在蹲在陈睿旁边,阴阳怪气的嘲讽:“这不是陈大天才上校吗?听说最近的隐蔽导航测试系统忙得团团转。哦!我怎么忘了陈上校被人赶了出来,您那份检讨书我可是有幸拜读了一下,啧啧……”

“喂喂,朱煜强你说什么呢!” 马明山蹲在另一边闹心的看着不和的队伍,“你们有仇有怨的结束了再算,要残要死的随你们便,这场歼灭战要是输了会怎么样还要我再说一遍!?妈的真想钻蒋世城那龟孙子的裤裆啊!都给老子消停点!”

 

“马明山你以为你是老大!?要不是这次你要干的是蒋世城,老子才不来,蒋风都死了八百年了,蒋世城还敢跩得二五八万,他家不就还剩一个死老头子。”

 

“说的比唱的好听,他妈的你到是别给老子犯怂啊。”马明山啐了一声,刚才在大厅里屁都不敢放一声,要不是看在这小子枪打的准,又和蒋世城有仇,他才不会拉他入伙。

 

马明山的老爸是B市的市委书记,而朱煜强是铁打铁的军三代,只可惜朱老爷子当年没跟着执政党,觉悟的时间晚了点,比蒋老爷子这种根正苗红的出身矮了一头。这种陈年旧事造成的差异硬生生的让所有人在看待本应同等待遇的蒋朱两家时,有了高低之别。

 

蒋家顶梁柱蒋风在特别任务时殉国,明明应该是蒋家衰败的开始,偏偏蒋世城被蒋老爷子从小送部队训练,身手了得,经常在部队搞的竞赛里摘得桂冠,风头强劲,搞得像是又能出一个将材似的。

与他同龄的朱煜强首当其冲作为被对比对象,从小比到大。朱煜强的血泪史简直能谱写出一篇万里长征。

 

下个月的上等陆航兵训练营里,蒋老爷子又要把蒋世城送进去,对于这个未来作战中兼具航空和陆地两栖机动的重要兵种,哪家都想在这小荷初露尖尖角时站稳一席之地。

 

目前由陆军总司令暂代的陆航最高指挥官的上将军衔——在如今已经不再授予蒋职的时代里,是难得的、也可能是唯一的机会——这个大将之位,谁都不肯放过。

 

朱煜强既有Z区李将军的支持,又有自家父亲这个少将当靠山,自身条件也不是特别差,本来李将军想要拉拢陆航研究部七三五部队,只可惜那里的老大是个难啃的老骨头,于是想到了那个天才上校,却没想到堂堂上将居然还被一个年轻的上校当众甩脸色。

 

陈睿挡住了朱李两家的夺权之路,怎可能不被记恨?

 

 

 

“都闭嘴,快走,我们被发现了。”陈睿冷声打断,收起枪自己率先移动。

 

“走走走,都走。”马明山不疑有他,知道陈睿是上校之后,就算是技术兵也应该比他们这种野路子强,心甘情愿的跟着人指示。

 

“我就在这里,我这边视角好!” 朱煜强不服气,技术兵这种垃圾玩实战就是傻逼,他的远目镜中突然晃过一个蓝色迷彩服的人,突然犹如打了鸡血,追踪,枪响。

 

——蓝方一人阵亡。

 

朱煜强嘚瑟的对着对讲机说:“技术工种不懂就别瞎比比,都他妈藏好了,别被人干了只会拖后腿。”

 

马明山也有点懵,他这种热衷强攻遭遇战的类型,要不是大家投票出来说打歼灭战,他才不搞这种要费脑子的玩意儿,望着开路的陈睿一咬牙:“我还是回去帮着点朱煜强,你自己小心。”

“回来!那里已经被包围了!”陈睿难得烦躁的吼了一句,这些人不是他的部下,没有规矩,不听指挥,他恨不得一枪一个崩了他们,却要为了干死蓝方而压抑。

“朱煜强已经干掉一个,就算被包围也有突破口,我先回去支援,你在这后备。”

 

 

陈睿哼了一声,按照自己的计划摸上一个只能容纳三人的山洞,在附近设下陷阱,再拿杂草堵上洞口,忙活了半天还没布置好,反而听到了广播声

 

——红方一人阵亡。

——红方两人阵亡。

——红方三人阵亡。

 

妈的,开场5分钟,四对二。

这不是歼灭战,简直是屠杀。

 

他耐心的窝在山洞里等待着,直到视线内出现两个蓝色迷彩装的人,泯紧的薄唇才勾起冷笑,驾起枪屏住呼吸等候猎物上钩。

 

 

“城哥,这帮垃圾太不禁打了,张军那个胆小鬼估计藏起来了,马明山就是故意找那龟孙子来的,等30分钟后咱灭不了他们全部,他们还能硬着嘴不服输。”

赵杨骂骂咧咧的,突然一顿,抽搐着嘴角,“城…城哥……小爷好像踩雷了。”

 

“蹲下别乱动。”蒋世城扛着枪环顾四周,轻声对赵杨说,“我迂回上去看看,你就在这蹲20分钟等结束,别给我死了,白送他们人头。”

“明白,城哥你一定要给我报仇啊!”

