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哈德 | HPDM】CH.65_纯血的效忠者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HARRY重生


Ch.65

 

“现在魂器只剩下纳吉尔了?”

“嗯。”哈利回答的没有任何停顿,从前和现在,他都不想将自己是魂器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他摩挲着德拉科手腕上自己的名字,喜爱不已,不时地举起来放在唇边碎吻。

“就快要结束了。——这一次,你会把他再送进阿兹卡班吗?”

卢修斯·马尔福。

“一切都不一样了。你还在为我当年没有替你父亲作伪证而生气吗?”

“我没有。”

“这件事,我至今都不后悔。德拉科,我知道你懂我的意思。”

“呵,圣人波特真是高看我了,我怎么会懂你的意思。”

哈利握着德拉科手腕的手用力一拉,将人带入怀中,“我一直都很愧疚当年没能做到让你多见几面你的父亲。”

德拉科垂下了脑袋,他只是有些焦虑才会无端生事:“我不知道现在他在哪里……会做什么……如果这一次他又做错了事情……”

哈利将德拉科按进怀里,“在伏地魔这样对待你们母子之后,难道你认为你的父亲还会继续愚忠吗?”

德拉科闷闷地不做声,怀疑是天性——他停不下来。

卢修斯的权威在德拉科这里,已经失去了信用。他担心他的父亲,犹如一个成熟而年长的儿子担心他糊涂的老父亲一般不安和烦躁。

“福吉归顺于你,魔法部纯血势力尽数被收复。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别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我可不需要你的表彰,波特。”

“好吧,你就不能叫我哈利吗?”

“呵”德拉科推开哈利,“你是在提醒我和你算一算前几个月的账吗?”

“我又没干嘛……”哈利咕哝了几句,在德拉科的挑眉中乖乖闭了嘴,重新揽上对方的腰讨好的去亲吻。

 

 

斯内普刚刚进房间,就见到两具纠缠不清的身体,眉峰一皱,刻薄而冰凉的声音倾泻而出:“希望我没有打扰你们。”

德拉科红着脸一下推开已经将他压在椅子里的哈利,整理着满是皱褶的西服和歪斜的领带:“教父。”

哈利挠挠头,转过身扣上被解开了几粒的扣子,“斯内普教授。”

“你就是这样准备接下来的凤凰社会议的,波特?”严厉而讽刺的话羞红了哈利的脸,明明德拉科待会儿也要赶去魔法部参加一个小型会谈。

指望斯内普一视同仁,他大概是脑子烧坏了才会这么想。

“我现在就去准备…”该死,不该这么回答的,斯内普的到来就意味着会议要提早开始。

“你以为我很闲是吗?——波特,告诉我,等会的会议纲要是关于马尔福的发型还是马尔福的西装?”

哈利尴尬的挪开视线,“额、都不是,教授。”

“那你还呆在这里盯着他看什么!?”

哈利干笑一声,飞速蹿了出去,只要没有斯内普,几十人的会议室都比这里令哈利放松。

 

“很高兴吗,德拉科?”斯内普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另一边从头至尾憋着笑看戏的德拉科身上。

“教父,他很尊重你。”

还没嫁出去就已经开始帮着波特说话的德拉科令斯内普感到一阵纠结,他不知道为什么短短几日,他的教子就陷的那么深,他的忠告是否还会有用。

“我记得我教你的是别放所所有可以利用的资源,而不是寻求激情。”

“理性一直都是激情的奴隶,”德拉科拽文一句后意识到自己的莽撞,正色道,“教父,我们……是认真的。”

“波特不会把你放在首位,他有他必须要做的事和使命。”

“我不会阻止他。”德拉科知道自己爱上的人是一个怎样无畏的白痴,“一切人与人的关系都会带来冲突,在一段关系中,任何一方觉得自己付出更多,另一方必然觉得受到拘束,用爱去裹挟对方要求改变和妥协是懦弱的,这样的关系往往是在他们的软弱中,而不是在他们的力量中结合。”他握紧了自己被印刻上名字的手,他相信他们的爱情。

