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哈德 | HPDM】CH.62_纯血的效忠者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HARRY重生


Ch.62

“哈利!拉比拿着剑逃走了!古灵阁的防御机制已经打开,我们得马上走!”

拉比挥舞着长剑在财宝的洪流中对周围的精灵奋力呼喊喊:“有贼!抓贼啊!快来抓贼啊!!”它冲进最前面拥挤的妖精群里消失不见了——所有的精灵都举着短剑并且毫不犹豫地接纳了他。

    “昏昏倒地!!!”红光射向妖精们,一些妖精倒下了,但其他的却继续前进。哈利看到一些巫师守卫从拐角处跑来。

龙咆哮着飞向妖精们头上喷出烈焰,巫师们拥挤着逃回他们来的路,哈利把魔杖指向把巨龙绑在地上的粗大铁链然后喊道:“力劲松懈。”

“喔梅林!你在干什么!”罗恩愣了片刻,随即被赫敏抓住手腕往哈利那边跑去。

哈利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悬空画着阵法,瞎眼的龙似乎感觉到了召唤一般张开双翼,只见血色阵法渐渐发出红光,然后如流星划过一般快速没入了龙的体内。

瞎眼的龙在咆哮过后收拢双翼,匍匐在了哈利的身前。

“快上来,我们要走了!”哈利对着罗恩和赫敏喊道。

龙强行撞开了金属门,它的尾巴击碎了巨大的岩石和钟乳石,它的火焰清扫出前行的道路,让巫师和妖精灵颤抖着,奔跑着寻求掩护。

被囚禁百年的火龙终于重获自由,它在对角巷的狼藉之中振翅高飞。

 

 

三人的复方汤剂开始失效,紧紧抓着龙脊,哈利一路将人带回了波特庄园。

火龙刚闯入庄园,一条双尾黑龙就咆哮着对它嘶吼着飞来。

“这是哪里!!!喔天呐!!!又是一条???我们死定了——”罗恩刚刚获救的心情像坐过山车一般急速下降,见那钢铁般的黑色龙鳞在阳光下泛着光芒,挥动的龙翼刮出刀割般的锯刃,如果它现在冲这边喷一下火,他们一定能瞬间去找邓布利多想见了,罗恩这么想着甚至闭上了眼睛。

“nigrum”哈利喊了一声,然后他纵身跳离了火龙的脊背,直线下坠中被黑龙稳稳地接住。

“我以为你什么都不在乎。”哈利说着摸了摸nigrum的龙角。

虽然现在他还不懂龙语,但是他能感觉到nigrum的愤怒,之前在笔记中看到过契兽擅妒,但想着自家nigrum除了吃吃睡睡好像什么都不在乎,自己有很多朋友,还有德拉科。从没见过nigrum不高兴——原来所谓擅妒,是同族群间的。

 

 

德拉科站在窗前看见两条龙盘旋而下停在草坪上,三个人从它们背上下来,他神色从容,一个幻影移形出现在他们面前,看了眼有些狼狈的三个人和那个在他们手中金光闪闪的杯子没有作声,转而对nigrum吩咐:“nigrum,领火龙回龙场,”顿了一顿又补充了一句,“洗干净。”

不顾罗恩和赫敏诧异的神色,对着哈利直接一个倒挂金钟,让他措不及防。正当两人反应过来要阻止德拉科时,一条庞大的金色巨蟒横隔在两人面前龇牙咧嘴。

“额——没事,它不会伤害你们,别乱动。”哈利觉得有点脑充血,对着两人喊了一句。

“波特——”德拉科已经走到了哈利的面前,他眯起眼睛打量着哈利,获得前世记忆的他用自己全部的智商做担保,眼前这个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做到了和他一样的事情。

他以为拥有秘密的人是自己,却没想到波特总是出乎他的意料——而且总比他做的好那么一点点。想到前几个月的记忆,那个恐惧胆怯又如少女怀春般的自己简直让他气不打一处来。于是他恶狠狠的踹了波特一脚。

“alex,好好招待客人。”