 

陈睿万万没有想到CS游戏里还有这一出——这不是耍赖吗?踩雷了居然不直接判定死亡。

该死的。

他看着活生生从他眼皮子下面消失的蒋世城,这里就几个视角不错的位置,在不撤离估计马上就会和他撞上,他对这副身体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硬抗他绝对吃亏,收起枪悄无声息的就准备闪人。

 

 

爬出洞口,摸着一条来时就看好了的路走得小心翼翼,却突然被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勒住脖颈,他反射性的使出反擒拿,肘击撞上坚硬的胸肌,完全无效,反而被人控住了双臂固定于背后,力量的悬殊让这场殴斗毫无悬念,三两下就被身后的男人整个抵在山墙壁上。

 

“路线选的不错,不亏是上校。”蒋世城凑到陈睿耳边,声音愉悦。

 

“放开,我认输。”陈睿到现在都没弄清蒋世城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懊恼的回答。

 

蒋世城没有如他的愿,反手绑住了对方就往刚才的山洞里面拽,把人往里面一推,顺势踢了一下膝窝,陈睿的腿反射性一软,硬生生地跪在了地上,来不及起身反抗,全金属仿真的沙漠之鹰就朝着他的屁股,大腿几处砰砰砰的连射了好几枪。

“唔——”

 

——红方四人阵亡。

 

仿真枪的近距离射击力度,让他疼得一下子没了脾气,蜷缩着没有形象的滚了几下企图躲开惨无人道的虐行,蒋世城这个神经病!

 

枪击停下后蒋世城把手枪往地上一摔,走过去居高临下的望着陈睿,慢悠悠的开口,“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吗?”

 

陈睿闻言一震,他站起来,浑身沾上的泥灰显得狼狈不堪,盈满盛怒的双眸让他犹如一头意外失足的花豹——隐忍,漂亮,蓄势待发。

 

蒋世城盯着他的样子舔了舔嘴唇,狩猎的目光盯得陈睿发毛,叉开的双腿暗示着接下来的屈辱。

 

“陈上校要是想毁约,我也无所谓——”男人挑着眉,宽宏大量的样子犹如仁慈的施恩者。

 

偏偏破坏规矩是陈睿的大忌,骨子里的骄傲告诉他毁约是比钻胯更大的耻辱,后者忍的是一时,前者毁的是信仰。

 

“愿赌服输。”他咬牙切齿的吐出四个字。

“那请吧,陈上校。”蒋世城勾着唇角笑得更加恶劣。

 

他站在蒋世城的面前,慢慢地、慢慢跪下双膝,时间都仿佛被无限拉长一般折磨着他,身上被仿真枪打击的疼痛已经慢慢消退,变成了诡异的酥麻扩散在四周,

 

蒋世城打的那几处都是难言之地,腿根发酸,臀部酥麻,连带着鼠蹊隐隐蠢动起来,陈睿咬紧牙关,双手着地做出了一个爬行的姿势,与他视线平行的只有宛如拱桥的双腿,他不敢抬头去看面前那个那人现在是什么表情。

 

M4的枪托拍在了他的屁股上,男性低沉的声音从上面传来:“磨蹭什么呢,陈上校是没看过狗钻洞?爬过来。”

 

陈睿的脸一下子涨了通红,拍在他屁股上的枪托并不重,却让他有种双腿发软的错觉,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了,但还是忍住没有发出奇怪的声音。奇异的、羞耻的感觉交错着搅在他的身体里,随着男人粗鲁的话语,仿佛自己真的变成一条钻洞的野狗在这满是泥灰碎石的山洞里朝着男人的胯下一步一步爬了过去。

 

拱桥的顶端,那浓郁的雄性气味让他的羞耻心达到顶峰,不知道为什么堂堂姬氏一族的三少爷会变成这般下贱,当怒意超过临界,一股压抑的委屈就涌了上来,尤其是蒋世城那岔开得并不太大的双腿间,硬生生的在他钻过一半时把他夹在了胯下,还故意拿枪托继续赶马似的催促着他。他用力咬了咬下唇,用血腥味和疼痛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强行压下不该属于他的情绪,委屈不该是属于一个男人的情绪。

 

他做到了。

他守住了自己的承诺。

他重新站起来,背对着蒋世城,“滚。”

 

蒋世城拽着人的手臂把他转到自己的面前,强硬的揉着他的乱糟糟的黑发,“好了,游戏嘛,哭什么。”

“他妈的谁哭了!让你滚没听见啊?”陈睿终是爆发了出来,恶狠狠的蹬着蒋世城,看上去像是下一秒就要和对方扭打起来的样子。

“呵,”蒋世城不合时宜的笑了一声,把一个橡胶圈递给陈睿,“头发扎起来。”

 

刚才在外面的肉搏时,头绳已经不知所踪,现在对方的动作几乎可以算是示好的行为。仿佛他只是遵守着马明山的规矩,从未想要侮辱陈睿一般。

 

陈睿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要冷静,重新戴上冷淡的表情,拿过对方手中的东西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看着这个形状有些奇怪的头绳,一边扎一边问了一句,“这什么东西?”

蒋世城斜靠在洞口,风吹过他的碎发,五官被光影照得深邃帅气,沾泥带土的迷彩让这个男人更加野性不羁,痞坏的声音缓缓响起:“喔,我戳破了个安全套做的。”

 

 

野战结束后,蓝方剩余人数4人,红方剩余人数1人。

由于战略选择为歼灭战,故两队无胜负。

 

赵杨蹲了20分钟,浑身不爽的冲着马明山吐槽:“你小子就会玩这手,真他妈不要脸。”

马明山扬扬下巴,义正言辞:“妈的,你以为我不知道A432场子都被蒋世城玩烂了,估计哪里有块鸟屎他都知道,老子的队伍还能活一个人那就是实力!”

“滚滚滚。”

 

赵杨和马明山斗嘴的乐此不疲。

陈睿方才醒悟自己被蒋世城给耍了,非常彻底的。

而现在说也不是,骂也不能,憋屈得他差点露出以前的少爷脾气,恨不得砸了这家俱乐部解恨。



-TBC-

评论(1)
热度(24)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