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演戏的S

【哈德 | HPDM】CH.61_纯血的效忠者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HARRY重生

Ch.61

 

“拉比?你是说受过你恩惠的那个妖精是拉比?”哈利皱眉,“她有没有和你提什么要求?”

比尔的马丁靴一下一下地点在地板上,“你怎么知道?她确实有所求,她想要格兰芬多之剑。听罗恩说邓布利多将剑留给你了,如果你觉得这笔交易值得,我愿意这个忙。”

哈利看着这位韦斯莱家族最优秀的男人,没有问任何理由的比尔让哈利准备好的借口都没有了用武之地,反而生出几分好奇之心:“不问问为什么吗?”

“因为你是救世主——”比尔收敛起潇洒的笑容,只留下15°的上扬停留在最后,“我相信你。”

“因为邓布利多教授?”

“为了邓布利多教授。”

哈利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但心底不由地叹了一口气,等大战之后他要做的那些事情都将要挑战他们对邓布利多的忠诚度,只希望到时自己能够不被当做一个叛徒。

 

 

德拉科醒过来后见到空空如也的床,皱了皱眉发了一会儿呆才彻底清醒过来,他撑起身体时被腰部的酸胀感折腾得暗暗骂了一句,来不及思索现实和梦境的两场欢爱孰真孰假,ALEX已经送来了早餐,在德拉科挑眉询问下回答:“主人吩咐过,德拉科少爷身体不适,会在卧室就餐。”

 

刚才窜起的一些慌张被稍稍压下一点,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慢条斯理的吃完早餐,穿上被准备妥当的衣服。他前往训练室的脚步顿了一下,这么多天来除了训练室,他一般不会去别的任何房间,即使哈利对他通行无阻,但他的心底总是存着一分忌惮,以及那刻在骨子里的教养——客人的自觉。

但今天,书房里又发出了奇怪的召唤,引诱着他过去。他站在走廊里踌躇着,望着那扇门深呼吸。也许从现在开始,他可以跨出一步,因为他已经付出了不是吗?他该得到点回报。

 

做完自己的思想工作后凝神静气,即使空无一人,他也努力的架起了从容的气势,昂首挺胸的朝着书房里走去,假装这里是自己的地盘。

书房里的书架上摆满了一眼望去就不是哈利会去拿下来看的书籍,雕文书桌上只摆了一只没有使用过的羽毛笔,他绕过书桌坐到了椅子上去,看着手边的几个抽屉犹豫着要去打开。

Ive突然出现,穿着小号的衣服瞪着大眼睛望着德拉科,让心神不宁的德拉科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他收回搭在抽屉上的手,瞪了一眼家养小精灵,等待它说出自己出现的理由。

Ive露出害怕的表情,但似乎好奇心战胜了恐惧,它小心的搓着手一点一点靠近着德拉科,“您好!!!”

德拉科被小精灵突然的大喊,惊出一身冷汗,然后渐渐冷静了下来,他皱起眉开始不悦,“什么事?”

“那个、请问……您就是我们的新夫人吗?”ive闪亮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

德拉科被小精灵口中的称呼喊的一愣,还没回答就见到alex突然出现,揪着ive就对德拉科弯腰鞠躬地道歉:“对不起,德拉科少爷。是我们管教不当。我们应该受到惩罚。”

“但是大家都这么说啊——而且不是只有主人和夫人才能住在主卧吗?”ive有些委屈,他的耳朵对揪得好疼,眼泪在大大的眼眶里打转。

 

“滚。”德拉科面色不愉地发话,“没有我的命令,不准随便出现。”

两只小精灵离开之后,他苍白的面容才一点点渗出血色,微微颤抖的手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害怕,轻轻地哼了一声,继续刚才未完的探索。

 

 

抽屉里是一个黑色的绒盒,他觉得召唤他的声音就在这里面,他一手拿起了魔杖对准,一手拿起盒子放在桌上翻转着看了一圈不见异常后,深吸口气缓缓打开。

一颗镶着黑色不知名石头的戒指出现在眼前,他双眼迷离地像中了夺魂咒一样取出,将戒指戴到了自己的手上。

戒指中涌出打量银色的介质钻入德拉科的身体,他只觉得胸口发闷难以呼吸,浑身抽搐着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大脑像被数万根的银针同时刺穿一般涨裂疼痛,“啊——!!!”他惨叫着昏死过去。

 

 

他被几十个食死徒围追堵截着逼到了死路,他冷笑着:“真没想到,你们居然连守护着都敢背叛。”

“马尔福!背叛的是你们!守护者给了我们什么!?纯血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我们就要让所有人一起陪葬。我们不会放过杂种。”戴着黑色帽兜的巫师控诉着举起魔杖。

“愚蠢。”德拉科的覆在背后的手腕被自己割破,源源不断的鲜血顺着手掌留出,“守护者会拯救虔诚的效忠者,而你几乎毁了一切,我绝对会让你付出代价!”

 

“不要说笑了,马尔福!拯救?!靠着爬上杂种的床来拯救吗?真是不要脸,马尔福愿意成为波特的婊子,但我们还坚守着纯血的荣耀!”

“代价?哈哈哈哈!可笑!你会死在我们的前面。德拉科·马尔福。”

“等等,让他把东西先交出来!”

“我们还要那些东西干什么!我要彻底毁了魔法界为黑魔王陪葬。”

“如果要死,那就让我也尝一尝守护者的味道。听说守护者拥世上最纯净的血脉。”

“你不要犯蠢了,纯净?我打赌马尔福家不知道用屁股做过多少见不得人的交易。他们欺骗了所有纯血世家!”

就在那些人互相争吵的时间里,德拉科的血已经在身后的地上积出了一滩,他双眼有些发黑,身姿依然笔挺,他一个一个清清楚楚的将面前的人刻在脑子里,嘲讽地勾起嘴角,快速的默念着无人知晓的咒语。

这群令人作呕的叛徒,纯血?呵——原来纯血也有如此恶心的人,比他讨厌的韦斯莱家族恶心千万倍。

“他在干什么!?守护者的家族魔法到底是什么!?”

“先杀死他!”

当阿瓦达索命击中德拉科前,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德拉科浑身冰凉地醒过来,衬衫湿透,窗外的阳光照得他睁不开眼。艰涩的爬起来,摘下复活石戒指丢到一边,坐回椅子上的人仿佛精疲力竭。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睁开眼睛,“alex,准备浴室。”

——TBC

评论(9)
热度(459)
© 演戏的S | Powered by LOFTER