德拉科留下这句话后就拽着被他踹翻在地的哈利一起幻影移形到了卧室里,viburnum在alex出现后也慢悠悠的游到了树林中去挂在一个大树上一动不动。罗恩目瞪口呆地看了看赫敏,又看了看眼前几乎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的庄园,憋出一句,“马尔福家真有钱。”

 

 

一回到卧室,德拉科就把哈利扑倒在地上,骑上他的身体,一手甚至紧紧地掐着他的脖子,他的情绪不像刚才那般伪装在矜持的表情之中,愤怒显露无疑。

“波特!”他喊着,却不知从何说起,是要指责这个人用低俗的把戏追求自己,是要斥骂这个人仗着力量管教自己,还是控诉这个人用过剩的保护欲囚禁自己。

说到底,他愤怒的是自己的作为,就因为哈利提供的庇佑与怜悯——好吧,是庇佑与爱情,显然那个自己并不那么完全相信不是吗?无论如何,就因为有个可以躲避的地方,他放弃了艰难的旅途,迈向马尔福家擅长选择的捷径,轻而易举的向恐惧投了降,简直如坐实了前世的那些辱骂一般爬上救世主的床交换安全。

真是肮脏而可耻的记忆——偏偏眼前这个男人什么都不知道,还自以为是的认为他获得了马尔福的仰慕与依赖。

“咳咳、额咳——德拉科”哈利被掐得憋红了脸,满是不解的看着发疯般的德拉科。

“我真想杀了你这个混蛋——”德拉科恨恨地松开手,眼睛死死咬住被他骑在身下的男人。

“咳咳——德拉科,”哈利看着眼前熟悉到令他恍神的德拉科,心里想着难道做一次还有改头换面的功能,快速转动着他今天还剩下不多的脑细胞,说出点燃引爆线的话语,“早上我是有事才先离开——额嗯、你……还好吗?我走前有帮你看过没有红肿……”他说着还不怕死的将手覆上坐在自己跨上的臀部,诠释着作死的最大奥义。

啪——

德拉科皱着眉怒火中烧的甩了哈利一个巴掌,不等哈利反应过来反手接着一个重重的巴掌落下,成功的将两个巴掌印在了哈利的脸上。

“哈利波特——!”德拉科揪紧他的衣领俯身逼视着他,突然粲然勾唇轻笑,“你好像很得意?”

哈利的脸上疼得火辣辣地,德拉科脸上熟悉的表情让他难以置信,那不是躲在依靠之后狐假虎威的骄傲,而是裹藏在运筹帷幄之中的轻慢,他举起手有些颤抖着不敢抚摸眼前的脸庞,害怕只是一场美梦,一触即碎。

或许是哈利发颤的手指和脆弱的眼神令人不忍,或许是哈利肿起的两颊过于突兀让人心软,德拉科只是这么任由哈利小心翼翼地抚上自己的侧脸,穿过发间寻找着着力点,然后——

交汇的眼神不知何时变得激烈,说不清是哈利先发力将高昂的那颗脑袋按了下来,还是德拉科受不了的俯下身,两颗几乎要蹦出胸腔的心以相同的快速频率同步跳动着。

唇齿相交,目光纠缠,不停转换着角度互相探索摄取着对方的味道,跨坐的人不知何时被压在地上被碾压着与地毯斯磨不断,哈利赤红的双目让他更像一只暴走的野兽。

“是你吗——是你吗——德拉科——德拉科……”

他细细描绘着德拉科的轮廓,吮吸着他的侧颈感受大动脉强劲的生命力,拥抱越来越紧,收拢着力道几乎让德拉科窒息

“……难道我会比你差劲吗,蠢货……”德拉科放纵着哈利对自己的索取,轻声回答。

但是哈利似乎已经无法再接受任何婉转的信息,他一次次地追问着最直接的答案,他需要最直白的肯定,“是你吗——德拉科……是你吗?”

德拉科的抬手顺着哈利杂乱的黑发,抚过健壮的背脊,“是我,亲爱的。”

然后他感到颈窝处一阵湿润,刹那间的震惊之后无声的扬起嘴角,有东西从他的侧脸滑过,哽咽着一句笨蛋憋在喉口,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TBC

评论(10)
热度(289)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