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原创】快穿之复原1.1(流氓系抖S强攻X禁欲系抖M强受)

龙马地址:点这里

晋江地址:点这里

1v1ONLY


前篇地址点这里——>点这里

第一章不是第一章啊QAQ,设定看前篇吧爸爸们QAQ


第一篇·正月开岁 一匡九合

 

|红三代X技术流少将(上校)

|第一篇视角:主受

 

第一章 健身房初遇

 

踏上暗冢的土地,脚下似硬似软的感觉配合着无边的寂静让人毛骨悚然,窒息感随影而至。

 

姬睿只觉得精神力像被压制在了体内一样,无法运用。肉眼可见的黑色能量团在他眼前幻化成一扇门的形状,流动液体状的黑色门把手恶心的让人不想碰触。

 

姬睿毫不避讳嫌恶的皱了皱眉,只是深入骨髓的教养让他没有像上一位到来者一样提脚踹门。他举起带着白色军手套的手,屈起手指,扣了扣门——虽然他并不认为会出现扣门声。

 

咦——?

 

一道诡异的声音从门内传来:“呀咧呀咧,第一次接待有礼貌的客人,好感动啊——”

 

姬睿只觉得自己身处一个无边的星系中心,声音从他的四面八方一个一个字的冒出来,他并不如表现的那么从容,心里七上八下,出口的声音却平稳如水:“我是德罗星系帝星北区上校,姬睿,冒昧来访——”

 

“我知道你是谁,美人一族的三少爷嘛——啧啧,好像也不怎么样啊……”随着话音的落下,姬睿的军帽被黑暗吞没,头绳被割断,一头铂金色的长发四散而下,让整个人在黑暗中犹如一颗夜明珠,光华内敛,高贵无比。

他眯了眯眼,一把匕首被他从长靴中抽出握在手中,浑身的冷冽和杀意四散而出,克制在紧泯的双唇之间。

 

“哎呀呀,明明是个美人坯子,不要这么冷漠嘛——姬氏的基因我可是很欣赏的。”

 

“阁下,请慎言。”姬睿压抑着隐怒,他一生最痛恨的事情只有两件:其一是那贱民的姓氏之耻,其二便是众人对他外貌的兴趣超过了对他实力的肯定。

 

姬氏的容貌基因扬名星系,女人生在姬氏是优势,但他是男人,尤其是小时候,在实力强大前不得不用冷漠伪装自己,保护自己,即使每每独处时都气得将房间里的古董砸得稀巴烂来赌气。

 

只是时间永远是无法战胜的家伙,它让伪装渐渐变成了习惯,即使之后拥有了一定的势力,戴上的面具再也脱不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或者他不在乎——对他而言,重要的只有姓氏的荣耀。

 

不是家族,而是姓氏。家族可以抛弃他,但总有一天他会夺回一切,驱逐他们。

这个姓,他不会让给任何人,只有他才是姬氏之姓的继承人。

这是他的骄傲。

 

“啧啧,明明是个任性的小少爷,这么活着不累吗?”

“阁下说笑了。”

“那么——你想要什么?”

“源能力。”

“我可以替你觉醒。”能量体回答的很快,似乎非常高兴。

“条件是?”姬睿一愣,却没有傻到以为对方是一个慈善家。

“你知道那些人为什么没有回去吗?”

“我不在意。”

“那想知道为什么赢锋回去了吗?”

“……没兴趣。”

“哎呀,嘴硬可不是好习惯喔,其实我这里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有。我会送你到各个世界位面里去,如果你能改变那个世界,就能得到那个世界的能量。不过每去一个世界就需要付出你的精神力为代价。”

“我得到的能量会比我付出的精神力多还是少?”

“哎呀呀,那我可不知道。”

“如果我精神力耗尽……”

“会死在最后的世界里。”

“我能选择世界位面吗?”

“不能。”

“那如果你送我去的尽是些垃圾星系!你是在玩我吗——”姬睿压低了声音,没有威胁的资本却不妨碍他恼怒的质问。

“你能有这个认知真是太好了——那么,你玩还是不玩呢?”

“——如果我拒绝?”

“哎呀,我劝你不要拒绝——呵呵呵呵”能量体又开始自顾自的笑起来,“——忘了告诉你,你的精神力已经被我提取了,粗略计算一下,能有十二个世界的玩耍权喔~真是不错,我还以为只有赢锋那个疯子才有这么大量的精神力,怎么样,要不要去赢锋去过的世界玩玩?”

“我不是没有选择吗?”

“哈哈哈,美人别赌气嘛——给你最佳特惠!” 好不容易来一个和赢锋一样强大的精神力人类,被那疯子搞乱的一切,他可指望着姬睿了。

“赢锋去过的世界,我不去。”
“他去过好几个能量体非常强的世界。”啧啧,由不得你。

“不去,你和他什么关系?”