斯内普看着眼前这个执着而自信的德拉科,幸福盈满着的人让斯内普喉咙干涩的说不下去。德拉科根本没有理解他所想表达的意思,哈利和邓布利多是一类人,总有一天他们会为了什么事情英勇就义。

那是他们这类人的本能和天性,那是马尔福家最嗤之以鼻的愚蠢和牺牲。他们的价值观在最本质的问题上背道而驰,无论建造多高的塔庙,都将因为根基的无力承受而分崩离析。

但他知道,德拉科所爱上的,就是这份不知所谓的英勇,就是这种违背他生命的矛盾。所以他甚至无法组织出适当的词句来规劝。

“马尔福从来都会给自己留下后路,不要忘记你家族的训诫。”斯内普只能用苍白的语言提点。

德拉科轻笑,后路,上一世他留了——后来呢?被纯血背叛逼杀。“没有哈利的后路,对我而言毫无意义。”

 

 

哈利走向会议室的路上碰到刚刚过来的小天狼星,热络的招呼一声,“教父。”

“我正在找你!”小天狼星似乎有些怒气冲冲,“过来。”

哈利有些莫名的走向对方,小天狼星跳脱的问道:“你的魔杖呢?”

“魔杖……?”他交出自己的魔杖,没想到小天狼星只是撇了一眼就继续追问,“不是这根!斯内普说你把那根魔杖给了马尔福!?”

哈利一愣,想起自己和德拉科的事情还没有向小天狼星报备,不由一硒。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斯内普为了离间他们不惜做起了打小报告这种事,还是与小天狼星狼狈为奸、额,合作……也是挺不容易的……

“他给你喝了什么魔药!?哈利,你可能不知道,对法术家族来说这种家族魔法是有严格限制的,不能随意外流。出售家族魔法牟利的炼器一族都是堕落的败类……”小天狼星的话说到最后有点自言自语的抱怨,古老的布莱克家继承人,即使对纯血不屑一顾,骨子里保留着连他自己都不自知的傲慢。

“那个,教父……你听我说……”

 

当哈利坐在会议室的首座,环视了一圈,见小天狼星一脸愤愤不平的盯着斯内普的样子时突然觉得自己将祸水东流的做法真是太英明了,他告诉教父之所以会喜欢上德拉科是因为魔药课补习时经常和魔药课代表私下频繁接触从而产生了好感,所以自己很感激斯内普教授当年的严厉教导。

一张大桌的两侧魏晋分明,左边以德拉科为首坐着魔法部的一干人,左边二排以葛林为首坐着纯血世家的代表,右边以麦格教授为首坐着凤凰社的成员,金斯莱等人坐在右侧二排,DA成员坐在哈利的对面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这是他们第一次参加这种会议——尤其是右排里甚至还有他们的家长。

罗恩低着头,他有点紧张,不敢向父母的地方望去。那些千方百计偷听的回忆仿佛就在昨天,而现在他居然坐在了这里,他最好的朋友在他的对面——最远的对面,即使前几天他们才一起闯了古灵阁。

赫敏说过要帮助哈利他们要做的事还有很多,但他总觉得他离哈利越来越远了。神游的人被旁边的赫敏推了一把。

“咳”哈利屈起手指敲了敲桌面,声音并不是很响,但自从他进门开始,所有人的注意力早就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即使有些还摆着架子的人看到窗外两条飞旋的巨龙时,对大战的胜利多了一些信心的同时又对救世主忌惮三分。

 

“根据卢修斯·马尔福的消息,伏地魔将在十天后袭击魔法部。今天召集各位就是为了制定对策。这一战可能将是我们和伏地魔的第一次完全力量的正面冲突,也可能是最后一战。”


——TBC——

评论(8)
热度(219)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