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茨狗/双龙组】灰色地带 08(ABO)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喂,一目连!”如果不是怕A-O授受不亲,茨木简直就要去扛起人来直接带回去算了,“酒吞说了要我们好好照顾、额,监查大天狗——”

“一目连大人,阎魔部长有事找您。”鸩传完话就展翅飞走。

“这群有翅膀的家伙就不能好好走路吗……”茨木咕哝了几句,撇了几眼散落在办公室的羽毛,碍眼的不行,随手丢了个小黑焰过去焚尽,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一目连身上,想到家里大天狗还在忍受着煎熬,就烦躁的蹙起眉头,“喂,你还是先跟我回去一次再去老太婆那里。”

“阎魔部长没重要的事不会派鸩来传话,大天狗的发情期应该还差几天,我晚上下班就赶过来,你知道你现在在我这里转来转去的像什么吗?”

“什么?”茨木一愣。

“产房门口的那些人。”

一目连说完不等茨木回嘴,急忙忙地就走了出去,走出一段见茨木没有跟着自己才悄悄缓了口气——

短信:【一目连->鸩:多谢帮助啊!下次请你吃饭!】

短信:【鸩->一目连:阎魔部长真的找你…】

一目连看着手机一愣,回了一个“好”之后急忙赶去了办公室。

 

 

大天狗赶到了一目连发给他的地址,才发现原来是一座简陋的庙宇,他有些疑惑的走进去,突然防御启动,龙之结界升起将他包围。

“一目连?”他疑惑的喊了一声,不见回声,心下一惊,难道他中计了?他看错一目连了?

拿出手机拨打给一目连,电话声响了一会儿之后却被按掉,大天狗更加的不安起来,对着结界甩出风袭却毫无用处。

这里到底是哪里!?一目连的结界必须要人在场才可以,“一目连!?出来!”

骇人的沉寂回答着大天狗的吼叫。

沉默片刻,大天狗只能坐在里面等着事情的发展,原想让一目连给自己缓解后回家的路上直接逃逸,现在——难道他真的要浪费时间在这里度过发情期?

 

 

茨木万般无奈的回家,腹议着无数安慰的草稿——他实在不擅长安抚omega,想着想着就停住脚步打算先去买点蛋糕甜品,想着大天狗也许能高兴点儿。

站在家门口对自己说,如果等会儿大天狗嘲讽自己没用一定不能生气,不生气不生气,不能和发情期前夕信息素水平不稳定的omega动气。

开门,放下蛋糕,“大天狗?”

他四处转了一圈没有找到人后,脸色开始不善,他回到房间打开电脑,大天狗一定不知道自己的手机里早就被酒吞安装了定位系统——这个人对相信的人,其实毫无防备。

不知道该说他精明还是愚蠢,已经被黑晴明背叛了一次,居然还会相信着酒吞童子。茨木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憋着股什么气,让他浑身都很不舒服。

他并不反对挚友的做法,但如果被信任的人是他——他想,他不会辜负这份信任。

 

 

一目连奉阎魔之命和鸩一起调查荒之拍卖场,到达拍卖场时,万万没有想到门口迎接的人居然是荒本人。

刹那惊愕随即镇定下来拿出调查令,一目连一眼一板的说:“奉阎魔部长之命,有人检举荒之拍卖场有违法人口交易,还望荒大人配合。”

荒靠在门框上抱手歪头斜睨着一目连,似笑非笑地说:“也不是不能配合,不过你能进——她,不行。”

鸩先一目连一步低声说,“我回去汇报,你留在这里先开展工作。”

一目连心底有异样闪过,却抓不住实质,点了点头,想着他按流程办事行踪都登记在案,荒再有本事也不能把一个官身的人不明不白的弄了吧。

鸩走后,荒侧身让开举起一臂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跟在了一目连的身侧之后,目光上下放肆的打量着这位传说中的omega。

黑龙本想迫不及待的去缠着金龙,见到荒眯着的眼不敢乱来,乖乖地跟着主人小声嘀咕:“它真的很漂亮是不是?”

“嗯——”他确实很漂亮,银发露丝白肤赛雪,刚才逼视他的金瞳被阳光折射着熠熠生辉,明明娇小不已,却还要身缠金龙,看着真怕他被金龙不小心甩到会受伤。

“是吧是吧!!!你看它的鳞片,金光闪闪!它的味道好甜好甜啊!!!”

“樱花之味——腐尸血气之魂,何来甜腻?”自古传闻樱花以腐尸为养料,以血入色,有樱花之味的信息素之人,又能善良到哪里?荒嘲讽一笑。

看不惯omega贩卖?好吧——让我看看你能挺到哪一步。

“一目连大人,这边请。”荒说着带路往一个方向而去。

 

 

大天狗呆在结界之内觉得体内信息素不再胡乱翻腾,不由感叹效果真不错,可惜时机不对。

“你还真是惬意啊,大天狗。”茨木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时大天狗一愣,心想一目连果真出卖了他,自己还是太容易看走眼。

算了,也不是第一次了。掩去苦笑,摆出高傲的表情望向茨木,“你来干什么?”

“这话该我问你,为什么逃走?”

呵,大天狗失笑,“我是一个逃犯,我的本职工作就是逃逸。”他悠闲的开了一个玩笑,反正有结界在,茨木一时半会儿也带不走他。没有见到一目连让他不免疑惑,难道自己又猜错了?

茨木也是满身的疑问,他以为自己会见到大天狗和那些他不愿见到的人在一起,却没想到来到了这里,“你和一目连到底搞什么!?”

“我还想问,你和一目连到底搞什么!?”

两个人同时一愣。

茨木首先打破沉默,他盘腿坐在了结界外,“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问完就见大天狗迷茫的脸,在心里为大天狗其实很笨这个结论的旁边加上一分,“这里是一目连得法之所。”

妖之国的每一个妖都不是生来就有法术,修炼之地只会登记在档案,属于绝对的个人隐私。很多妖也不愿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涅槃之地,因为每一个这种地方都留存得法之时残存的大量妖力,而且这种地方就像第二个出生地一样,一般不愿被他人染指。

所以这里才会有结界,不需要一目连在场就出现的结界。

大天狗心下凛冽,他没想到一目连为了帮他为让他来这里。他抿着唇不言语,心绪不稳让信息素也不稳定起来。

“真不知道你们搞什么,在家里不行吗?真是的。”茨木自顾自的埋怨,让大天狗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那些原本的阴谋和计划在一目连的信任面前变得可耻而肮脏。

“他人呢…?”

“他下班后应该会过来,等着吧。”

——TBC——

#不定时更新,随时会坑orz

评论(32)
热度(137)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