“呵。”能量体似乎不愿意再多说,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记忆,“那先送你去一个玩玩吧。”

 

 

 

一瞬间的晕眩来不及时间给他骂一句粗话,再睁开眼睛时已经躺在了一间对他而言狭小的卧室里,能量体将这个世界和原主的信息传送到他的脑袋里便消失无踪。

 

这个世界是古蓝星时代,时间为桦国2028年,原主名为陈睿,26岁,桦国七三五部队上校军衔,技术兵种,专攻陆航方向。

 

年轻的技术型人才,自负又孤僻。既没有背景又没有情商,得罪的人数不胜数还不自知,后来被人在实战演习中陷害,弄残双手,百般羞辱,最后被迫退役。之后企图雪耻,结果上诉不成反被诬,落得一个叛国卖技术给敌国的罪名,惨死狱中。

可怜可恨,可恨可怜。

 

姬睿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无论哪里都免不了的官僚党争和尔虞我诈,没有绝对权势又不会审时度势的人活该落此下场——虽然重了些,不过命有贵贱,人有三分——姬睿惋惜原主,却不同情。

 

哪里都有阶级,认清自己的位置,绷紧脑子里的弦,韬光养晦后求天时,盼地利,聚人和的顺势而上,才符合规矩。

一切都有规矩——不守规矩的人便是咎由自取。

 

他下床后走到落地镜前打量陈睿,剥下自己身上的衣裤看着镜子里这具赤裸的身体。黑色中长发,软趴趴的扎了一个揪,皮肤苍白,显然都是太投入研究时懒得自我打理的遗留产物,180公分的身高和隐约的还有一些肌肉线条的身材让姬睿稍微松了口气。

 

看来这家伙以前被迫参与军式训练没有太过松散,虽然技术兵的体能要求相对较弱,但比起平常人还是大出了许多。陈睿经常借口逃离,现在的时间点正是他刚刚得罪了Z军区的中将,被顶头上司勒令休假1个月,然后去上等兵训练营报道当陪练生的时间。

 

陪练生是桦国为训练技术兵们的体能特地增设的位置,每个部队技术部的人员必须参与,由于他们的军衔大多比训练教官高上不少,所以这种训练也都是两相模糊,差不多的弄过去就行。

 

陈睿的上司为了缓解他和Z军区中将的矛盾,把这次的名额给了他。只不过陈睿当初的厄运就从这里开始——他不仅得罪了训练营的军官,更得罪了上等兵里的许多军三代,于是实战演练中被人联合陷害。

 

他暂时还想不出什么事是能改变世界后获取能量的。但既然继承了陈睿的名字——那对姓名荣耀的狂热让他无法不为其报仇扬名。

 

算你走运。

他昂起下颚,傲慢的咕哝了一句走进浴室。接着从衣柜里翻出运动装备,准备去健身房先把这弱鸡一样的身体给练好了,不然在训练营这种以武力为尊的地方不知道得吃多少暗亏。

对新兵蛋子而言,管你什么上校军衔。

 

 

重铁区里赵杨一边做着后背举重50kg,一边叫叫叫喊着:“城哥你不能放生我啊,求防护!求防护!求防护!!”

“瞎囔囔什么,”蒋世城在他背后分担了一部分的力量没有让它们全压到赵杨手里,“专心。”

“城哥你慢点儿慢点儿……我好像不行,要不再给我减几个级数?”赵杨有点后悔刚才脑残想要逞英雄。

“我看你干脆别做了。”蒋世城说着就轻松的把杆架上凹糟。

“对对对,休息好,休息好!”赵杨见手上重量消失,一骨碌的站起来转过身对男人笑嘻嘻的说,“知我者,城哥也。”

 

蒋世城撇他一眼,自己调整重量打算练习:“下次要来这种地方别来找我。”

“城哥,一个人憋家里练多无聊啊,你看刚才那个腿长屁股翘的……”所以才想着举个重吸引下人家,没想到铁没举起来,就发现他妈的居然是个和教练有一腿的,“……说不定就泡上一个,这里看的清楚啊城哥,这灯光闪亮的比夜店那些靠谱多了。”

“要发情给爷滚边儿去。”蒋世城沉声提气暴起肌肉开始自己计划的无氧训练。

“练练练,下个月就要去训练营了,到时练死你——”他一边吐槽一边眼珠子四处打转,突然在倒卧卷腹区停下了动作,“卧……槽……城哥,城哥。城哥你快看那儿——”

 

11下,12下。

一组结束,蒋世城放下重铁,喝了几口水,听着赵杨继续在耳边碎碎念:“腰真他妈细,就是穿那么多,也不嫌热——”

 

 

陈睿在紧身衣裤外套着短袖和及膝的运动裤,双手抱胸咬牙坚持着卷腹的数量,苍白的脸上憋出一片红色,头发被汗水打湿黏在脸侧。

 

身边不知何时站了一个高大的寸头男人,笑眯眯的:“兄弟牛逼啊,一口气那么多个,要不要搭个手?”

健身房里两两搭伙的搭子一向常见,能预防拉伤等事故发生,对某些人群也算是秘而不宣的邀请。

 

陈睿坐起身缓了一口气,红潮已经从脸上褪下,挑眼轻撇赵杨,冷淡拒绝。

 

赵杨磨磨唧唧又说了一些,见陈睿无意,有些悻悻的回到蒋世城旁边继续碎碎念:“啧,高岭之花,小爷去查查他底,嘿嘿。”

 

“高岭之花?”蒋世城拿过毛巾擦掉汗,终于看了一眼被赵杨啰嗦了十几分钟的男人,玩味的重复了一句。

仅一眼便发现对方似乎也若有似无的打量着这边,他的目光与陈睿意外的交汇让他微微诧异,对方那双冷淡的双眸在眼尾处泄漏的不爽与嫉妒被他捕捉,仿佛是那家伙对他自己身材的不满,将世城随即朝着对方玩味的勾起唇角,用嘴型无声的比出两个字:骚货。

 

“来消息了,我靠!城哥,他居然就是上个月和Z区那个李家正面杠的陈睿!”

 

——TBC-

评论(2)
热度(28)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